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28章 进退维谷的梁大将军(第一更)
    第538章

    “你为什么还不过来?”野利阿罗快步朝着后方才走了十余步,就下意识地回头望去,看到了野利勃那站在原地不动,不由得大急,厉声喝道。

    “伯父,请你率领我们野利家的骑兵快走,侄儿留下来断后,请伯父回去之后,照料好侄儿的两个孩儿……”

    “这里,不能没有人主持大局,而未来的野利家,一定会更加的风雨飘摇,侄儿太年轻了,撑不住,但是,侄儿年轻,拿刀的力气,却比伯父您更大。”说到了这,野利勃那深深地一拜之后,抽出了腰间的利刃,转身朝着那寨墙的方向而去。

    “勃那,你个混帐,还不快跟我走!”野利阿罗不由得激动的咆哮起来。但是很快,野利阿罗就被身边的将领们拉扯着朝着后方奔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与呐喊声。野利阿罗错愕地抬起了头朝着那个方向望去,就看到无数的火反映被掷入了阵地,而那一处长达数十步的寨墙,已然完全倒塌。

    “完了……”此刻,野利阿罗的脑袋里边不禁浮现起了这两个触目惊心的字。

    西夏人的弓箭,西夏人的刀,西夏人的长矛,西夏人的铁鞭,这些西夏士兵们最惯用也是最常用的武器。

    奋力地敲击在那些大宋元祐甲兵的身上,他们的头盔上,他们手中的盾牌上。只能徒劳的留下印迹,只有少量持有着斧头、金瓜锤一类的重武器的西夏士卒,才能够将那些披挂着元祐甲的宋军砸倒,砸伤。

    但是,对于这种类似于铁罐子一般的宋军而言,这样能够对他们造成伤害与伤亡的武器,实在不多。而他们的对手,是野利家的族兵,他们身上大多数都只披挂着皮甲,只有少数才能够披挂上铁甲。

    野利家的铁甲和瘊子甲,绝大部份,都供应在了野利家的骑兵身上。而现在,财大气粗的宋军,却直接把本该装配给精锐骑兵的优良护甲,全交给了这些攻击防线的精锐步卒身上。

    再加上这条草草建立的防线,既没有高度也没有厚度,完全靠着一些刚刚伐下来的原木和石块所构建,再加上经历了一个白天的攻防战,已经显得有些残破不堪。

    现在,终于完全崩溃了,而一直乘着坐骑,跟随在元祐弩兵身后边的种师道在第一时间,就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缺口。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之余,又不禁泛起了几丝疑惑之色。

    按理来说,打开了这个缺口之后,那就等于是他们的防线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可是,已经过去了小半柱香的功夫,哪怕是西夏人似乎又发动了几次反扑。

    却始终没能够将这个缺口死死堵上。重要的是,之前,曾经活跃于这道山梁上的西夏的铁鹞子精锐,似乎没有出现哪怕是一个。

    种师道不由得心中微泛寒意,难道说,防线已经被西夏人攻破了,他们把野利家留在这里作为诱饵,而其他的西夏兵马则会设法的脱出生天?

    “进攻,全军突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停下,突击,擂鼓!”种师道这位大宋边军有名的宿将第一次有些心慌意乱起来,连连厉声喝令不已。

    五万宋军开始集体移动起来,朝着这道山梁涌过来的时候,正在组织着反击,意图还想把宋军拦阻回去的野利勃那看到了这一幕后。

    第一时间跳下了寨墙,率领自己身边的数十名亲兵,毫不留恋的朝着远处狂奔而去。不是他不愿意努力,而是当对方太过强势的时候,他可不希望被人当成一只妄图用螳螂臂去阻拦车轮的傻子。

    #####

    梁乙逋把玩着手中的马鞭,坐在帐中,帐外北风凛冽,此刻,他的目光却没有什么焦点,拜倒在帐中的侦骑已然禀明了,拦在了自己行路的道路前的,正是折家最老资格,也是最硬的那块老骨头折克行。

    对方麾下两万兵马,依托着城寨,死死地挡在了自己的去路上。这还不算完,身后边,一万五千余宋国边军已经进逼至怀威堡不足百里之地。

    而另外一只宋军则已经堪堪抵达了顺宁寨。再加上死死拦在自己跟前的折克行,自己现如今等于是陷入了三面受困的危机之中。

    嵬名济抚着长须,阴沉着脸默不作声,脸上有一道凄厉的伤疤,那是前夜间,被宋军的弩矢划过脸颊留下的伤痕,就差一点,就被那只该死的弩矢穿入头颅。

    “诸位将军,现在我军该当如何行止?”梁乙逋目光扫过了在场的诸将,声音里边隐隐地透着一股子焦燥。

    “大将军,折克行绝对是一块硬骨头,咱们若是要强攻的话,很有可能大军就会被他死死的拖在这里。”一名武将站起了身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梁乙逋的表情回答道。

    “咱们的身后边,韩忠彥也绝非易与之辈,此人家学渊源,久在军中,我军若是稍有不慎,就很容易受困于宋境之内。那样一来,我大夏的精锐,可都……”

    梁乙逋把手中的马鞭随手扔在了跟前的案几上。“你们的意思就是,不出兵相救喽?日后,陛下若是怪罪下来,这个罪名谁能够担待得起?”

    听得此言,原本还有几个想要站出来表示反对的将领们又缩了回去,的确,哪怕是大家都很不满那个独断专行的小梁后。

    但是不要忘记了,她的亲哥,也就是梁乙逋就是这一只大军的统帅。不过想必此刻梁乙逋自己也十分的为难。

    现如今,绝对是处于一个进退维谷的艰难境况之中。进,简直就是要自投罗网。而退,很有可能未来会面对长大之后的西夏国主的愤怒和怨恨。

    那毕竟是他的亲娘,谁也不愿意未来被西夏国主秋后算帐。

    梁乙逋很是头痛。既痛恨小梁后非要固执的不听自己的进言,要按原路返回,这下好了,西夏的六万精锐之师,直接就陷进了宋人的包围圈之中。

    而现在整个大宋西部边境的边军还在步步进逼,这哪里仅仅只是想吞下小梁后的那六万西夏精锐就完事的模样,分明就像是一头过去一直都在打着瞌睡的猛虎,已然悄然地睁开了双眼,那满嘴的獠牙以及利爪正在缓缓的伸向猎物。

    之前,听闻大宋禁军入驻边庆州之时,梁乙逋的心里边就已经隐隐地嗅到了一股子危险,而现在,仿佛一下子才回过了味来。

    这是大宋,是一个实力与辽国不相上下,人口与国力更加强大的国度,哪怕是他的军事方面要略逊于辽国,可是,当他认真起来之后,别说是一个西夏,就算是五个西夏捆在一起,也绝对不是认真起来的宋国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