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12章 这帮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12章

    马尚愣愣地看着跟前的王洋,哪怕是胆小如鼠的马尚,听到了这句话后,也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厅内的十余名将领的呼吸都顿时显得粗重了起来,相互看着,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热切与斗志。

    都是行伍之人,当兵的,哪一天不是提着自己的脑袋在冒险,拿自家的性命去博富贵。

    而今,有了这么一个机会,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危险,但是,却也得出了一个结论,若真的办成了的话,怕真就会如这位王监军之言一般,封妻荫子,当不在话下。

    “王大人,折某,折某需要再想一想……”折可适好不容易这才强忍住内心的冲动,他方才几乎下意识地就要同意王洋的计划,可是一想到这一万多名兄弟的性命,他又犹豫了起来。

    “将军,干吧,末将觉得咱们是可以好好的赌上这么一把。”一名武将站了出来,大声地朝着折可适道。

    有了一个人站出来,很快,几乎所有人都站了出来向折可适请命道。

    “你们,唉,王监军,你这是在害折某,若是事有不慎……咱们这些人,可就都完了……”

    “折将军何必如此烦忧,乘着现在,援兵未至,将军正好派人送信去知会环州的章大人。而王某也会修书两封,一封请折将军帮忙遣人送到章大人处,一封则请送往庆州的苏学士手中。”

    “相信二位大人得到了咱们的计划之后,一定会全力配合的。”

    “若是二位大人责怪将军擅自行事,折将军只管把责任推到王某的身上便是,因为王某是监军。”

    王洋话说到了这份上之后,折可适看到自家手下那一个二个眼睛子都快红了的模样,也知道现犹豫下去,简直就是阻拦这些家伙们升官发财的大道。

    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颓然地道。“罢了,那本将这就修书,今夜就着人送出去。”

    “对了折将军莫要忘记了,您还可以修书,设法让人送入那些被西夏人围困的寨堡,让他们想办法吸引住那些西夏守军的注意力……”

    #####

    “这帮子混帐王八蛋是疯了不成?!”一天半之后,正在用早餐的章楶看着那份几乎被汗水与河水给浸透的秘信,直接把手中的筷子给扔了,愤怒地咆哮起来。

    吓得那几名正进来禀报昨夜守备情况的武将都不禁有些胆寒,这位老爷子又发什么飙?

    “大人,您这是,谁惹您生气了?”为首的是留守在苏学士身边的种师道的亲弟弟种师中。

    章楶余怒未消的将那封来自洪德寨的秘信扔在了案几上,站起了身来在厅中疾走,一面愤愤不已地道。“哼!你们自己看看吧,王洋和那马尚两个年轻人也就罢了,他折可适乃是军中宿将,怎么能跟前些那两个小子这么胡闹。”

    等种师中和另外几位将领看到了那封秘信之后,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他们的这胆子,可是也太大了点吧?就不怕兜不住出大问题吗?”种师中此刻不禁有些佩服起了这帮子年轻人的勇气来。

    想法实在是太过大胆了,居然妄想要以那一万多的人马,将那西夏精锐尽粗拦阻在洪德寨与肃元寨一线。

    “……的确是太大胆了一些,不过章大人,老夫却又觉得他们此举虽然冒险了些,但是若真让他们给办成的话,那这一仗的收益,可就远远的大过咱们之前的预计了。”

    “怎么,难道尔等还真觉得他们的妄想之举有成功的机会不成?”章楶转过头来,看向这几位军中宿将,忍不住又闷哼了一声道。

    “若是咱们这边能够加以配合的话,末将觉得,成功的机率,至少是八成。只是,他们是否真的能够阻拦得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以折可适之才,末将觉得,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要咱们能够步步进逼的话,那些西夏兵马,就算是突破了这条防线,也只会仓皇北逃……”

    章楶考虑了半天之后,仍旧觉得风险甚大,万一那西夏大军真的就两路来,一路去的话,到了那个时候,近一万五千大宋虎贲,很有可能就会被淹没在那十万西夏铁甲洪流之中,到了那个时候,可就真说什么都晚了。

    “章大人,这位王监军信里边说,他已经把这个计划也已经传往庆州苏学士那里了。那这样一来……”

    “以苏学士这样谨慎之人,想必也不会同意这个计划才是。”

    “你们可不要忘记了,苏学士可是视这位王监军如子侄一般,若是万一他真的同意了呢?”

    听着麾下文武嘈杂的议论声,章楶不禁一阵头大。“都够了,此事,就先不议了,本官一会会亲自修书一封往庆州,咱们到时候就看苏学士那边是如何回复,再作决断。”

    仅仅只比那章楶处晚了一个白天的功夫,已然随同大军,进发到了环庆二州交界的府城寨的苏东坡就收到了那来自洪德寨的信。

    苏东坡看着王洋那洋洋洒洒数百字的内容,心里边可谓是澎湃不已,特么的这位少年郎是要找死呢?还是在作死?

    一万多人就妄想要拦阻数万西夏大军的退路,难道他们就不怕对方狗急跳墙不成?

    可是,当一脸黑线的苏学士把那封王洋亲手所书的信反复看了两份遍之后,又看了遍那折可适的书信,好吧,看样子这位号称是折家将种的折可适分明就已经被王洋那货给忽悠动心了。

    最终,苏学士决定集思广义,把那种师道与来援的折家大佬折克行诏来议事。然后将王洋与那折可适的书信交予以二人。

    种师道与折克行一开始还不明所以,赶到了苏东坡的中军大帐之后,接过了这两份封信仔细一看。

    一个是被异族畏其凶名,尊称为折家父的折克行,一位是先仕文职后入武职,文武双全的种家第一良将的种师道。饶是这二位久经战阵,久富盛名,可仍旧被五洋与折可适信中所提出来的这个计划给吓得汗毛都立了起来。

    “他们,他们这帮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折克行不禁有些牙疼地道。自己可是一向极为看好这位侄儿子,悉心将兵法为将之首尽授于其。

    本希望这小子能够在未来撑起折家的门庭,结果倒好,现在这货就搞得这么夸张。一副一口想要吃个胖子的架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