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97章 出征之前的各种准备工作(第二更)
    第497章

    正在高滔滔在神宗皇帝呃屁之后,全力支持司马光这位激烈反对新党,反对变法的老司机主持朝政。

    而司马光上台之后,干的第一件事,考虑的不是怎么让变法怎么缓慢着地,而是以最酷烈的手段,直接把所有的新法不论好坏一扫而空。..

    然后将所有的变法新党,不论有否能力,不论其人品质道德,一律扫地出门,撵到穷乡僻壤去吃土。

    而之后,那些把持朝政大员,真是寂寞无敌手之后,则早把从政之初的志向和政治愿境忘得一干二净,想的只是怎么能够从捞一笔,让自己的小日子变得更加的滋润。

    浑然不顾大宋王朝的国力日益衰退,而高滔滔却被这帮子旧党大佬忽悠着,沉醉在了女中尧舜的歌颂声中。

    而当现如今高滔滔渐渐地清醒了过来之后,这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被这帮子口口声声为国为民,实则成日不是勾心斗角就是想要中饱私囊的无耻之徒给忽悠了,但是,想要扼停大宋这辆沉重的马车,何其难也。

    更何况,高滔滔她业已经把新党彻底的赶出了政治中心,亦彻底的将新党完全的得罪光了。

    所以,哪怕是她有心想要做出一些改变,可是,这帮子现如今主掌着朝政大权的旧党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呢?

    这让高滔滔烦恼之余,又颇为自责,自己特么的算不算作茧自缚,而自己的孙儿,也就是那位性格与容貌都肖似神宗皇帝的少年天子,却是顽固的变法派,重要的是过去他的想法和意志都显得那样的外露。

    使得他与高滔滔之间的矛盾几乎变得不可调和,而当王洋这位老司机带着一股子清新而又凛冽的风,把整个朝党搅得乱七八遭,更是让那些旧党大佬连遭暗算,丢官的丢官,丢脸的丢脸。

    偏生又抓不住这小子什么痛脚,甚至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洋一个劲地在那里建功立业刷声望,简直就是特么的是历史上最优秀的嘲讽战士,坦度优秀。

    把所有的攻击都吸引了过去,可偏偏他那些数不胜数令人发指的劳勋都成为了他优秀的铠甲。

    让那些旧党重臣们简直就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王洋倍受宠信,加官进爵。

    最终,西夏入侵大宋边镇之地给予了这些旧党大员们灵感,总算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达成了协议,集中力量,将王洋跟苏东坡这两根搅屎棍一起踢出了朝堂。

    不过也因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苏东坡成为了一方大员陕西经略安抚使,另外还加官枢密副使。若是与西夏一役再立上一些功勋的话,回朝之后,苏东坡很有可能会接替那位中立派韩忠彥的职务,成为枢密使。

    至于王洋这位年轻人,虽然只是成为了走马承受公事这么一个朝庭文官特使,但是不要忘记,这货已经加官至军器监少卿。

    哪怕是临时加官,只要这一趟出征,能够平平安安的溜跶回来,以大宋的惯例,这货的军器监少卿很有可能会就成为正式职官。

    不过,被王洋这个愣货给冲击得份外狼狈的旧党集团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若是一直让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洋这货继续这么在朝堂呆下去,天知道这货还会鼓捣出什么玩意来。

    何况就凭现如今他所发明创造出来的那些事物,已然获得了民间文人士子极大的好感,还有军方将士们的亲睐。

    而那御街所铺设的水泥,更是让所有人提及王洋这位今科状元,无一不翘起大拇指说好。就连那状元桶,都成为了汴梁的老百姓们的谈资。

    特别是每当有外地人来到了汴梁之后,汴梁的百姓们都会很显摆的告诉对方什么是状元桶,还有每一位外地人来都必须要去欣赏和瞻仰的御街。

    可以说,年纪还不到二十岁的王洋,现如今在汴梁城的风头,甚至在大宋的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两。

    但是现如今的王洋除了每天抽出大约一个半时辰的时间向赵佶倾囊相授基础物理之外,更多的时间则是在监督生产以及改造偏厢车上,当然也少不了物资方面的筹备。

    “状元公,咱们军器监一共就一千三百辆车,这一次出征,调拔给你五百辆,已经是老夫竭尽全力了,再多实在是不能给你,何况你把那些车辆的外型都改成那种古怪的模样,可是有不少的官员私底下埋怨你胡作非为。”

    “本官可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替你压了下去,你现在居然还觉得不够,还想再要五百辆,这不可能。”已经提前服了药丸的卢老大人此刻唾沫星子横飞的对王洋无理要求表示驳斥。

    “卢大人,您也知道,这知道,这一次咱们前往的可是陕西地界,那里可是战乱之地,数万甚至有可能是十数万大军交战的场所。到了那个时候,不论是武器还是铠甲,都会需要大量的工匠与原料修补,另外,太皇太后与陛下都认为正好在那夏宋边塞之地,进行这元祐水泥修筑寨堡的测试工作……”

    “单单是元祐水泥,根据大宋边堡的建筑规模,那就至少需要五到十万斤的水泥,哪怕是五万斤,那就需要五百辆车来装载,我不找您,还能找谁?”王洋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说道。

    卢老大人这下子也不禁有些犯难了,半晌之后,一拍自己的前额。“这修筑城寨,那是工部的事情,你可以去找他们啊。”

    “工部?我说卢大人,您可是我的上官,你居然让我有了难处去找工部?您好意思我都不好意思。”王洋翻着白眼没好气地道。

    就以那位工部宁尚书与自己互为仇寇的敌对关系,别说五百辆车了,能够拿出五辆车都算是太阳从西边出。

    与其拿大把的时间浪费在与那位工部宁尚书的扯皮上,还不如继续蹲在这里跟这位比较好说话的卢老大人瞎搅和,把这位老司机搅和烦了指不定还能捞点干货。

    王洋的判断果然没有错,在王洋这个厚脸皮的瞎搅和之下,卢老大人最终只能忍痛拿出了两百辆车。

    不过,拿出了两百辆车之后的卢老大人直接对王洋这位老司机下了驱逐令。“赶紧走了,你要是再继续呆在这里,老夫可真要让你给气出病来,到时候老夫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得得得,那下官这就走,大人您一定保重,可千万不要有事。”王洋这货嬉皮笑脸的窜出了门之后,考虑了一番,拍屁股又朝着那右校署窜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