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87章 环庆路都总管司走马承受公事……(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87章

    听得赵佶此言,唤了高俅过来的梁师成顿时两眼一亮,与那童贯都不禁面露喜色,然后,两个那满满殷切与期盼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高俅的身上。

    看到了那两双都快要发绿的眼珠子,还有那两张激动得都快要变得狰狞的表情,饶是高俅这样的老司机也忍不住觉得脊梁发寒。

    “既然殿下这么信任,而先生您有这么看得起,那俅定当竭尽全力,定不教殿下和先生失望。”

    “快快起来,不必如此,王某一直视修德兄为友,你若是也把我当成朋友就切莫如此。”

    “对对,以后你虽然不是孤的属臣,但我们仍旧可以同殿为臣,何况这右校署就在汴梁,等到了秋季蹴鞠大赛的时候,你可也不许拿什么公务烦忙来作挡箭牌哦。”赵佶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赶紧申明了一句道。

    “殿下您的吩咐,小臣岂有不从命的道理。”高俅喜笑颜开地道。

    这个时候,梁师成与那童贯都赶紧挤了过来恭喜高俅,很快,高俅就成为了这帮子损友的攻击目标,奈何高俅的酒量不如王洋,一轮下来,就已经目光呆滞了,一干损友这才悻悻罢休。

    “妹夫,你们这次要去陕西边镇,能不能也捎上我一个,让我也去看看热闹啥的……”赵迵这家伙打量着这帮子家伙,也不禁心痒难耐地朝着王洋贼笑道。

    “休得胡闹,就你小子,上次不是说一定要考中进士才入仕的吗?”李逾的眉头一紧,顿声喝道。

    李迵翻了一个白眼,无可奈何地道。。“当文臣有什么意思,我若入仕,就是想要像妹夫一般,能够到边塞之地去,好好的见识见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你想入武职,你觉得伯父会同意吗?”李逾很头疼地道。李迵这家伙的性情太过跳脱,父亲让他去太学他也不愿意,让他去科举这货也不愿意,一心只希望着能够成为像韩、范仲淹那样文采风流的儒将。

    李迵猛灌下了一大口酒,神情很是苦逼地道。“……问题是,我不是考什么进士的料。倒是那些兵书杂科,我倒是信手拈来。何况,能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才是我的梦想。”

    赵佶目光扫了一圈这里的人,除了凌老大这位原汴梁著名球星,以及自己身边的两名宦官之外,似乎就只有他赵迵一人无官无职了。

    总算慢慢地从方才那一波攻击之中恢复过来的高俅拿湿毛巾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之后想了想。“若是贤弟你真的想要入武职,其实倒也不难,不要忘记了,被任命为陕西防御安抚使的是谁……”

    “只要你能够说动了苏学士,先在他的身边呆着,以现如今苏学士之权势,难道还不能保举你一官半职?”

    “咦,这个办法好。”李迵愣了半天之后,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之上,然后推开了雅间的房门,说是要去苏府拜访苏学士。

    最终被王洋等人给拖了回来,丫的喝得跟条死狗似的,你这是去救人还是准备去蹭床?

    真的想要那什么,先跟你自家老爹和叔父通个气,再去寻苏学士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好说歹说总算是把这货给劝住,至于李迵酒醒之后会不会照大伙的谋划去干,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至少那时候大家都出事不在现场,李迵的老爹就算是想要责怪人也抓不到证据。

    第二天,王洋就窜进了皇宫,告诉了天子自己心中的右校署令的人选,赵煦听闻是端王府的参军,而赵佶自己也是同意了,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告诉王洋回去等消息就行。

    而等到了第三天,王洋这才来到了军器监,刚刚处理了一些积累的杂务,就有圣旨到达。王洋的寄禄官加至正六品的奉直郎,然后是补军器监少监,权知环庆路都总管司走马承受公事一职。

    听着这一长串的官名,王洋直接就懵逼了,军器监少监是从六品,可是要比正七品的军器监丞要高出一个品阶,但是那个权知环庆路都总管司走马承受公事……

    这么长这么坑爹的官职名,王洋愣是记了三遍才记住,等到那位马尚马公公宣旨完毕之后才告诉了王洋这环庆路都总管司走马承受公事一职是什么鬼名堂。

    负有监察本路将帅、人事、物情、边防及州郡不法事之责,“事无巨细,皆得按刺”。每年一次赴阙直达奏事。如有边警急报,不时驰驿上闻。并许风闻言事。

    王洋听罢马尚公公的解释,意思就是自己的身份就相当于是皇帝委派到环庆路的特使,而且还是身份公外的特务?唔……总之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另外,到时候,还请王大人多多关照……”解释完毕之后,这位面相极嫩的马尚马公公却突然朝着王洋一礼。

    王洋顿时满脸愕然。“我关照你?小马公公你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你的老家是环庆路的?”

    马尚两眼不禁一黑,半天才无可奈何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王大人,因为陛下准备委派咱家为环庆路都监,到时候,咱们可就是要一起供事喽。而陛下可是多次叮嘱咱家,一定要多听王大人之言。”

    “这个环庆路都监又是什么鬼?来来来,小马公公,你也甭急着走,咱们先好好聊聊,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来着。”

    小马公公被王洋直接给生生又拖回了办公室内,另外两名陪同前来宣旨的宦官,以及禁军们都只能无可奈何地守在了门外大眼瞪小眼。

    而那些军器监的官员们看到了这一幕,皆是面露诡色,不愧是愣头愣脑的今科状元,那些宦官可不是轻易能够得罪得起的。

    可是看王洋那副熟络的模样,还有那位前来宣旨的公公方才的言语来看,王洋在少年天子的眼中的份量,要远远的重过这些常年陪伴左右的宦官。

    “恩宠之厚,恩遇之隆,实乃老夫平身仅见啊……”卢大人听到了下人的禀报之后,除了感慨这么一句之后,就不再多言。

    “这环庆路都总管司走马承受公事,又简称为走马承受公事,不仅仅是陛下委派的特使,更担负着监军之职,而咱们的这个环庆路都监,亦属于是监军之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