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71章 王洋老司机出马,一个顶俩(第二更)
    第471章

    苏东坡站出来之后,慷慨激昂的发表了对于西夏那种鸡鸣狗盗之辈的鄙视和痛斥,同时认为大宋乃是泱泱大国,这些年来,一直对西夏够好的了。

    而对方却非但没有领情,反而一直反复攻伐大宋边镇,对于这样人憎狗嫌的宵小,就应该狠狠地收拾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锅儿是钢造的。

    苏东坡的才华不是吹的,而口才也绝对不是盖的,不然,以蜀党区区数人,面对数十名旧党人士的攻讦,怎么可能会够胜负难分?

    所以,苏东坡的慷慨激昂之言,听得那赵煦如痴如醉,而那高滔滔那犹如止水一般的心境也不由得波澜起伏,自那神宗皇帝在位之时的永乐城之战大败之后。

    大宋对于西夏一直都采取了守势,再无进取之意,可是那西夏却是年年来伐,季季来征,把大宋边塞之地扰得烦不胜烦。

    不过,旧党执政以来,更是高举要和平不要战争的大旗,严禁诸路边镇挑衅,甚至还惩治了好几位擅起边境冲突与纠纷的官员。

    对于西夏与北辽,更是步步退让,口口声声,大宋要用温柔和仁义去感化对方,让对方感受到大宋的仁义之情,最终感动得痛哭流涕番然悔悟啥的,最终握住大宋伸出的友谊之手,一起共唱世界那么大,只是一个家啥的……

    可是现在,或者说今天,不知道这些家伙的哪根筋被抽着了,画风太和谐,不论文臣还是武将,都统一口径,认为一定要严厉的惩治那些该死的西夏蛮子,让他们知道,大宋的左手里握着的是四书五经,但是大宋的右手里边提着的则是一把锋锐无匹的王者之剑。

    苏东坡说完之后,接下来继续出场的除了宗室官员以及一些中立派的官员们出言谨慎之外,武将那边,以及诸多旧党大员骨干们纷纷都站出来叫嚣要让西夏宵小见识嵢大宋的兵甲之利。

    一定要挥舞起大宋那强大而又有力的拳头,打到那该死的西夏哭着喊着叫大宋爸爸为止。

    这下子,赵煦也懵逼了,这特么的是什么鬼情况?过去,跳起来高呼要战争不要和平,那是武将们的权利,又或者是自己这位热血沸腾的少年天子的权利。啥时候轮到这些每逢战事都会叽叽歪歪要以德服人的文臣们上窜下跳了。

    太不科学,年轻的天子赵煦也都查觉到了不对劲。可是,这样的情形,不正是他过去无数次所渴望看到的吗?

    待高滔滔宣布退朝之后,那些高调大声疾呼要战争不要和平的大臣们终于缓缓地退出了大殿,而高滔滔则是一脸疲惫不堪地坐在那竹帘之后,表情里边仍旧充满了不解与疑惑。

    而赵煦本该可以如往常一般径直离去,但是看到了皇祖母在帘后边半天没有动静,忍不住起身走了过去。“皇祖母,已经散朝了,要不孙儿送您回去?”

    有些恍惚的高滔滔总算是回过了神来,撩起起了竹帘走了出来。看着这张与神宗皇帝肖似的面容,不禁露出了难得的慈爱之色。“也好,哀家今日心里边可是有不少的话想要跟官家你好好聊聊,一起走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缓步走在那前往春秋宫的路上,高滔滔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身边的赵煦,却注意到,一向喜欢打打杀杀,或者说但凡遇上了边衅,要么会显得极为愤怒,要么就会极力要求出兵的少年天子现如今的表情似乎有些过于平静。

    心中疑惑的高滔滔不禁好奇地问道。“官家,依你之见,你觉得今日朝堂之上诸位臣工的表现如何?”

    赵煦有些赫然地笑了笑。“孙儿说不上来,只觉得事情显得有些蹊跷,重要的是,我大宋的朝堂上,这些向来勾心斗角的臣工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齐心协力了……”

    “看来官家现如今真的长大了,哪怕是心里边已经在考虑事情,可是表面却不露分毫,好啊……”高滔滔听闻此言,不由得赞许地连连颔首道。

    而赵煦却也有话想要问一问高滔滔。“皇祖母,既然满朝文武都以为,此番西夏犯我大宋边塞,该当给对方一个教训,而皇祖母您却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莫非是觉得,我大宋真的比不过那西夏?”

    “切切不可小看了那西夏,不然,小心如先帝一般。如今之大宋可不能再承受一场永乐城之败了。”高滔滔悠悠地长叹了一声之后,看着身边这位年轻而又朝气蓬勃的孙儿。

    不禁忆起了当年,神宗皇帝听闻了永乐城之大败后,痛哭流涕,卧病于床,几乎可以说是一阙不振,不过两年多的功夫,便以壮年之躯亡故。

    若是过去,赵煦绝对很会不高兴的当即反驳,而现在,听过了王洋那番入情入理的分析之后,已然彻底的相信王洋之言的赵煦则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孙儿知道,我大宋虽然强大,但是,却因疆域之广博,只能处处采取守势,而西夏之国力,不足我大宋一成,却可以集力成锥……”

    “……你,官家,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高滔滔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跟前这位的确与过去相比,变化之大实在是有些出乎自己预料的孙儿,讶然地问道。

    “这些大多都是之前王巫山分析给孙儿听的,孙儿觉得其所言似乎颇为有道理,不知皇祖母您……”

    高滔滔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了内心的激动。“官家你且从开始说起,让哀家也好好听听,那王巫山到底是怎么跟你说的。”

    赵煦就干脆把自己收到了西夏来犯消息之后,与那王洋之间交流的内容详尽地述之与那高滔滔知晓。

    高滔滔听罢,良久之后,亦不得不深以为然地连连颔首。“这王巫山,果然是无双国士啊……”

    “想不到他这么年纪轻轻,不但才华高绝,而且对于军略也颇有研究,哀家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到底这天下,还有什么是他不懂的。”

    “孙儿也觉得,这世间万物真的能够难得倒王巫山的,怕是不多啊……”赵煦也不禁感慨万千地说道。

    过去,对于王洋,赵煦是欣赏,而现如今,赵煦对于王洋,都快有些迷信了都,总觉得只要这位老司机出马,绝对一个顶俩,肯定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