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39章 我们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第二更)
    第539章

    但是,那是自己的亲妹妹,更是陛下的新娘,而自己身边西夏的重臣,更不敢,也不能不救。

    梁乙逋紧拢着眉头,缓步走在大帐之中,而大帐之内的数十名武将,此刻全都悄声静气,似乎生怕被梁乙逋点名。

    最终,梁乙逋的目光落在了那不停的轻抚着脸颊之上的伤口的嵬名济这位西夏皇族老将的身上。“嵬名老将军,您老乃是我大夏少有的宿将,久经战阵,历时数朝。”

    “为了麾下这数万大夏精锐的性命,还有那些被困于环州的西夏精锐,梁某现如今实在是有些进退维谷,不知老将军可有良策?”

    嵬名济抬起了头来,看到了梁乙逋与其他将领们的目光之后,不禁有些迟疑地拢了拢眉头。“老朽不过是军中朽木,败军之将,哪里还敢有什么良策……”

    “老将军不必如此过谦,何况老将军你正好奉了娘娘之命赶过来求援。你说出来的意见,说不定会对我们很有用处。”梁乙逋却一点也没有想到放过嵬名济的意思,继续追问道。

    嵬名济想了想之后,无奈地苦涩一笑。“也罢,那老夫就献丑了,依老夫之见,现在,宋军已经把咱们看成了即将到口的肥肉。”

    “而我西夏的精锐几乎尽陷于宋境之内,可谓是进退维谷。这个时候,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断尾救生。”

    听到了这话,所有人都立起了眼角看向这位老司机,不得不佩服这位老司机实在是够胆大妄为的,至少他说出来的话,其他人可没那份胆。

    梁乙逋的脸色不禁一变,脸上方才浮现起的淡淡笑容渐渐敛去。“那老将军您的意思是……”

    嵬名济抚着长须,浑浊的老眼里边闪烁着精明的光芒。“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做,党项八族,一族都不能少。所以要救,但是我们为何非要迎难而上呢?”

    “难道老将军您还能够找到其他的办法去援救娘娘不成?”一名将领忍不住问道。

    “有,但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来得及……”嵬名济苦涩地一笑,走到了那幅悬挂在大帐之中的地图前,抬起了手臂,划出了一道弧线。

    所有人都不禁眼前一亮。但是很快,又沉默了下去。的确,是有一条道路,但是这条道路,大军就相当于要绕行多出三分之二的路途。

    真要大军齐致,怕是小梁后那边早就彻底的凉了。

    梁乙逋的表情也同样好不到哪儿,目光在那张地图上以及嵬名济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来回的游移。“老将军,你真的觉得大军绕北而行之后,娘娘他们还能够坚持得住?”

    嵬名济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卖关子的好时机,径直言道。“不是大军全部,我们这只大军大部缓慢后撤,遥制这里的诸多宋军,而我大夏骑兵精锐直接绕行向北,直插洪德寨处……”

    梁乙逋两眼顿时一亮,快步走到了地图跟前。

    “这样一来,只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就能够赶到那条宋军营造起来的防线处,我西夏精锐前后夹击,破其防线只会在旦夕之间。到了那个时候,那条防线,说不定还能够成为我大夏将整个环州一分为二的关键。”

    “明白了,若是我大军能够及时赶至此地,大宋的环州,至少有一半,将会成为我大夏的疆域。”梁乙逋砸了砸嘴,目光发亮。

    “我说老将军,你既然有这样的良策,何不早些拿出来?”旁边的一位将军忍不住朝着嵬名济问道。

    嵬名济迎着这满帐的西夏将军们,不由得淡然一笑。“老朽来到大将军营中,今日,算是第一次得到入帐议事的机会,你们觉得,在那之前,老朽这样的败军之将说出来的东西,你们会听吗?”

    帐中的诸将都不禁哑口无言,而梁乙逋也是无可奈何地苦笑着摇了摇头。嵬名济刚刚赶来之后,梁乙逋也就只是听闻了其带来的小梁后的口信之后便挥退了。

    只让他去好好休息,就没有再见嵬名济,直到大军遇上了折克行这位老司机,进退维谷,这才让嵬名济也参加了这一次的军议。

    这还能说啥?梁乙逋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可问题在于,现在后悔有个毛用。

    “往利拓野……”梁乙逋目光一扫,落在了一名年约四旬,十分精瘦的武将身上。

    “末将在,大将军有何吩咐?”往利拓野大步越众而出昂首答道。

    “你负责率领一万五千铁骑,绕行北面,直扑洪德寨处,本帅亲统大军,后撤至归德堡一带接应。”

    “记住了,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洪德寨,设法攻破那道防线,接应娘娘。”

    往利拓野大声地应诺之后,快步朝着大帐之外而去。很快,诸将给给接梁乙逋之命赶往各自的军帐,催促着将士们准备拔营离开。

    而嵬名济,则被梁乙逋给留了下来。嵬名济这位老司机倒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端着酒杯自斟自饮。

    看着这位从容自若的老司机,半天,梁乙逋这才缓缓询问道。“老将军,你觉得,还能来得及吗?”

    “尽人事,听天命罢了。”嵬名济脸上露出了一丝牵强的笑意,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之前,老朽就曾经向娘娘进言过,最好还是与大将军您合兵一处,直接退回夏境。”

    “可是娘娘不愿意,总觉得吃了亏,就一定得找回来,谁又能够料想得到,那一只宋国的奇兵,今日竟然会成为我西夏六万精锐之师的催命符……”

    “尽人事,听天命……说得好。可惜,就连本帅,也觉得有些晚了。”梁乙逋喃喃地念叨着这句老话,摇了摇头,带着一脸的苦笑,步入了中军大帐。

    “嵬名当来了没有?”小梁后有些焦燥地来回走动着,时不时地朝着南方张望。而这个时候,身边的诸将正在纷纷催促着小梁后赶紧进去。

    “还请娘娘尽快进去,这里就交给微臣等待嵬名当将军便是。”梁佐急得直搓手。

    “咱们的兵马已经进去多少了?”小梁兵侧过了头,看向那个狭窄的入口处,入口外,数千精锐的铁骑正在沉默地等待着,慢慢的鱼贯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