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08章 这小梁后也太看不起咱们洪德寨了吧(第一更)
    第508章

    眼看着那小梁后率领着铁鹞子精锐离开之后,西夏的大军犹如潮水一般渐行渐远,足足半个时辰之后,这才大军尽过,但是留驻下来的,却也有七八千兵马。

    “我当是谁,原来是嵬名济。”而折可适眯着一只眼睛,用另外一只眼睛通过千里镜打量了许久之后,这才一脸恍然。

    王洋眯起了眼睛,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嵬名济?这个姓该不会就是党项皇族的姓氏吧。”

    “不错,此人正是党项皇族,乃是现如今西夏幼帝的皇叔,而且此人更是西夏的宿将,久经战阵,因其在西夏国中,一直都是愿意与我大宋交好的主和派,正因为如此,一直不受大小梁后不的待见……”

    随着那折可适这位老司机的介绍,王洋这才恍然大悟。“那既然不同心,那位小梁后却非要把他给带出来,该不会是担心这位嵬名济在国中作乱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嵬名济的部下,为会皆是一些老弱病残似的,看起来这里的骑兵怕是不到一千吧,其余的皆是步卒。”

    “这些都是西夏的辅兵与杂兵罢了,西夏人口甚至比不得我大宋一路,虽然号称五十万雄师,可真正的精锐正兵,也就不过十万之众……”

    “此番他们动用了近三十万大军,既然对于诸寨都是围为不攻,肯定也不希望把自己的精锐浪费在围困城寨之上,想来都应该会集中到环州城下去。”

    而就在洪德寨的三个方向扎下了营来,距离都在里许,如此一来,就算是宋军想要偷袭,对方也能够在第一时间有所反应,不至于让宋军给打个措手不及。

    而寨外与西夏军之间的空地上,却有着十数只西夏的侦骑小队仍旧在嚣张的游荡。

    甚至于时不时的凑到一箭之地内,挑衅地朝着寨墙之上射箭,然后在洪德寨内的宋军回击之后,策马远远的遁开。

    “这是西夏人最惯用的手段,用小股的游骑奔走于城寨周边,出箭挑衅于我,伤我士卒,若是真的被激怒,出动兵马少了,很容易落到那些西夏游骑的围剿之中。若是出动兵马一多,那就相当于是我宋军主动放弃了地利与那西夏大军在城外野战。”

    “所以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射杀一些侦骑,既能够提振士气,又还能够让那些西夏侦骑知晓厉害。”

    折可适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朝着身边的王洋解释道。然后抬手朝着一旁招了招手,心领神会的亲兵立刻递过来一张硬弓。

    而折可适试了试弦之后,目光落在了寨墙之下的那些侦骑身上。

    王洋摸着下颔,颇有兴致地打量着那些骑术精良的西夏侦骑。又打量着那的着硬弓在城墙之上缓步游走的折可适。

    这个时候,正好正前方有三名西夏侦骑正灵活的驾驭着身下的坐骑,疾奔在大宋的弓弩射程附近。

    把那些洪德寨守兵给气得够呛,可是却也知道这样的移动靶不是那么好射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下方的西夏侦骑突然一个急弯,快马进逼寨墙。

    然后三名侦骑几乎是同时张弓搭箭,就看到三只箭矢犹如疾电一般的斜飞而至,两名宋军眼明手快的一俯首,让开了箭矢。

    却有一名守军士卒反应慢了半拍,一箭射在头盔之上,一声脆响,脑袋都被巨力给撞得一个后仰。

    顿时,下面再一次传来了西夏侦骑戏谑的笑声,不过只是短短瞬间,西夏侦骑的笑声瞬间嘎然而止。

    一只羽箭,直接就没入了当头为首,也就是那名射中了宋军头盔的侦骑的颈项,那名西夏侦骑浑身犹如过电般一阵战栗,然后身子一软,直接就软倒在地,然后被身下的座骑拖着朝前继续狂奔。

    而另外两名西夏侦骑有些惊惶的一面回射一面打马朝着射程外狂奔。而就在这一瞬间,又是一矢犹如奔雷而至。

    最后,这一只西夏侦骑小队,只有一名侦骑灰头土脸的逃出了射程范围。这个时候,就听到了寨墙边上的那些宋军将士们都在那里激动地齐声大呼将军威武。

    “这就是我们的折将军,也唯有他才有这样的本事,这么短的时间连开弓两次。”那位站在王洋身边的副将此刻也是激动得脸色发红。

    这样能够将敌人的气焰打压下去,还能杀敌示威的举动,的确是很能提振将士们的士气。

    “想不到咱们这位折将军射术这么厉害,打移动靶都这么精准……”王洋不由得击掌叹道。这个时候,折可适的身边正有好几个马屁精正在猛烈的吹捧折可适那出神如化的射术。

    看到了王洋朝着他翘起了大拇指,折可适很是谦虚地客气了几句。那些西夏侦骑虽然受了些许挫折,可是却并没有远遁。

    而是继续游荡在寨墙之下,只不过这一次,则显得要谨慎了许多,哪怕是突入到射程之内,向寨墙之上偷袭,也是一矢之后,绝不停留拔马便走。

    “他们会一直这样吗?”王洋砸了砸嘴,抬了抬下颔,朝着折可适问道。

    折可适点了点头,一副习以为常地道。“不错,他们会这样没日没夜的轮番骚扰,如此一来,守军就很难获得休息的机会。毕竟谁也不知道,西夏贼子会什么时候发起大规模进攻,不过,只要掌握住规律就好……”

    “不过现如今留下的西夏骑兵不多,何况那些侦骑也是精锐,最多也就两三日,他们若是在城下死得多了,也就会识趣的不敢再这么骚扰。”

    “难怪折将军要亲自上阵。”王洋恍然地点了点头道。“看来,折将军也见不惯这些西夏贼军如此嚣张跋扈。”

    “那是自然。”折可适深吸了一口气,重重地点了点头。“定然不能让那些西夏宵小太过嚣张了。”

    王洋看到那些犹如苍蝇一般讨厌的西夏侦骑,忍不住指着远处的西夏军寨道。“折将军,这位小梁后也太看不起咱们洪德寨了吧?瞧瞧……人家骑兵精锐居然都没留下,就扔了一帮子老弱病残似的家伙,还有一帮子侦骑如此明目张胆的骚扰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