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00章 援军进抵环庆路(祝亲爱的书友们新年快乐)
    第500章

    第二天一大清早,整装完毕的王洋不舍地道别了哭成泪人儿的李师师,以及那强撑笑脸相送的柳依依,径直而去。

    只不过大军出城之后,在城外,王洋还是看到了赵佶等一行人,李清照等三女亦在其中。

    只是大军前行,王洋也只能草草地迎上去,一番话别之后,便策马渐行渐远。三万禁军,六万厢军,还有一千余工匠所组成的大军,先是朝西而行,经中牟、河阴,在汴口渡过了黄河,跨域了整个河东路,当抵达了庆州的治所时,时间已经整整的过去了整整一个月的光景。

    这样的长途旅行,对于比较喜欢驴客式旅行的王洋而言,倒也不觉得腻味,可是,对于那小马公公这位年纪不大,而且又细皮嫩肉的小太监那可真就是遭了老鼻子罪了。

    出发的第四天,因为一场大雨,足足病了三天这才还阳,之后被王洋以强身健体为名,愣是拉着他跟王洋学骑马。

    从一开始的叫苦连天,到时候不得不逆来顺受的接受了被王洋这个老司机折磨的命运,不过到得后来,小马公公倒越发地觉得这骑马即便不是享受,但至少也已经不是一种折磨。

    另外让王洋比较无奈的就是,小马公公身边的某人……大宋今科武状元许诏,御龙骨朵子直,也就是御前班直之中的一种,属于是皇帝身边十分亲近的亲卫禁军。

    而今,更是被天子委派来保护小马公公的头领,另外还有四名班直手下,一个二个开都是膘肥体壮,鼻孔朝天的人物。

    不过当得知王洋就是那位好勇斗狠的今科文状元之后,这五位御前班直看向王洋的目光更多是一种戒备,甚至还有些畏惧。..

    直到旅途中,王洋朝着小马公公一打听才得知,许诏是这一只保护他的班直小队的头目,而这四个家伙,都是许诏的手下败将,被他调教得不要不要的。

    问题是,许诏这位今科武状元,却是王洋这位今科文状元的手下败将,所以那四位御前班直再横,一想到自家老大都是手下败将,还是觉得不惹为妙。

    不过经过了月余的磨合,王洋又不是心胸狭窄之辈,而许诏等人本就心思直来直去的行伍汉子,没过十天,双方的关系虽然不能说亲密无间,不过倒也有说有笑了。

    而王洋这一次出发,身边则带了吴七郎和凌老大的侄子凌纵。凌纵这货与那凌老大长相肖似,块头却比凌老大还要大上一圈,跟那吴七郎差不多。

    原本凌老大还悉心栽培,想要让他在蹴鞠上出人头地,问题这家伙一向喜欢好勇斗狠,加入社团之后只知道打架斗殴。

    而等到了王洋这家伙入主了凌云社之后,惊艳于王洋的街头格斗术,最后跟那吴七郎这位王洋的铁杆手下成为了知己之交,两个大佬爷们快赶上双胞胎了。

    这一次出征,这货也要死要活的跟来,说是要建功立业,无奈之下,凌老大与那吴七郎也出面相说,最终,王洋把自己的随从人选确定了这二位。

    两个一米九,一身横肉的大块头,简直就像是哼哈二将似的,很有威慑力。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出发之时大约是在六月中旬,而现如今却已经是七月中旬,天地之间,显现出了一片版斑驳的嫩黄。而这个时候,梁乙逋所率领的西夏蛮子,已经在绥德城一带掠劫了近五十天的时间,在汇同那小梁后的大军之后,本欲沿叶延水而下,直破延川城。

    延川处却早已经焚毁了两岸所有船只,激烈汹涌的叶延水上片板也无。而这个时候,环庆路已然纠集也约两万五千多精锐的大宋边军。

    无奈之下,小梁后与那梁乙逋商议,决定先凭借着优势兵力,寻大宋主力决战,只要将那五万大宋边军一举碾灭,那么短时间之时,大宋在陕西一带就不再会有大股的边军,而西夏便可以从容的清洗大宋边寨堡垒,说不定还能够拿下环庆路。

    下定了决心的小梁后便挥军往西北而行,破殄羌寨后,回到了西夏境内。消失在大宋边境探子的视线之外。

    “就在昨日,下官收到来自定边军的急报,就在神堂堡以北七十里处,发现了大批西夏军的动向,另外,青岗峡外,也有西夏游骑出没……”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官员抚着长须正站在殿中指着那张比鬼画符好不到哪儿的地图在那里讲述着这段时间以来,西夏大军的行踪。

    苏东坡、韩忠彥皆站在那张地图前,抚着长须,频频颔首不已。“章大人,那依你之见,西夏此番大军转移出现在了定边军与环州,是准备与我大宋边军在这环庆路进行决战?”

    这位现如今的环庆路经略安抚使章楶考虑了一会之后,肯定地点了点头。“不错,原本下官集中边军主力于环庆,正是欲施围魏救赵的详攻之策。”

    “而那小梁后弃了绥德军破后,空门大开的延安府不攻,又离开我宋境回转西夏,而今大军前锋现于定边军与我环州外围,足见其是想要攻皆于一役。在环庆之地,与我大宋西军决一胜负。”

    “幸好大人率军往援及时,不然,以我环庆五万边军对付西夏倾国之力,实在是有力未逮。”

    “幸好章大人谋算得力,以详攻夏土之策,不费一兵一卒,便让那小梁后撤兵归夏,使我延安府不受兵祸。”韩忠彥倒是很佩服地说道。

    这帮子大佬在上面叽叽歪歪,王洋则显得有些无聊的东张西望起来,王洋虽然是特使,但是官职实在不高,爵位也才仅仅正五品,而那小马公公这位宦官监军更是八品宦官,所以两人很愉快地蹲在文官的最靠外处。

    而对面,则是一水披盔带甲的武将,原本就出身于陕西的许诏这货有心摆显之后,向王洋与小马公公介绍起了对面的那些在一票文官叽叽歪歪的时候,除了翻白眼就是坐在那里发呆的武将们。

    坐在最上首的那位算得上是环庆路的地头蛇,目前种家将的核心首脑人物种师道。年纪大约也就是四十余岁不到五十岁,正值年富力强,精神抖擞。

    而在种师道的下首,则是远道赶来增援的折御卿重孙折家军的大佬之一折克行,须发皆白的折可行很是精神,看两人时不时交头结耳的模样,应该有一定的交情。

    而另外还有一位三十出头的武将则是折克行的侄儿折可适,他并非是随折家军来援的,而是他现如今的官职就是环州洪行寨的寨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