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21章 野利家想要螳臂挡车吗?(第二更)
    第521章

    这元祐水泥果然不负其美名,环州城虽然坚固,可是那城下的十余万西夏人也不是吃素的,哪怕是不擅长攻城,可也并不代表他们不能攻城。

    这些日子以来的狂疯进攻之下,环州的城墙亦多处出现了破损与裂隙,多亏得有了这元祐水泥,只需要短短一个夜晚,到得第二天,那些兴高采烈,想要在第二天继续扩大战果的西夏蛮子们瞬间就懵逼了。

    然后强攻之后,这才苦逼的发现,这前的战果,已经在宋军的修补之下,完全白费掉,而现如今西夏人带来的攻城重武器之中,已经有好些开始罢工。

    而西夏人的工匠原本就不多,所以,只要环州城能够继续坚守下去,用不了多久,西夏人就会因为缺乏重型的攻城武器,而最终只能失望的扔下一地的残尸狼藉悻悻归去。

    更何况,苏学士的六万兵马就在庆州,只要苏学士兵进环州,西夏人胆子再大,也绝对不敢像现如今这般放肆没有忌惮的狂攻猛打。

    章楶抚着长须,深以为然地说道。“是啊,说起来,咱们这一次环州得保不失,除了有精锐的援兵之外,还有那位王监军所带来的这元祐水泥可是立功不小,当然,还有那种元祐弩……”

    想比起过去在高强度的使用之下,很容易弩臂老化的神臂弩而言,王洋这位年轻的监军所研发的这种钢臂弩,的确是令章楶爱不释手。

    西夏人连续数日的狂攻猛打,而宋军则是利用强大的弓弩来对付那些攻城之敌。而现如今,已经有超过一千具神臂弩弩臂损毁。

    但是那些钢弩却仍旧仿佛没有疲态一般,而这一次幸好王监军带来了数量不少的弩臂以及工匠。

    工匠们及时地将那些弩臂损坏的神臂弩更换了钢弩臂之后,又可以再一次向着那些西夏军队施以强力的射杀。

    等此战结束之后,老夫一定会向朝庭上奏这元祐弩之耐用与犀利,还有这元祐水泥,若是用来筑城的话,我大宋便可以朝着西夏腹地步步进逼……

    说不定昔日未尽之愿,终于看到了一些希望。抚着长须,章楶感慨万千地叹息道。

    而种师中看到其中一处城墙显得情势危急,亲自抽刀率领亲卫赶了过去,掩杀着那些顽强地爬上了城头的西夏蛮子,最终将那些冲上了城墙的西夏蛮子尽数砍杀,然后将那些残尸抛下了城头。

    看着这一幕,早已经被沙场之上的血腥锻炼得心硬如铁的章楶也不禁微微皱眉,今日看来,西夏军队的攻势,似乎又变得猛烈了一些,莫非,苏学士他们,已然挥军北来了不成?

    想到了这,章楶下意识地转过了头来,朝着那遥远的南方望了过去,只可以远歺的目光尽被群山阻隔。

    而此刻,种师道所率领的宋军主力的前军,已然进抵到了那马岭镇南十里处,大军此刻正就地休整之中,而种师道则站在了大军前方的一道山梁之上,拿着千里镜正朝着北方打量。

    很快,便看到了一道淡淡的烟尘,而镜头缓缓下移,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鲜红的大宋边军的戎装,种师道不禁松了一口气,又移开了镜头,半天都没有看到派出去的侦骑后方出现西夏兵马的痕迹。

    看样子,这些侦骑没有被西夏蛮子发现,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带来令人欣慰的好消息。

    两刻钟之后,终于赶到了山梁下的侦骑朝着种师道详细地禀报了自己所侦测到的敌情,让那种师道不禁眉头大皱。“……野利家的旗号,他们有多少人马?”

    “大约五千骑兵,还有七八千步卒。”

    “看样子,西夏人已经知道我们到来了。”种师道身边的将领不禁眉头大皱。“咱们需要面对的,肯定会是一场恶战。”

    “野利家,野利阿罗……”种师道抚着长须,沉吟半晌之后,这才悠然地一拍身上的元祐甲,铮然作响。“既然野利家想要螳臂档车,那就让他知晓一下我大宋虎贲的厉害,传令全军,即刻出发,赶到马岭寨下与西夏军对持。”

    “另外,立刻去禀报苏相马岭镇的动向。”

    “咱们不等苏学士到来再商议商议?”身边的将军不禁一愣,朝着种师道询问道。

    “没有梁氏督阵,你觉得那野利阿罗敢拿他们野利家的老本在这里与我大宋拚个干净吗?”

    “别忘记了,苏学士可是把手中最大的一张王牌都交到了咱们的手上,若是连与那野利家的杂碎交手的胆量都没有,种某还不如回家去含饴弄孙算了……”

    种师道哈哈一笑,翻身跃上了马背。大手朝前一指,千军万马,犹如水银泄地一般,开始顺着山谷朝着前方涌动。

    而在大军之中,一千名全身都被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那银光闪闪的铁甲之中,侧得身边的战友们都纷纷用羡慕的目光打量的骑兵,正沉默地随着大军继续向前奔驰。

    这一只队伍,正是朝庭指派给苏学士的王牌,最精悍、最悍不畏死的禁军骑兵,而当他们都换装上了元祐甲之后,遇上他们的敌人,除了呵呵之外,怕是只能夹着尾巴跑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

    野利阿罗的双目直勾勾地看着远处那一万大宋精锐,此刻,出现在了视线之内的大宋精锐,已然是列成了战阵,伴着那震天的喧嚣鼓点,迈着沉重而又坚定的步伐,正朝着被西夏大军所围困住的马岭镇方向进逼而来。

    而那只有两千五百名驻军的马岭镇看到了那只铁甲铮然,战意滔天的大宋虎贲,当看到了种师道的大旗在阵中飘扬之后,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与欢呼声。

    手中的武器纷纷高高的举起,直刺天穹。听着那马岭镇内传来的欢呼声,还有那远处正犹如泥石流一般缓慢而坚决的涌来的大宋虎贲,野利阿罗的眼角抽搐了起来。

    “将军,咱们怎么办?这分明就是大宋的精锐之师,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乡勇青壮。”身边的野利当脸色焦急地朝着野利阿罗追问道。

    野利阿罗咬着牙根犹豫半晌之后,这才转身大声地吩咐道。“全军列阵,告诉野利勃勃,让他领三千骑兵冲击一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