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83章 看来有些人实在太大胆了(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83章

    另外就是,赵煦询问王洋,现如今甲坊署与那弩坊署在本月底之前,能够有多少产量。得知甲坊署加上之前生产的元祐甲,现如今已经有了一千余套,而那弩坊署,只要一声令下,弩身和弩机足够的情况下,一日轻轻松松便能够生产出数千把元祐弩。

    赵煦不禁大喜,令王洋抓紧时间,争取能够多生产一些,以便大军出征之前,可以满足换装元祐弩的需求。

    另外就是,希望到时候,出征的禁军,争取也能够更换上一部份的元祐甲,好拿到战场上去进行检验。

    “你的职位,朕给你留着,希望你能够早日得胜归来,继续为我大宋建功立业。”

    “多谢陛下,只是此番臣此去,不知何时方还……”王洋倒没有想到,赵煦居然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承诺,心里边倒是极为感动。

    毕竟京官的位置,几乎可以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离开一个,就会有无数的人想要扑上来填。

    而赵煦却直接向自己言明,这自然让王洋心生感动。这位少年天子果然是一位很上道的人物。

    不过,这么一来,必然会引起那些旧党的警惕和强烈反对吧?王洋仔细地琢磨了一番之后。“陛下,这军器监丞,位卑权重,何况现如今元祐甲和元祐弩的出现,更是不能出现什么差池,所以,微臣若是离开京师的话,还是请陛下委以信得过的臣下。”

    赵煦听得此言,沉吟了一会之后,也明白了王洋的心意,只能叹息了一声。“汝之心意,朕知晓了,不知道你觉得谁可以担此重任?”

    王洋想也不想便答道。“臣倒觉得,端王殿下可以胜任,第一,端王殿下的忠诚毋庸置疑,其二,陛下的意志,端王殿下肯定能够贯彻下去……”

    赵煦也不得不点头承认,王洋推荐的这个人选,不论自己去如何权衡,怕是还真没有比十一郎更适合的人选,重要的是,这个位置,一定不能够落到那些旧党官员的手中。

    对于那些贪婪成性的旧党大员们,赵煦实在是相信不了。“嗯,好,朕答应你,到时候,就让端王殿下,暂时接下这个重担。”

    “不过,还有将作监右校署那边,你觉得何人可以接替?”

    王洋先是愣了一下,很快便回过了神来,跟自己一直配合得相当不错的涂老署令,原本是要致仕的,只不过因为有了建功立业的机会,这才焕发第二春似的跟着自己继续努力奋斗在工作岗位上。

    不过他终究是年纪太大了,干也怕是干不了太久,另外一位署令常年生病,而且其为人秉性王洋也不清楚,谁知道那货回来之后,会不会照着自己之前的计划去做。

    “无妨,你先仔细思量一番,若是有好的人选,告诉朕,朕当允之。”看到王洋皱着眉头一副苦思无计的模样,赵煦反倒宽慰起王洋来。

    “多谢陛下,臣会好好的考虑之后再禀报陛下。”王洋倒没有想到,赵煦居然会把人选的选择权利继续留给自己,作为帝王这样对于一位人臣的信任,的确是极为罕见的。

    等那王洋告辞离开之后,赵煦抄起了朱笔,不过提笔半晌之后,赵煦最终将朱笔搁下,赶往那太皇太后高滔滔所在的春秋宫。

    高滔滔听罢赵煦言及了王洋方才窜进了宫来求他办的事情之后,错愕半天,不由得笑骂道。“好一个王巫山,还真是够不知足的。”

    “想那李格非家的李清照,哀家也见过,其才学极为罕见,这样的奇女子,他王巫山能娶到就是他的福气,居然还不知足,要让陛下你给他把三个女子的名字都添在上名,这是何道理?……”

    看到高滔滔不像是在生气的样子,赵煦嘿嘿一笑,摇了摇头之后替王洋辩解道。“其实这也怪不得王巫,只能说说王卿此人真性情,重情义罢了。”

    “哦,难道这里边,还有什么哀家不知晓的内情不成?”高滔滔虽然对于王洋想要让天子下诏一事没有什么报怨,可是心里边却也隐隐有些不太舒服,圣旨又不是儿戏。

    重要的是,天子赐婚这样的恩典,天下又有多少人能够得到机会,而你王洋得到这样的机会,居然还想让天子把三个女人的名字都加上去,这是什么鬼?

    “皇祖母您莫非忘记了,王巫山失去记忆之后,就发现自己是在一间叫做怡红楼的馆阁里……”

    “而那柳依依,正是那位怡红楼的女老板的闺女,此女子虽然出身青楼,却是知书达礼,行孝有嘉,王巫山当时身无分文,又因为失去记忆,孤苦无依,正是柳姑娘一直对王巫山照顾有加。”

    “而且,之后更是那柳姑娘明里暗里不知道替王巫山做了多少事情,一直督促王巫山去参加科举,希望他能够入仕,用以一身栋梁之才,为国效命……”

    “虽然王巫山科举之路多次被阻,那柳依依与李师师却都一直为其后盾,不致使其意冷心灰,总算没有让这样的俊才没于民间……”

    至于李师师那凄惨的命运,赵煦也从自己那位八卦的十一弟赵佶口中得知了全部,父亲刚刚亡故,后母害怕李师师这位未成年少女会与其争产,在其父尸骨未寒之时,刚刚过了头七,就将那李师师卖给了人贩子。

    而这位姿容俏丽,又聪慧可人的女子,若不是遇上了王洋,怕是其命运,真不知道会有多凄惨。

    听罢了柳依依与李师师的故事,原本心里边对王洋升起了一丝不悦的高滔滔现如今非但没有对王洋再有半丁点的成见。

    倒是越发地觉得王巫山此人能够如此,实在是可称为真男人也。

    “显贵之时,能不忘昔日之恩,这样的事情,天下又有几人能够做得到呢?看来,方才哀家还真错看他王巫山了。”

    “说起来,李师师那小妮子的身世,着实太可怜了些,居然会遇上这样的继母,着实让人可恼,徐得功,你且着人去查问一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良人发卖为婢,看来有些人实在太大胆了……”

    “娘娘放心,老奴一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徐得功听出了高滔滔那蕴而不发的怒意,心中微凛,恭敬地一礼之后,快步朝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