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15章 天亮之前的战鼓声(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15章

    “马监军,胡将军他们之所以选择凌晨时分,就是想要突袭西夏的营寨。我大宋向来缺少马匹,所以这只精锐里边,想来骑卒也不会太多,所以他们应该会设法的抵近到西夏人的营寨近处之后才会发起突袭……”

    折可适的解释刚刚言罢,这个时候,就听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喊杀之声,陡然的从那西北方向传了过来。

    折可适第一时间转过了身,冲到了寨墙边沿朝着那边望过去。就看到了在西夏大营的北部外围点燃了无数的火把,仿佛连整个北部天空都要被点燃起来。

    看到了这一幕,折可适狠狠的一拳撞在了寨墙之后,反身从亲兵的手中接过了头盔套到了头上厉声大喝起来。“擂鼓,开寨门,将士们,弟兄们,随我杀西夏贼子去!”

    折可适飞快地了寨墙,跃上了马背,拔出了腰间那雪亮的环首刀,朝前一个虚劈,当先策门,朝着那缓缓升起的寨门处策去。

    数息之后,五百大宋铁骑狂吼着,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长柔,紧紧地跟随在那折可适身后边,朝着那西夏大营的方向狂飙突进。

    而这个时候,洪德寨内的十余面军鼓一同被敲响,凛冽的鼓声,犹如那天边的惊雷轰然鸣响,一时之间,甚至把远处的喊杀声,以及寨墙之下的那些将士们的冲锋声都遮盖住。

    王洋以及身边的随众这个时候才回过了神来,王洋下意识的就要想窜下去城,加入到那只突击的步卒当中,却不料这才朝着台阶的方向走了没几步,就被一名留守的洪德寨武将死死拦住。

    “监军大人,千万别去,这可是战场,刀剑无眼,您若是去了,有个什么闪失,咱们这些弟兄的命都赔了也赔不起啊……”那位洪德寨武将一脸苦逼的死死拦着。

    王洋的鼻子都差点给气歪,可是对方可不只是他自己,身边还围过来了十多名手下,一副软的不行就要来硬的架势。

    “……你个姓折的,你这样做好意思吗?”王洋最终只能愤愤地怒瞪了这货一眼,双手一撑,把这位洪德寨守将推得连退数步,然后朝着城下大声的怒吼了一句。

    可惜喧嚣声的掩盖之下,王洋的怒吼也就寨墙上这些人能听得到,王洋只能愤愤地冲城下比划了根中指一泄心头怒火。

    转过了脸来之后,看到了吴七郎、许诏等人跃跃欲试,却又满心不甘的模样,直接就一巴掌拍在吴七郎的胸口。“怎么,你们也想下去溜溜?”

    “对啊对啊,可是公子您都去不了……”吴七郎等人的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王洋眼珠子一转,目光落在了那名洪德寨的守将身上,原本一脸愤愤的表情瞬间犹如春风拂面一般。“这位将军,方才一时情急,没伤着你吧?”

    这位被王洋的怪力给推得连退三步的洪德寨守将赶紧脑袋摇得飞快。“没有没有,不过王监军你这力气可真是不小。”心说这位王监军不愧是文官,这变脸之快,简直就犹如翻书一般轻松自如。

    “那折可适那家伙,只是让你拦着王某与马公公不得离开洪德寨是吧?”王洋很是和蔼地继续笑问道。

    “不错,折将军吩咐过的,只要王监军您和马公公不出寨就可以。”洪德寨守将点了点头答道。

    得到了答案之后的王洋转过了头来朝着这几个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的吴七郎等人喝道。“都听到了没有,愿意去建功立业的就赶紧,不过王某可先说好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冲去洪德寨之前,先想好了。”

    “那,那小的去了,多谢公子。”吴七郎与凌纵这两个愣货当即就窜了出去,而许诏等御前班直先是看了一眼小马公公。

    马尚很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都看咱家干嘛,愿意去就去吧,不过莫要忘记了王大人那番话才是。”

    “诺!”不愧是御前班直,回答都显得很有气概,但是窜出去的速度也丝毫不逊色于吴七郎那哥俩。

    而洪德寨的守将看着这帮子家伙都窜了下去,叭叽叭叽砸了砸嘴,没好意思再出手阻拦,毕竟折将军吩咐只是阻拦这二位监军,甚至他们的手下,唔……自己又何必去主动得罪这二位想让手下去立功的监军呢?

    昨天夜里,啃了差不多一只羊腿,喝了半坛酒,睡得死沉的嵬名济在亲兵惊惶的叫喊声中终于恢复了意识。

    当听到了那隐隐传来的厮杀声还有那犹如奋雷一般的疾蹄声,在军中蹉跎了近三十年的老将哪里还不明白是什么一回事。

    “敌袭!吹号,让孩儿们向我的营帐集中!”从榻上跃起的嵬名济第一时间把挂在榻边的刀给抄到了手中,然后让亲兵们给自己披挂铠甲一面厉声喝道。

    “告诉孩儿们别慌,洪德寨根本就没有多少兵马,只要咱们能够稳住,就一定能够杀死那些宋狗。”

    只不过当嵬名济匆匆掀帐而出之后,表情顿时一阵死灰。此刻他才注意到,洪德寨内的宋军几乎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分三路朝着夏军的营帐攻来。

    若是只有这三千人马的话,嵬名济自信在自己的指挥之下,一定可以稳住阵脚,可问题在于,北方,该死的北方那更加激烈的厮杀声,提醒着嵬名济,至少有数千宋军,正在猛烈的突击着北寨。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骑手仓皇的策马狂奔而来,马都还没停下,马背上的人便跃马而下,又快又疾地朝着嵬名济禀报道。“大将军,北营受袭,敌人至少有数千人,我们挡不住,对方至少有一两千骑兵……”

    听到了些言,嵬名济想也不想,一把揪住了自己的亲兵厉声喝道。“撤!快撤,给我牵马来,我们撤,向南撤,我们的大军精锐在南方,只要我们向南撤到肃远寨,我们就有了援兵和帮手……”

    只不过,就在此时,折可适所率领的那五百精骑,距离嵬名济的帅帐已然不足一百五十步,而帅帐上的那面大帐,仍旧显得那样的醒目与嚣张。

    “嵬名济,今日是你授首之时!杀!”折可适狂吼一声,再催身下的座骑,五百骑一同提速,犹如一柄锐利的尖刀一般,朝着那一箭之地的西夏军帅帐直扑而去。

    听到了那越来越近的疾蹄之声,嵬名济的脸色越来越白,干脆就直接拉开了那名前来报讯的骑兵,然后翻身跃下了马背,径直打马朝南狂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