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78章 深得人望,满朝拥戴的王巫山(第一更)
    第478章

    果然,很快尉迟老将军就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挣扎着站起了身来。“唉,老夫老矣,真是不中用了,那什么小王大人,你是说,一日就可制元祐弩一万多把?”

    看着这位强撑着弱鸡一样的体质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尉迟老将军,王洋无奈地点了点头。

    “若是全部用来生产元祐弩,一日便可以一万六千六百多把……”

    “那一个月,岂不是快五十万把元祐弩?!”赵煦再一次扯出了鸡仔声,满脸皆是难以置信。

    看到王洋用力地点了点头之后,所有文武大臣,连同太皇太后高滔滔这位老太婆,都忍不住在心里边狠狠地靠了一个。一天一万六千六百把,一个月就快五十万把,这要是连续不停的造个十年下来,唔……高滔滔怀疑怕是大宋百姓可以达到人手一把了都。

    泥玛,谁不服,老子派几百万弩手过去,这样的画面太美,实在是不敢想象……

    苏东坡不禁两眼一亮,哎哟,特么的这不就是想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吗?自己怎么就把这小子给忘记了,对啊,大宋元祐甲,还有这日产一万六千六百多把的元祐弩。

    自己到时候赴任之时,身边一万大宋元祐甲的精锐,还有十万元祐弩兵,特么的这样力量绝对是摧枯拉朽。

    “好小子,不愧是王巫山啊,有了你,我大宋胜得十万虎贲。”苏东坡大步的走到了王洋跟前,狠狠地一拳锤在王洋的胸口。

    王洋很是腼腆地一笑,倒是那苏东坡因为反震之力而反倒了一步。高滔滔看着王洋,还能说啥?..

    昨天还让王洋这家伙多弄出点大宋元祐甲来着,结果,今天就给自己送上了这么一份惊天的大礼。

    就在这个时候,朱光庭一副激动得不能自然的模样拜倒在地,双手夸张的在半空舞动着,就好像是一位半身不遂,身残志坚的巫婆。

    “娘娘,陛下,此乃我大宋之福,果然是天佑我大宋啊,刚刚传来消息,那西夏侵我边镇,而今,小王大人就一举发明出了元祐弩这样的利器,更有大宋元祐甲,正所谓披坚持锐,那西夏宵小,正好拿他们开刀。”

    “朱大人此言甚善,果然是天佑我大宋,天佑我大宋啊……啊……”

    泥玛,看到满朝文武在那里叽啦鬼叫的,王洋等才刚刚进入朝堂没一会的这哥几个都有些懵逼,这些家伙莫非是在排练舞台剧不成?要不要这么夸张?这么煽情?

    “好了,诸位卿家快快平身,快快平身,诸位卿家的心意,哀家焉能不明。我大宋,果然得天庇佑……”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高滔滔一面劝那些表演欲旺盛的大臣们起身,一面回到了竹帘之后。

    “那西夏区区一蛮夷小国,深我大宋天恩日久,却一直背信忘义,常年扰我大宋边境,坏我城池,害我将士,掳我百姓……”

    随着太皇太后高滔滔之言,这下子,所有人都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了,这样的口气,这样的宣言,如果不是宣战,那就是太皇太后高滔滔跟满朝文武开玩笑搞脑筋急转弯。

    高滔滔的旨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让满朝文武都纷纷跪舔点赞不已。而苏东坡,更是被任命为了陕西四路经略、安抚、招讨使。

    而朝中那位韩忠彥则被委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经略鄜延路原环庆路经略安抚使章楶亦被提拔为副使,辅佐苏东坡经略直面西夏之敌的环庆路与泾原路。

    而就在这个时候,枢密院副使向太皇太后提出了请求,意思就是,现如今大宋新研发出了大量的武器装备,不论是大宋元祐甲,又或者是那大宋边镇之地所急需要用来筑城寨的元祐水泥等物。

    所以,希望娘娘能够委派一位优秀的,精干的,同时还要精通这几项业务的年轻官员前往,以指导当地的官员们和士卒们使用和如何维修这些新生事物。

    因为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出自于王洋这位今科状元公之后,所以,枢密院上上下下一致认为,此项重任,非王洋莫属。

    王洋之前还正沉浸在全朝堂的大臣们齐乐融融,高呼要严惩西夏小儿,还我大宋宁靖的美好场面之中。

    怎么也没有想到,特么的画风突然一下子就突转了,搞得自己这么一个朝堂新丁似乎很是深得人望,满朝拥戴似的。

    就像是王大路人甲正吃着瓜欣赏着一场公路汽车追逐赛,突然刚刚从跟前路面经过的老司机一个飘移,车头直接就调了一个方向朝着这边窜了过来,直接把王洋这位路人甲给生生给拖上了车,然后扬长而去,这特么的也太不科学了吧?

    赵煦这位少年天子也一脸懵逼,这是什么鬼,可是似乎那些人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让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能有谁比王洋更了解大宋元祐甲和元祐弩?还有谁比王洋更了解元祐水泥,这些玩意可都是由王洋这货呕心泣血发明出来的。

    高滔滔也有些愣神了,这些家伙们到底在搞什么飞机,这才刚刚把过去他们视若仇寇的苏东坡给拱上位高权重的陕西经略安抚使的位置上,这转眼又热枕的希望王洋这位他们昔日看不顺眼的少年俊才给拉出来去陕西溜溜。

    不过很快,高滔滔总算是砸磨出味道来了,原本显得欣慰之中又略显迷茫的表情渐渐地变得阴沉了起来。

    可问题在于,满朝旧党臣工们所拿出来的理由,着实让她这位老谋深算的太皇太后也有些麻了爪子。

    “诸位卿家,那小王卿家如今尚有重任在身,怕是……”

    “娘娘,将作监那边,同为右校署令的涂老大人正在兢兢业业的进行御街的改造工作。至于军器监这边,如今卢大人身体虽已然无恙,但是终究年老体衰,实难以远赴边镇。至于白署令与张署令虽然精明能干,但是论及他们对于大宋元祐甲和大宋元祐弩的了解,怕是皆不如小王大人吧……”

    “臣附议,老臣也觉得,只有小王大人,才会是最佳的人选,而且小王大人还是我大宋的福星,说不定到了边镇之地,还能再建奇功……”

    “宁大人言之有理,小王大人可绝非手无缚鸡之力,想那昔日与今科武状元之争,嘿嘿嘿……”

    “……肃静,先肃静,唔……今日天色已晚,哀家也乏了,就先议到这里,其他事务,待明日再议。”最终,高滔滔无可奈何之下,干脆拍屁股散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