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20章 我大夏的精锐死一个就少一个啊(第一更)
    第520章

    不论是那足智多谋的种师道,又或者是那骁勇善战的折克行,都是老交道了,这二位可以算得是上大宋边军之中最能够打的两名良将。

    在场的诸多西夏将军们可都是多次的与这二位交过手,不过,都是输多赢少。

    而这两人都出现在了这只大军之中,苏东坡这位才名显于世的大人物都亲自来到了这里,只能说明,大宋朝庭的援军已经进抵到了那马岭寨前。

    大帐外,厮杀声仍旧显得那样的急促与喧嚣热闹,可是大帐之中的诸人内心此刻却一片寒凉。

    “过去咱们进攻宋境那么多次,可是自那永乐城之战后,宋一直都是派使节来议和,根本就不会有兴大军来伐的念头,怎么这一次突然就……”梁乙逋顿住了脚步,昂起了首,看着那大帐的顶部,表情很是阴郁地道。

    “哀家怎么知道……那些宋人,怎么突然之间就会动了念头,这太不应该了。要知道,自打宋庭的旧党把控朝政以来,就一直到我大夏步步退让。根本就没有半点进取之心……”

    “那苏东坡更是旧党中坚,怎么转眼之间,居然成为了枢密使,率大军往援环庆……”小梁后难以置信地摇着头道,她实在是不敢相信,可问题是眼下真实情况就是如此。

    “老夫以为,想必是咱们这些年来,连连犯边,已然惹恼了大宋,此番咱们攻下了那绥德城,大肆杀戮,大宋朝庭若是还能安然坐看的话……”

    这几天以来,一直都显得很低调,几乎不显示存在感的嵬名济突然冒出来的这一番话,让在场的诸多西夏将军们都不由得脑袋一清。

    就连那梁乙逋都忍不住把目光落到了嵬名济这位败军之将的身上。这位老姜虽然经历了失败,但是他终究还是久经沙场的宿将,看起问题来很有自己的看法和观点。

    “娘娘,咱们现如今应该怎么办,还请娘娘决断。”一名已然暗生怯意的西夏将领站起了身来道。

    “能有什么可决断的,我大夏大军擅于野战,区区六万宋狗又能如何,难道咱们还能够怕了他们不成?”

    嵬名济看到那梁乙逋的目光一直闪烁不定的盯着自己,也懒得再打锋机,站起了身来分析道。

    “可是诸位不要忘记了,这里是环州城下,我大夏的铁骑纵横平原,自然是可以轻易地击败那些宋军,可是这里却地势崎岖不平,我们的铁骑根本就没有办法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展开突击……”

    “宋人的弩箭,对于我们大夏的将士而言,是极大的威胁,这些日子,咱们已经在环州城下牺牲了三千勇士,而环州城却未见半点颓势。”

    “若是宋军来攻,而环州城内的宋军与其里应外合,而我大夏的精锐又没有办法发挥铁骑的战斗力。就算是我大夏的勇士强于宋军。”

    “可是我大夏的精锐,就这么多,死一个就少一个,不像宋人啊……”

    这一番话,让之前那些互相争吵的西夏将军们都纷纷闭嘴,就算那刚才叫嚣得最凶的野利阿罗此刻也不禁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

    毕竟,西夏国乃是党项人建立起来的国家,但问题是,虽然名义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国家,可实际上,各大党项部族之间,仍旧保持有着一定的话语权和自主权。

    每次向外征战,党项各族都需要出兵,然后再根据各族的功勋大小来分获财物人口,当然,身为皇族的嵬名氏自然要拿到大头,以维持其实力,压制住党项其他部族。

    而若是在与来势汹汹的大宋大军在这样的不利地形下交战,哪怕是能够获胜,也必然是一场惨胜,到了那个时候,又不知道又会有多少党项部族因此而被其他大族吞并消亡。

    哪怕是像野利家这样的大族,首先也得考虑一下,这样硬拼的情况下,如果自己部族的兵马损失太大,那么必然未来的话语权就肯定会被皇族所削弱。

    看到那些将领们全都闭上了嘴,小梁后不由得心中暗恼不已,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嵬名济的话并没有错,而且很有道理。

    重要的是这些天的狂攻猛打,却一直没能收获成效,已然也让小梁后的心里边升起了隐忧,大夏的士卒虽然精锐,但是,擅野战而不擅长攻城的这个弊端却一直存在。

    之前的绥德城,虽然号称是一座城,其实上,也不过就是一座比较大的寨堡,其规模可远远比不上这坚固的环州州城。

    重要的是,也不知道那些宋人到底从哪里弄来了那种灰色的古怪浆汁填在城墙破损处之后,很快就会坚如磐石,这让大夏的攻城精锐们几乎绝望。

    头一天打出来的缺口,第二天再去冲击,结果就发现居然比特么的第一天还要更加的坚固。

    “野利阿罗……”发了半天愁之后,小梁后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那眼珠子溜溜乱转的野利阿罗的身上。

    “臣在。”野利阿罗赶紧站了出来高声答道。

    “你率本部人马亲自去看看,打探那只宋军的虚实,看看到底是不是只是一些青壮乡勇伪为宋军主力。”

    野利阿罗愣了愣,不过还是老实的领命而去。

    等那野利阿罗离开之后,小梁后的目光扫过了在场的诸多将领,再次开口厉喝道。“哀家再给你们两天的时间,不惜代价,加紧攻城,哀家会亲自督战,敢有懈怠不力者,斩其首领,没其部族!”

    听得此言,诸将不由得心中一寒,心中愤忿欲狂,却又不敢多言,只能老老实实的俯首领命而去。

    此刻,环州城墙之上,一身大宋元祐甲的章楶立身于城门门楼之上,远眺着那前方不远处那厮杀声震耳欲聋的那片城墙。

    “这些西夏贼子可是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种师中抚着自己长须,目光里边非但没有半点的惧意,反倒满是兴奋与欢喜。

    “看样子,他们想必是已经知晓了苏学士的大军在侧,所以,才会想着要赶在学士统大军来援之前,拿下我环州城,只可惜……”

    说到了这,种师中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了那城墙内的几个用稻草搭起来的棚子那里。那里边的东西,可真是宝贝啊,就是那种元祐水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