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68章 陛下之愿,亦是臣之志也(第一更)
    第468章

    “什么?!”之前还在与王洋与端王赵佶下跳棋下得十分嗨皮的赵煦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收到这样一个噩耗。

    王洋也不禁有些目瞪口呆,西夏国得北辽援助兵甲粮草,西夏的梁太后遣梁乙逋再次发兵十万攻打大宋的绥德城,绥德城破,将士死伤过万,梁乙逋此刻正在德城一带掠劫。

    得到了甜头的西夏国主政的梁太后不禁大喜,一面命正在掠劫的梁乙逋就地驻军,而她更是亲自率领二十万大军离开了夏都,朝着绥德城进发,看样子准备要倾国而来,搞上一场大仗,说不定到时候,整个环庆路都会有危险。

    “年初之时,梁乙逋曾率军攻打绥德城,败北而还,而今,得了北辽之助,终使绥德城破,坏我大宋万余虎贲性命,更掠我大宋数万百姓,西夏蛮子,着实可恼可恨!”赵煦脸色铁青,狠狠地将手中的茶盏掷于地板之上厉喝道。

    “陛下还请息怒,现如何最要紧的乃是该如何应对西夏对我大宋的攻势。”王洋看到赵煦那副气得七窍都快要冒烟的模样,赶紧开口劝道。

    “是啊,陛下你还是要保重身体,两国交兵,胜负原本就是难料之事……”孟瑶娘那温婉的嗓音亦及时的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那满脸流露出浓浓关切之情的孟瑶娘,赵煦心中一暖,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唉,这就是我大宋现如今的情势,西夏与那北辽狼狈为奸,左右呼应,我大宋,着实有些独木难撑啊……”

    “想我父皇经营多年,一直渴望平定西夏之地,还我大宋开国之初盛况,却最终……”

    王洋看着这位愤愤吐槽不已的少年天子,忍不住隐蔽地翻了个白眼,现如今的大宋,并非是没有战斗力,但是的确是因为需要同时应付西夏与北辽两个劲敌,可谓是双拳难敌四手。

    进攻西夏,怕北辽来侵,攻北辽,亦担心那西夏来犯,只能常年处于守势,可问题在于你只防守,那岂不是等于给了对方从容进击的机会吗?

    “……怕是等到了议此事之时,朝中的官员,定然又会纷纷出言开口,希望我大宋能够秉承息事宁人的态度,多予西夏钱帛,以换和平。”吐槽了半天之后的赵煦最终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

    “陛下,微臣觉得这样似乎不妥当吧?”听到了赵煦之言,饶是王洋很杨装聋作哑,此刻也有些憋不住了。“咱们大宋又不是软柿子,他西夏区区小国,我大宋凭什么让他们搓扁揉圆的?”

    “大宋好歹也有百万虎贲之师,而那西夏一国,人口不过三百余万之数,怕是连我大宋一路都不如,凭什么要让他们如此嚣张跋扈?”

    三百万人口,哪怕是全民皆兵,青壮全捏一块,怕最多也就是四五十万,难道说整个西夏国不需要生产放牧,完全靠战争来养活吗?

    赵煦看到站在跟前,一脸愤愤然的王洋,亦不由得大升知己之感,没错,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你我知道又能如何?那西夏的确一向不事生产,犹如强盗一般四下掳掠为生,再加上北辽为了让我大宋难起北伐之心,常年资助西夏兵甲粮草,就是希望那西夏成为我大宋的心腹之患。”

    “自我父皇当政起,就一直精修兵甲,意欲荡平西夏小国,奈何天不助我大宋,唉……”

    郁闷了半天的赵煦突然朝着王洋冒出了一句。“王卿,你觉得我大宋可以荡平西夏吗?”

    “这是自然,其实对付区区一个西夏不难,真正的难题是西夏与北辽之间的联盟。”王洋点了点头之后,仔细地考虑了一番这才沉声言道。

    “但是,北辽之所以愿意帮助西夏,那是因为西夏可以牵制我大宋的部份精力,可那也最多是在不损害其自身利益的情况之下,定然不可能损害自己利益的情况之下去帮助西夏。”

    “而这些年来,西夏在梁氏当政之后,一直穷兵黩武,国势衰微……而他们的频频攻我大宋,一来,是因为我大宋在夏宋边境之地的经营,让西夏感受到了亡国之危,二来,北辽的催促,让他们不得不为了能够生存下去而频频发动进攻……”

    听着王洋之后,赵煦不禁两眼一亮。“卿的这番对于西夏的见解,我还真是闻所未闻。你的意思是说,现如今之西夏就如同强弩之末?”

    王洋点了点头答道。“哪怕不是强弩之末,亦不远矣,不论是西夏大梁后,还是现如今的小梁后,都是以汉人之身,掌统西夏党项之政,国中矛盾极深。为了将矛盾外引,这亦是他们不得不频频发动攻伐我大宋的其中一个原因……”

    “只是,西夏虽然兵少将寡,可是,他们与我大宋不同,我大宋疆域太过广博,防御面太宽广。而西夏虽小,却能够将自己的所有力量捏成一个拳头。”

    “如果我大宋在宋夏边境之地的防御是一口铁锅的话,那西夏的军队就像是一个铁钉子,铁锅虽然整体质量要强于铁钉,可是,却仍旧会有被铁钉击穿的时候。例如这场绥德城之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有一句民间谚语就很恰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人心终究是会有懈怠的时候……”

    “不错,一口铁锅,可以打造上百枚铁钉,可问题是,却很容易会被铁钉给戳破……千日防贼,不管是谁,怕是都没那本事。”赵煦深以为然地频频颔首。

    良久之后,看向王洋那张同样年轻的年庞,赵煦不禁有些感慨地道。“可惜卿如今只是七品,不然,朕真想让你率一只虎贲,代朕荡平西夏宵小,复我大宋旧土。”

    “臣当然是求之不得,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臣愿为陛下一马前卒。”王洋亦不禁有些激动地答道。说实话,他真心看不起那跟块狗皮膏药似的西夏小国。

    若不是大宋需要面对像北辽这样的劲敌,岂会容得一帮子跳梁小丑在那里得瑟不停。

    “你不是马前卒,你是朕的肱股之臣,有朝一日,你定要与朕一起让大宋,复我华夏汉唐之时的荣光。”

    “陛下之愿,亦是臣之志也。”王洋看着这位有些激动的大宋天子,深深一揖至地。

    “臣弟虽不材,亦愿效犬马之劳!”赵佶也同样一脸激动地拜倒,大声地说道。

    看到了这一幕,孟瑶娘盈盈拜下。“臣妾愿陛下心想事成……”

    赵煦看着眼前这三人,心中极其快活,不禁放声大笑起来,仿佛阴霾被一扫而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