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67章 狂撒狗粮的大宋天子(第二更)
    第467章

    “先生或许不知……”旁边的高俅清了清嗓子说道。“弹劾您的奏折居然层出不穷,有说您身份不明,疑为他国之细作的,也有说你私铸甲具当按律治罪的,也有弹劾你不敬上司,冲撞上官,以致军器监卢大人受惊染恙,卧病于床的……”

    王洋差点失笑出声来,轻蔑地撇了撇嘴道。“那些家伙不会是闲得蛋疼了吧?这些事情的真实情况,陛下和太皇太后又不是不知道。”

    “陛下和太皇太后自然知道先生你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先生,莫要忘记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说起来,那些王八蛋还不是因为先生您太过劳苦功高了,让他们这些老东西看得两眼发红,总想要找你的茬。”得瑟小王子赵佶一脸义愤填膺地道。

    “这可如何是好?”李逾不禁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王洋之后,眉头紧锁起来。虽然王洋与自家妹子尚未成亲,可是李逾却已把王洋看成了自己的妹夫,自然不希望这家伙出事。

    “这有什么,春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王洋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道。“多谢诸位兄弟关心,在王某看来,对方闹腾得越是厉害,只会越惹得太皇太后与陛下心烦而已。”

    “何况王某的所作,皆是为我大宋的江山社稷,那些人最多也就是捕风捉影罢了,难道还能够成什么事不成?”

    听了王洋之言,在场诸人也都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高俅更是打量着王洋笑道。“以先生这年余来的功勋,怕是朝堂之上的那些大臣们,都没有几人能够赶得上的。”

    “不错,单单就是那几个元,就足以让所有人闭嘴才是。”赵佶亦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答道。

    似乎没有出乎王洋的预料,不过半个月的功夫,攻击王洋的风潮终于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应该是那些家伙们终于明白,在少年天子与太皇太后坚固的信任面前,一切的攻击,都是纸老虎。

    王洋非但无损分毫,甚至于,还以区区七品军器监丞的身份,在军器监卿卢大人卧病在床期间,代理主持军器监工作。虽然仅仅只是一点虚名,甚至王洋自己都不在意。

    而卢大人也在卧病在床十来天之后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而王洋在此期间,一次都没有出现在军器监的官衙,一直在那甲坊署工作,有时候还窜到御街去查看御街的道路铺装情况。

    不过饶是如此,却也更加的让那帮一直想要把王洋给赶出朝堂,赶出东京汴梁的那些旧党官员们越发地对王洋充满了戒备之心。

    不过,想要对付王洋,却又没有太多的手段,毕竟王洋跟那些官场厮混了几十载的老污龟们相比起来,简直纯洁得就像是一张白纸,亦不贪污,又不**。

    几乎就没有什么漏洞可以让那些人抓住加以攻击的。而王洋仍旧老神在在,该干工作的时候就干,干完了该嗨皮就继续嗨皮,例如现在朝会之后,王洋这货又出现在了这皇宫之内继续刷存在感。

    “……该我,都别动,嘿嘿嘿,朕可是先到终点了。罚酒罚酒,你们三个谁都不许赖皮。”赵煦喜出望外地把自己的最后一枚棋子,填满了自己跳棋目的地的最后一个眼之后,兴奋地大手一握,大笑出声来。

    “哎哟,早知道我就不该把那枚棋子跳过去。”王洋见此情形,不禁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前额道。

    让棋果然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既要让对方觉得势均力敌,又还必须要有赢有输,重点还得激起对方的斗志与兴趣。

    现在少年天子赢下一局都如此的兴奋,足以得见这盘棋下得惊险万分。

    “……陛下真厉害,方才臣妾都险些以为是王大人要赢了。”旁边的孟氏娴静地将自己的棋子搁下之后,不禁嫣然笑道,明眸流转,目光落在了赵煦的身上。

    这些日子以来,天子赵煦与孟氏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而两人之间的关系亦是越发地显得亲密了许多。这让王洋有些懵逼,他似乎记得自己的记忆之中。

    这位孟皇后与赵煦这位大宋天子之间的关系似乎应该是很不和睦才对。但是现在,从二人时不时就眉目传情,狂撒狗粮的架势来看,实在是不符合历史的记载。

    “九哥你这棋技可是越发地见涨了,唉,臣弟我就没有赢过您一盘。”赵佶则是一脸懊恼地端起了酒杯,将杯中的美酒尽饮。

    “哈哈,十一郎,若是论起这诗词歌赋方面的才华,为兄的确不如你,不过,这棋盘之上,倒是为兄我要胜你一筹。”赵煦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显得愉快起来。

    看到孟氏浅抿了一口杯中佳酿之后,想到孟氏酒量甚浅,便抬手虚压,示意她少饮一些。孟氏则显得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赵佶与王洋,似乎见得二人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形之后,稍松了口气。

    看到孟氏那副不好意思,怯生生的俏模样,赵煦脸上的笑容,眼神也越发地温柔。相比起其他在皇祖母宫中以及太后宫中的那些年轻女子而言。

    孟氏或许算不上是最漂亮,也不是最懂得讨好自己的。但是,她很善解人意,而且诗书方面颇有才华,写得一手娟秀漂亮的书法。

    另外重要的是,,她对于王大才子的才华与诗词十分的欣赏,这亦让赵煦有一种犹如找到了知己之感。一来二去的,两人的关系可谓是飞速升温。

    关系是越来越亲密,这倒是让太皇太后高滔滔心里边十分的高兴,因为在那些年轻女子之中,她最看好的,正是这位孟氏女,所以,她能够得到天子的喜爱,自然是很乐见其成。

    向太后这段时间,倒是频频的请少年天子往她的宫里去坐,轮番地将她教养的那些女子与赵煦接触。

    最终,却没有哪一个年轻女子能够打动这位少年天子的心,或者应该说,那些女子之中,虽然也有几个让赵煦看着觉得顺眼的,不过,赵煦却已然认定,孟氏女才是自己最适合的皇后人选,这很是让向太后心情郁闷。

    这些事情,自然都是传自于赵佶这位得瑟小王爷之口,王洋倒也挺替这位少年天子开心的,看来,现如今这位少年天子应该不会再像历史上一般视孟氏女这位皇后如仇寇。

    在太皇太后高滔滔过世之后,便以最强烈的手段,将过去的一切通通推翻。大量的起用那些昔日的变法新党中坚。

    而这些新党中坚之中,可是有相当一部份的官员人品实在是不咋的,特别像是蔡京之流的政治投机份子。

    而就在王洋若有所思的当口,一匹狂奔的战马,载着一名披盔带甲的信使,由北而来打马狂奔,直入禁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