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09章 城上城下的射击游戏(第二更)
    第509章

    折可适有些错愕地扭过了头来看着王洋,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那依王监军之意,咱们该当如何?”这位监军的胆子到底是什么玩意做的?折可适十六七岁就开始从军,如今已然三十出头,在行伍里边混了也近十六七个年头了。

    那些监军也见过不少,可是监军们不是装逼得厉害,就是跟他们这些武人保持着距离,唯有这位今科状元,似乎真的一直都显得那样的与众不同。

    “要不咱们来做个小游戏吧?”王洋咧了咧嘴,不由得笑道。“一起来比划比划,较技一番”

    “较技?您跟我们……”折可适一脸懵逼地看着王洋,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洋居然会这么说话。

    而那一帮子武将们全都咧嘴笑了起来,心说这位文官监军该不会是哪根筋抽了吧,跟咱们这些老兵痞较技?

    折可适无可奈何地摸了摸鼻子道。“王监军,您别开玩笑了,您可是堂堂的贵人,还是今科的文状元,跟我们这帮子粗人较技……呵呵。”

    “是啊,王监军,若是论起写字,论起诗词歌赋这些玩意,不用比,我们铁定对您甘拜下风五体投地。”

    “王某人从来不会拿对方不擅长的东西来比划,现如今西夏游骑就在下方骚扰我洪德寨。咱们闲着也是闲着,所以我觉得咱们就来玩个小游戏,咱们就比一比,以一个时辰的时间为限,谁能够在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边射杀的西夏侦骑最多,谁就算赢。”

    “王监军,您不会在跟咱们开玩笑吧?我等的箭术虽然射术比不得折将军,可也绝对不是您这样的文弱书生能比的。”一位武将忍不住跳出来说道。

    “行啊,既然你们觉得我弱,那咱们正好比划比划,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王洋不以为然地道。

    折可适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站了出来。“王监军,要不看在末将的面子上,算了吧……”

    “看来折将军你也觉得我不可能赢是吧?行,那就更好了,一起比划比划,看看谁能够射杀的西夏游骑最多。”王洋继续说道。

    “……”折可适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让王洋这货的大言不惭给噎得心肌梗塞。

    “若是输了呢?”其中一位将军忍不住心中一横,站出来问道。

    “输了,那自然就得请在场的诸位将军好好吃一顿,必须得有酒有肉。”王洋想也不想便答道。

    这下子,别说是折可适,就算是之前的那些对于王洋这位文官监军先天就有抗拒的武将们纷纷愕然。

    “还有谁要参赛的,先说好了,弓弩不限。王某没玩过弓,只能用弩。”王洋大咧咧地说道。

    原本显得很是凝重的气氛陡然一松,折可适也是长出了一口大气,特么的,吓死老子了。

    方才真的很是生怕王洋把相互之间的这种口舌之争提升到政治高度,那样一来的话,自己这帮子武将,怕是有可能没死在西夏人的刀剑之下,反倒会倒在大宋险恶的官场上。

    “好,既然王监军你这么有兴致,那末将就奉陪。”那些洪德寨将领们也不禁松了口气。

    结果,一票武将,连同那保护王洋的禁军丘将军也忍不住跳了出来要加入这一次的比斗。

    王洋想了想,又朝着身后边的吴七郎道。“吴七郎,我们两个一组打配合,干掉的人五五分。”

    十数名将领,还有王洋等人,都分散到了洪德寨三面城墙各处,而满寨墙的守军,自然就成为了最好的见证人。

    王洋手里边拿着的,自然是他十分熟悉的元祐弩,而他此刻已赶到了一面寨墙前,提着那已经上好了弦的元祐弩,仔细地打量着那些寨墙之下纵骑狂奔,呼啸来去的西夏侦骑。

    移动靶,在射击比赛之中是最困难的,而更困难的自然就是变速还能拐弯的移动靶。王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元祐弩,朝着三骑一组,正朝着他所在的寨墙方向疾驰而来的西夏侦骑瞄准……

    风速、湿度、距离、时速、地球自转,好吧……那是专业级别的阻击手才需要计算那么多的玩意。

    但是提前量,以及元祐弩射击移动目标时所需要的大致提前量,对于当年一直沉迷于射击游戏,而自打研发了元祐弩之后就天天练习的王洋而言,还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想要一击致命的成功率,绝对不会太高,王洋拉着那吴七郎站在那里一阵嘀咕之后,吴七郎一脸黑线地看着跟前的王洋。“公子这合适吗?”

    “哎哟,叫你跟我一起打配合难道你还不乐意?”王洋瞪了一眼这货。

    最终,吴七郎只能屈从于王洋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的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双射手配合。

    此刻,寨墙之下大约两百余步,那三名老练的西夏侦骑灵活的操纵着身下的坐骑轻盈的移动着,时不时就是一个突然的转向。

    而他们的目光,都警惕地望向寨墙上,只要上面稍有动静,他们就会立即动如脱兔。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弩矢,犹如疾光一般的刷的一下子就直奔最前面的那名候骑面门面而来,这家伙大惊,低呼一声以最快的速度侧身,那只弩矢堪堪擦过他身上的铁甲,擦起了犹一溜闪耀的火花。

    心里边这才刚刚松了口气,就突然听到了身后边的同伴发出的惊呼,让他不禁下意识地一扭头,就感觉到了脖子上似乎让什么东西叮,不,不是叮,而是感觉好像有人拿一柄千钧重锤,狠狠地砸在了脖子上一般,意识很快一片黑暗。

    “干得好!”王洋松开了扣板机的手,然后朝着旁边刚好把那元祐弩从女墙墙隙收回来的吴七郎比划了下大拇指。

    除了有点恶心之外,王洋并没有太多的不适,这是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绝对不是感慨生命无常的时候。

    王洋与吴七郎的配合并不完美,但问题在于,两个人的配合,却能够让射杀侦骑的机率提高一倍不止。

    一个时辰的时间不算太多,可也足足是两个小时,而就在这两个小时内,两人配合着,一共射杀了三名西夏侦骑,另外还射伤了两个,可惜对方及时在战友的救援之下逃掉了。

    而其他那些参赛的将领们有些人一个时辰之内一无所获,也有人连续拿下了三个人头。

    反倒是之前的折可适,或许是那些西夏侦骑运气够好,也许是折可适运气太背,一个人头也没拿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