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02章 难道那些西夏蛮子已经怂了?(第一更)
    第502章

    可这位少年人呢?屁事也没有,而且太皇太后与天子这二位本不和睦的大宋最高权力者们却都极为看重于他,照顾有加。

    旧党那边上窜下跳的攻讦,于王洋而言,简直连毛毛雨都还不如。

    而章楶既不属于激进改革的新党,也不属于保守的旧党,再加上一直历任在外,远离着政治风波,可越是这样,越是能够冷眼旁观。

    除了王洋这货之外,这位年纪轻轻的马尚马公公七岁入宫,一直在天子身边,深得天子信重,现如今不过十五岁,却已是八品宦官。

    可是章楶却看得出来,这位马尚马公公,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还会拿捏下自己宫里人的架势,可是面对王洋的时候,那副不自觉就弱鸡的姿态,足以得见王洋在天子的心目中怕是远远的重过这位自幼就随侍在天子身边的马公公。

    “不敢当,章老大人久驻边塞之地,文采菲然,还精通韬略,实在是让下官敬佩,此番能够随大人同往环州,正好有机会在章大人身边学习讨教,还请章大人到时候一定要不吝赐教。”

    看到王洋如此知情识趣,章楶也不由得放下了心中的戒备,抚须笑道。“好,只要小王大人你愿意学,但凡章某会的,定然会倾囊相授,绝不藏私。”

    苏东坡笑眯眯地在一旁帮腔说道。“嗯,章大人可是我大宋少有的久驻边塞之地的知兵之人,王巫山你得得好好的向章大人虚心求教才是。”

    “本官会亲自巡视庆州的诸寨堡,而环州那边,就辛苦你们二人了。另外此番前往环州,老夫会另外抽调了五百元祐甲兵,随汝二人行走,望你们二人巡视诸堡寨时,亦要小心自己的安危才是,不然,老夫可真脸向陛下和太皇太后交待。”

    “这,这如何使得,学士您乃国之柱石,如今坐镇庆州,您的安全也不能轻忽了才是。”

    “怕什么,有你们在环州,苏某坐镇后方,难道还怕那些西夏宵小越境而来不成?何况苏某身边还留着一营的元祐甲兵。此事就不用再说了……你不但是陛下和太皇太后最为看重的少年俊才,老夫还是你的证婚人,可不想回去之后没脸向格非做交待。”

    “多谢学士一片厚爱,下官谨记您的叮嘱,一定会谨慎从事。”王洋听得此言,不由得感动满满地朝着苏东坡深深一礼。

    要知道此番赶来的三万禁军之中,一共就只有三十个都,按大宋兵制,五都为一营,也就总共只有六个营换装了大宋元祐甲的精兵。

    而韩忠彥那边,调去了两个营一千人,章栥前往环州,则只配备了一个营的元祐甲兵,而原本应该留守庆州的苏东坡身边也有一千五百元祐甲兵,其中一千乃是精锐的元祐甲骑兵,这可是太皇太后亲自指示的,这一千元祐甲骑,现如今绝对是苏东坡手中的一张王牌。而现在,他却直接拿出了一个营元祐甲兵交给王洋。

    哪怕皆是步卒,但是这样的恩遇,王洋实在是都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听到了这些话,看到苏东坡对王洋的态度,章楶心中,王洋的份量可是越来越重了,开始仔细地考虑起了到时候保护王洋的边将人选。

    没办法,这家伙不但深受天子和太皇太后的信重,连苏东坡也对其如此照顾有加,若是这家伙真的在环州有失的话,那自己可真就呵呵了。

    #####

    而章楶又与王洋和马尚聊了几句之后,这才告诉这二位,因为环州就在庆州之北,大军困顿,就先好好的休息一晚,明日再出发就是了。

    另外苏东坡还得与章楶一同去送别韩忠彥,王洋与马尚总算是松了口气,不用当天赶往环州就好。

    庆州并不是很大,但是却是大宋陕西路的重镇,而且由于非战时,西夏与大宋民间的通商,使得这庆州倒也显得十分的繁华。

    两人很快就挑了一家看起来宾客如云的酒楼,窜了上去,连同班直侍卫,还有王洋身边的长随也都蹲在这略显得有些狭窄的雅间里边胡吃海喝起来。

    既有来自西域的美酒,自然也少不了当地特色的烤羊。一帮汉子吃得满嘴流油大呼痛快,只有马尚马公公翘着手指头在那里细嚼慢咽。

    “我说小马公公,其他的你都比过去好了很多了,可就是这吃饭啊……”王洋把已经被自己啃得光洁得犹如被钢刷子刷过一般溜净的羊棒骨扔到了一旁,一口抽干了跟前的美酒之后,很是感慨地道。

    这话让些粗野汉子都下意识地点了点脑袋,认同王洋这位老司机的话。

    “这也怪不得咱家,自幼在宫里边,讲究的就是吃东西不能发出声音,不然惹恼了那些老宦官,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啊……”马尚却很无奈地忆苦思甜起来。

    “现如今的好歹也是陛下身边信得过的人,难道还需要担心这样的问题吗?”王洋想了想,又把那根羊腿棒骨给抄了起来,然后冲那许诏勾了勾手指头。

    正在大快朵颐的许诏看到王洋那副猥琐的模样,脸顿时黑了,直接站起来绕到了另外一边去。惹得王洋不悦的冲这货比划了一根中指之后,最终剩另外一名御前班直不注意,呛啷一声把那货的腰刀给拔了出来。

    在那家伙的惨叫声中,王洋一刀劈下,手中的羊棒骨断成了两截,这才满意地将那柄沾上了羊油的腰刀直接插回那一脸苦逼的御前班直的鞘中。“叫什么叫,不就是借你的刀子使使吗?再说了,你们的刀不都需要上油保养吗?我这可是在帮你们的忙……”

    “大人……我,算了,我真服了你了……”那位御前班直欲哭无泪,特么的自己又不是草原蛮子,用来保养,肯定是用没有多少异味的猪油什么的。

    这羊油的味道最膻,总不能带着一鞘的羊骚味吧?这位悲愤的御前班直只能心里边对王洋这个武力值过人的文官比划着中指,一面继续悲愤地咀嚼着那些边塞美食。

    而许诏则庆幸不已,因为上次自己就不小心中指,特么的特别是那股子羊骚味在晚上休息的时候,混合上臭袜子的味道之后,那酸爽,绝对能够让你一辈子都记忆犹新。

    “也不知道那些西夏蛮子是不是听到咱们大宋禁军来援,已经怂了,缩回夏境不敢来犯,若真如此的话,那咱们这三万禁军,岂不是就白跑了一趟?”一名御前班直啃着肉一面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