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26章 一帮子见利眼开的混帐(第一更)
    第536章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真的想把咱们这数万西夏精锐都扔在这片大宋的疆域内,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死去?”费听思迭的脸色无比难看。

    “咱们花了那么多天的时间,几乎动用了大夏大部份的精锐之师,准备了那么多的攻城器械,都没能拿下环州城,而现在,我们的儿郎,甚至连云梯都没有,只能靠着一根根的木头,迎着宋人的矢雨去攀爬……”

    “你真的觉得,我们还能够有机会拿得下那道防线?老费听,你觉得可能吗……”房当诺颜自斟自饮,一面说道。

    “他们梁氏,是汉种,不是我们党项人,你觉得娘娘,会为了我们,连她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吗,呵呵……宋人有过一句老话,叫‘非我族内,其心必异。’”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喝多了。快回你的大帐去休息吧……”费听思迭阴沉着脸,死死地瞪着房当诺颜。

    “若是让我在外听到一句动摇军心之言,休怪我费听家,不给你们房当家颜面。”

    房当诺颜呵呵一笑,缓缓地起身,朝着费听思迭一礼。“老叔,你放心吧,我不不至于愚蠢到扰乱军心。”

    看着那房当诺颜摇摇晃晃地离开了自己的军帐,费听思迭阴沉着脸坐在原地久久不言,最终,招来了一名心腹将领,在其耳朵边一阵低嘱之后。

    那名心腹将领带着一脸难以置信的惊疑不定之色领命快步朝着帐外奔去,很快,十数骑就离开了费听家的大营,悄然的没入了黑暗中,朝南而去,沿着那小梁后的大军消失的方向奔驰。

    #####

    种师道站在自己的大帐之外,手中拿着一只火把,目光闪烁不定地打量着这些衣甲残破的死尸。

    甚至还有几个,仍旧发着细微的呻吟,只不过,也已经到了濒临死亡的关头。

    “都是西夏的士卒,他们还特地想要乘夜越过咱们的防线……”截杀了这只西夏骑兵的宋军将领,朝着种师道禀报道。

    “你是说,领军的是嵬名济那条老狐狸?”种师道把手中的火把扔给了身边的亲兵,表情阴沉地道。

    “是的将军,不过他们是四散而逃,当时末将身边兵马不足,只能截下了一部份。”那名宋将有些羞愧地道。

    “也就是说,嵬名济此刻,很有可能已经赶上了梁乙逋了,而梁乙逋,应该已经知晓了小梁后被我宋军阻拦在了这肃远寨一线……”种师道抬起了头来,目光落在了这位宋军将领的身上。

    “是……末将,特来请罪。”那名宋军将领一脸羞愧之色的拜倒在地。

    “起来吧……是本官考虑不周,予你兵马不足,你能够斩杀近半,还及时把消息传过来,已经可以将功抵过了。”种师道上前数步,搀扶起了这名宋军将领。

    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那不远处,耸立着无数火把的山梁……

    野利阿罗这个胆小的家伙这两日的表现,着实有些出乎种师道的意料之外。一开始壮士断腕般的扔下了近四千死士,足足阻拦了种师道的大军足足一日。

    而后,更是依托着这道山梁,摆出了一副誓死不退的架势。迎着宋军的进攻,这个过去一向喜欢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跑的野利阿罗却死战不退。

    有些出乎预料之外,同样,也让种师道心中升起了一股子烦燥,野利家都如此玩命,那么,这六万余西夏精锐,将会用怎样的一种疯狂去攻击那断掉他们生路的折可适和王监军他们。

    “将军,将军……末将奉了苏相之命,送来了一批刚到的元祐甲。”就在种师道的表情阴晴不定的当口,突然有人来禀报。

    “两千一百余件?哈哈……天助我也,来人,速速将这批元祐甲给我边军精锐换装。所有元祐甲,换装给最强悍的步卒,快快……传令,半个时辰之后,所有披挂上了元祐甲的步卒都给我集中到我中军处。”

    “将军您这是要做什么?”身边的几位骑兵领将不由得大急,站了出来。

    “难道你们想要让咱们悻悻苦苦攒下来的骑兵去攻击那道防线吗?”种师道瞪了一眼这几个不开窍的混蛋。

    “放心吧,等拿下了这一战,不但原本属于你们骑兵的元祐甲会归还你们,另外,种某还会多配给你们一千套元祐甲。”

    这几名骑兵将领听得此言不由得面露喜色。“多谢将军,将军放心,我们这就去找弟兄们,告诉他们,省得难为了……”

    “一帮子见利眼开的混帐。”看到这帮子家伙欢天喜地的窜开,种师道不由得笑骂了一声。

    旋及眯起了双眼,看着那道所谓的防线,种师道喃喃地道。“今夜,种某若是不拿下野利家,誓不为人。”

    半个时辰之后,四千多名衣甲鲜明的元祐甲兵站在了种师道的大帐之外,那种雪亮的金属光泽,反射着火把的光辉,甚至让人有一种刺眼的错觉。

    种师道拔出了腰间的利刃,笔直的指向前方那处山梁。“大宋的勇士们,野利家已经被我们杀破了胆,只敢龟缩在那里,现在,还有一万余袍泽,正死死的挡在这些西夏兵马回家的道路上。”

    “我们必须向前,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野利氏的阻拦给摧毁掉,这样,我们才能够将这数万西夏贼兵死死的扎在口袋里边,一雪绥德城破之耻。”

    随着种师道的一声声厉喝声,这些刚刚披挂上了明亮而又坚固到令人发指的元祐甲的大宋精锐们,暴发出了一声声的怒吼。

    “怎么回事?那些宋军这难道是想要准备夜战了吗。”野利阿罗匆匆地披挂上了战甲,站在了山梁上。

    这里,用的只是那些伐来的树木临时搭建的一堵寨墙,其劳固性,可远远无法与那道肃远寨的防线相媲美。

    但至少,让野利阿罗拦阻住了宋军的数次进攻。可是现在,从那远方火光冲天的宋军大营,还有那一声声充沛而又有力的喃喊声,仿佛是正在吹响着战争的号角。

    “该死,这些宋人难道疯了吗?居然真的想要夜战……”野利阿罗有些气极败坏地道。很快,目光落在了那些正在缓缓地从宋军大营移动到了山梁前那片开阔的空地前的火光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