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23章 战场上的建筑大师王大官人(第二更)
    第523章

    不需要去亲手触摸,单单是看到,野利阿罗就第一时间想到了出现在环州城头那偶尔会出现的这种铁甲军。

    听到野利家的士卒们说起过,这种铁甲军,根本就不害怕弯刀与弓箭,哪怕就算是像锤锏之类的重武器,只要不是劈在要害上,似乎都无法对这种装扮的铁甲军构成伤害。

    而对方披挂着这样的铁甲,非但不显得笨重,反而显得十分的灵活,依仗着他们坚固的铠甲,经常突入那些扑上城头的西夏勇士之中,对措不及防的西夏勇士造成巨大的杀伤。

    但是,在环州城头之上,这样的铁甲军似乎不多,可是眼前,却居然出现了整整一只足足有千骑之众的铁骑。

    就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当口,这一只元祐甲骑已然当先朝着那去势已开始衰减的西夏骑兵的侧翼击去……

    看到了这一幕,野利阿罗的瞪得几乎眼角开裂,嘶声狂吼道。“吹号角,撤,让他们快撤,混帐,混帐的家伙!”

    此刻,野利阿罗愤恨欲狂,他不知道是该痛骂那小梁后遣自己过来拿野利家的勇士送死,还是应该痛骂宋人,居然藏着这样的大杀器。

    不是说宋人的制甲技术比不上西夏的吗?可是,那些铁罐头一样的宋军已经在环州城头之上,用他们的坚固证明了这种铁桶装的铠甲那惊人的防御力。

    而且现在,这里又出现了如此之多,若是日后,宋军皆是如此坚固的铠甲,西夏的勇士们,还能够在与宋人的争战之中,有半点的胜算吗?

    此刻,野利阿罗用力地摇了摇头,他不敢再继续思考下去,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设法将野利家的勇士们带离这该死的战场,带回环州,带回大夏。

    #####

    此刻,马岭西侧,王洋正顶着一头的臭汗,策马缓缓行走在那道路上,说起来,这里道路的确如折可适所形容的一般蜿蜒曲折,重要的是,除了中间被踩踏平整一的一条宽不超过双马并行的道路外,周边显得那样的岖崎不平。

    不过幸好,可以双马并行的情况之下,不说马匹,就算是偏厢车也能够顺畅的通过,唯令人无语的就是,只能一辆辆的缓慢推进,只要前面的道路稍稍有人一停歇,整条长龙就会犹如肠梗阻一般的整体卡住动弹不得。

    “咱们现在都已经走了一天半的光景了,居然还没有到达,难道今天夜里咱们又要在这样的地方扎营?”昨天一夜都没有休息好的马尚揉着发酸的脖子,打量着这条曲折的绕行在山谷间的道路,很是无奈地道。

    “应该就快要到了,有黄将军派来的侦骑带头领路,肯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王洋打了个大大地哈欠道。

    马尚满脸绝望地报怨道。“咱们在那洪德寨与肃元寨之间可是已经劳顿了差不多三天三夜的光景,原本还以为能够好好的休息休息,可结果,居然又被弄到了这地方来,还得再重建一道寨墙,唉……”

    “相比起修建这玩意,你更愿意面对那些面目狰狞,残忍好杀的西夏蛮子?”王洋有些吃惊地朝着小马公公望过去。

    听得这话,马尚直接秒怂,脑袋摇得比泼浪鼓还快。“当然不是,也不能这么说,咱家这样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宫里人,还是跟着状元公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较好,至于打打杀杀,实在不是咱家的长项。”

    两人一面叽叽歪歪一面策马缓步朝前,大约过去了两刻钟的光景,终于听到了前方传来的欢呼声,而王洋他们策马拐过了一道山梁之后,终于看到了那个分出了四岔的山谷。

    “终于到了,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的宽度还真是不小啊……”王洋打量着这宽度大约五十丈的山谷,心情实在是开心不到哪儿去。

    还有一个大问题就在于,这里却不再如之前所行进的道路那般崎岖,而是较为开阔平缓的地段。

    #####

    “都愣着干什么,弟兄们,咱们开始动手吧,最好抢在那些西夏蛮子到来之前,先设法的修筑出一条防线来,快点,先伐木,在这里先制作一批拒马。”王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高声地厉喝起来。

    “陈将军,先多派侦骑,到前头去打探,一个时辰派一人回报,若是有西夏人进入这条山谷,就立刻撤回。”王洋又朝着那位统率一千边军的陈将军吩咐道。

    陈将军当即领命快步而去,很快,二十名侦骑齐出,朝南策马而去。而已经连赶了两天的路途,已然疲惫的乡勇民伕青壮,此刻也在极有可能会在遭遇到西夏大军的刺激之下,开始从那些偏厢车上拿起了斧头奋力地采伐树木,制作拒马。

    当第一排拒马扎好,将整条山谷的横截面拦阻住之后,王洋这边稍松了一口气,下令全军扎营修整,埋锅造饭。

    用罢了晚饭,几位将领都聚集在了王洋的大帐之中,面露忧色,小声地禀报道。

    “王监军,咱们现如今,元祐水泥已经剩下不足十车,而且这里虽然树木不缺,但是却缺少石料,这可如何是好?”

    王洋揉了揉发紧的眉头说道。“缺少石料,那就靠泥土和原木,难道我还能变出石头不成?在这里,想要再多洪德寨那边运送石料过来,是根本不可能的,道路太窄……”

    “你们过去修建寨堡之时,难道没有了元祐水泥和砖石,难道就不修建了吗?”王洋好歹已经巡视过不少的寨堡,环州地界就有一些寨堡是就地取材,只用原木与粘土夯实构建而成。

    “虽然比不得使用砖石的坚固,但是咱们这里修筑防线,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有西夏偏师经由此去偷袭咱们的后方,何况对方真的过来,必然是轻骑简从,肯定不会带着大型的攻城器械经由此地而来,所以,不必太过担心了。”

    在王洋的极力安抚之下,总算是让这些家伙不再忧心忡忡,振奋起了精神,准备回去好好的休息一番之后,第二天再大兴土木,争取在这里建造起一座造粘土与原木搭建起来的防线。

    看到这些家伙们面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而去,王洋也松了口气,转过了头来,就看到小马公公正眼巴巴地望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