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96章 今天这局面还真是他捣腾出来的(第一更)
    第496章

    最终两人并排发呆看天花板的温馨被悄然出现的柳依依和她手中一钵香喷喷的鸡汤给打断。

    喝着鸡汤,接受着柳依依那不阴不阳的讨伐,王大官人也是甘之如饴。最终两个女人的话题渐渐的跑偏到了宅院上去。

    就是天子与太皇太后恩旨所赐下的那幢宅院,就在接了圣旨之后,柳依依与李师师当时就憋不住,窜去看了一遍,还真别说,不愧是皇家赐下的宅院。

    三进的宅院,占地足足有一亩多地大小,这在寸土寸金的东京汴梁而言,拿十万贯来都不换。

    不过令人遗憾的就是那三进的宅院有些年久失修,怕是还得重新整修之后才能够住人。

    王洋原本梦想的能够再离开汴梁之前先成亲的愿望也成为了美丽的泡沫。

    不过还好,李师师与柳依依倒是都很体谅,毕竟天子赐下来的宅院用来做新房更好,至于旁边这刚装修好的宅院,则就先空着。

    反正现在王大老爷不差钱,先放着就是了,至于新宅院的装修工作,正好让这些给王洋装修隔壁宅院的那帮子工匠去做。

    “主人,到时候我们可以跟着你一起去吗?”李师师眼珠子转了老半天之悄声地朝着王洋问道。

    “那是去边塞之地公干,按我宋律,可是不能带家眷的。再说了,那里毕竟是正处于交战的边境,我可不想你们出什么事。”

    “老老实实呆在汴梁,乖乖的替我看家,等我回来。嗯,你们若是有闲暇,正好可以跟清照妹子一起好好的商量商量陛下所赐下的宅院该怎么弄,我不在家,你们三人商量着来。”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都要关心,而听闻了自己需要负责一千多名工匠之后,王洋就开始了筹备工作。

    挑选人手这样的事情倒不需要王洋去做,不过,王洋在看到那些给工匠们准备的推车之后,不禁下意识地冒出了一个想法。

    #####

    “这些推车都要改造,只需要提高单侧车厢的高度便可,至少蹲在推车上面的时候,可以被这一侧的车厢给遮挡住,另外,这里需要给我并排留下三个这么大小的口子。你们算一算,改造一辆需要多少费用?”

    “费用倒是花不了多少,只是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白署令与那张署令互望了一眼之后,疑惑的目光落在了王洋身上。

    “总之我有大用就是了,既然耗费不大,那这五百辆车子都按着我的设计进行修改。”王洋也懒得跟他们解释,主要是事情太多。

    不仅仅重新规划了甲坊署的流水线工作流程,又还得教那赵佶学习基础物理。相比起学画,或者是练蹴鞠,赵佶对于物理学所带来的新鲜感,让他的劲头远远超过过往。

    不论是滑轮组,又或者是望远镜的原理,还是那放大镜,又或者杠杆原理等等,赵佶如饥似渴的学习着,甚至还把王洋所有的讲课内容都记录了下来。

    重要的是,因为这里是军器监,本身就有很多的军械可以作为例子来进行生动的说明。

    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赵佶更是表示他一定会好好的研究,怎么利用杠杆原理和滑轮组来让大宋的武器变得越来越便捷与犀利。

    好吧,除了干皇帝这一职业干不好,干啥都能够出成绩的端王殿下,希望他能够有朝一日成为大宋最知名的物理学家。

    为此,王洋甚至把那位沈括沈老大人发现的纵擒器结构图也拿了过来,让这货研究,生怕只要赵佶能够把这玩意研究透彻,就能够发明出一种远远比那洞壶滴漏与日冕更加方便与更加准时的计时工具。

    #####

    “沈括沈大人发明的?好复杂啊……”赵佶看着那眼前这张洁白宣纸上那复杂得令人头皮发麻的构图,不得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声来。

    王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地道。“当然复杂了,不复杂,就不会耗费那位沈大人无数光阴与心血了……而王某早前进入军器监时,就向陛下请旨,希望陛下能够派天使去寻沈大人,请其拿出《梦溪笔谈》来,交予朝庭刊行。”

    “不过沈大人却觉得《梦溪笔谈》尚有错漏之处,他还需要再行修改,不过,这纵擒器图还有这胆水炼铜之法、石油制墨等不少沈大人的研究发明,都已经被抄录了一份,送到了咱们军器监。”

    王洋将那张画着纵擒器的画稿原稿拿出来朝着赵佶晃了晃之后又收回到了那厚厚一叠从梦溪抄录回来的稿纸之中。

    交给赵佶欣赏的则是王洋临摹的样图,至少里边王洋觉得有用的,这货早已经在收到了这份《梦溪笔谈》稿件后,就已经自己抄录了一份下来保留。

    如果不是自己要离不开汴梁,王洋还真想把这些玩意都给鼓捣出来,要知道硫酸的出现,就代表着化学体系的初步呈现。在工化业时代,硫酸的年代量可以称量一个国家的化学工业生产能力。

    不过硫酸这玩意,或者说化学这一门学科的危险性要远远的大于基础物理学,所以王洋决定等到自己离开陕西回到汴梁之后,若是赵佶也对化学有兴趣,倒不妨把这玩意也传授给他。

    让后世当了皇帝之后喜欢嗑药求长生的赵佶明白,汞这玩意非但没有半点的养生的作用,只会让人水银中毒直到死亡,另外还能够让你智商受损。

    “实在是没有想到,原来这位沈大人居然是如此的博学多才,虽然比先生您差了不少的文采,但是他在这些奇门杂科方面,可也着实够厉害的。”赵佶小心翼翼地翻看着那些《梦溪笔谈》的稿纸,一面小声地嘀咕道。

    “这样的人材,为何我皇兄不让他回朝堂效命呢?”

    “还不因为他是支持变法的新党。”王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不过,若非如此,沈括又哪里会有时间,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的光阴之中,将他的毕生所学与发明创造皆尽记录在册,流传后世。

    听到了新党这两个字,赵佶除了翻白眼之外还是翻白眼,还能说啥,现如今过去变法的所有新党全都被如今把持朝政的旧党大佬们踹到了穷乡僻壤吃土去了,而且其中已经有不少人在忧愤之中彻底凉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此刻正在满腹怨念的发愤图强,磨刀霍霍地等待着一朝若是新党再得势时,一定要狠狠地报复那些旧党。

    深知历史走向的王洋对此深感蛋疼,这一切,说起还真是因为高滔滔这个老太婆给捣腾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