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40章 嵬名当和铁鹞子他们在哪?(第一更)
    第540章

    “进去了大约千余骑了……娘娘,你还是赶紧吧,这只大军,您才是主心骨。”另外一名将领也不忍不住开口劝道。

    “好吧,记住了,接到了嵬名当将军之后,立刻让他入谷。”最终,小梁后一顿足,朝着梁佐吩咐了一声之后,翻身上马,催促着座骑,朝着那谷口行去……

    就在小梁后刚刚入谷不足盏茶的功夫,梁佐便听到了滚滚如雷的蹄声从南面传来,嵬名当终于率领着剩余的铁鹞子赶到了这里。

    而嵬名当听到了梁佐所带来的小梁后的口谕,当下吩咐诸将各领队伍,自己则率领亲兵先行入谷。

    而梁佐则继续守候在外,最先进入的是两千质子军,当两千质子军全部进入了谷口之后,这才轮到了铁鹞子。

    只不过,看着这缓悠悠的速度,梁佐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峡谷入口着实太窄了,想快也根本快不起来。时间在这一刻显得极其漫长,再加上由于是漆黑的深夜,而此番离开,又为了掩人耳目,自然不能大点火把。

    就在等得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梁佐陡然打了个激灵站起了身来。“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身边的一名将领有些莫明其妙的望着梁佐问道。

    “……不对劲。”梁佐跳上了身边的一块石头之上,朝着南方远眺,清冷的月光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异样。

    “不对,好像……至少有数千骑,对,至少有数千骑正朝着咱们这里飞奔而来。”另外一名将领伏地细听半天之后,脸色终于变了,大声的厉喝道。

    梁佐倒吸了一口凉气,立刻喝令诸将,而训练有素的铁鹞子自然不是盖的,最短的时间之内,靠近最外围由嵬名当带来的那近千铁鹞子在那些突然出现的铁骑刚刚在视线中显露身形时,便开始集体转过了身来,摆出了一副列阵准备突击的架势。

    而这个时候,对面传来的熟悉的呼喊和叫唤声让那些铁鹞子们都不由得错愕地勒紧了马缰。

    “是野利家的?”梁佐也同样听到了对面传来的呼喊声。“点火把,吹号,让他们止步,不得冲击阵营!”

    很快,越来越多的火把被点燃起来,伴随着那一声声急促的号角,冲在最前方的野利阿罗勒停了自己身上的座骑,打量着那些森然结阵的铁鹞子,野利可罗那张阴沉的脸庞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好,好一个太后娘娘,好一个嵬名当,都把我野利家当成了傻子是吧?!”

    而对面,很快驰出来十数骑,为首的正是梁佐。梁佐看着这缓缓地停了下来,双方相距不足五十步,原本皆是一国兵马,此刻怎么都觉得很是箭拔弩张的场面,实在是让他头皮发麻。

    “末将见过枢密使大人……”梁佐策马来到了近前之后,恭敬地朝着野利阿罗一礼道。

    “不敢当,你可是娘娘身边的大红人,老夫跟你比起来,简直就如同一个郊野村夫一般,岂能受你大礼……”野利阿罗的眼角一阵抽搐,不阴不阳地冷笑道。

    “大人千万不要这么说,实在是太折煞末将了。”梁佐笑了笑之后,这才缓缓立身而起,打量着野利阿罗身边那越聚越多的野利家骑兵,表情渐渐地阴沉了下去。

    “大人,娘娘的懿旨是让你不惜一切代价守满三日,不知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野利阿罗哈哈一笑。“不错,娘娘的懿旨的确是这么说的,而且还派了嵬名当率领一千铁鹞子助我。”

    “不过现如今,我野利家已经有数千勇士死在了宋人的刀下,而现如今,我们的防线正在被数万宋狗疯狂的攻击,而我们那位英勇而又无畏的嵬名当将军,和他麾下的铁鹞子呢?”

    “他们在哪儿?你们在哪儿?!!!”野利阿罗犹如疯子一般的疯狂咆哮起来,甚至拔出了腰间的利刃虚空劈砍不已。“是不是就在这里!”最后,野利阿罗手中的利刃笔直的指向了跟前那列阵之后,显得十分沉默的铁鹞子军阵。

    野利阿罗疯狂的行径,吓得梁佐不由得连退数步。“大人还请息怒,嵬名当将军乃是夫了娘娘懿旨,先行入谷去了,莫非嵬名当将军离开之时,没有知会大人吗?”

    “入谷?入的哪个谷?”野利阿罗的目光犹如那凶残而又饥饿的独狼,死死地盯着那梁佐。

    “这里有一条通道,可以通往洪德寨的后方,之前那只绕过我们大军而从洪德寨北袭击嵬名济老将军的宋军,正是经由这条通道而去。”

    “但是现如今,这条通道内,却有数千宋军在把守,所以,娘娘决定亲自出阵,亲率精锐,意图能够一举而破谷内防线,如此,就能够绕过那条防线,从宋军防线的后背袭击他们。”

    “如此一来,方可解我西夏大军尽陷肃远寨的危局。”

    听着跟前的梁佐侃侃而言,说得十分堂而皇之,野利阿罗的神情阴晴不定。“原来如此,既然有了这样的喜讯,为何娘娘不遣人相告于本官,而是直接让嵬名当悄悄的拉走了铁鹞子,这是想将我野利家一万五千健儿置之于死地吗?”

    “伯父,伯父……”远处,传来了急惶惶的高呼声,听到了这个声音,野利阿罗先是一喜,旋及脸色一白。猛地扭过了头望去,很快,就看到了衣甲凌乱,背甲上还插着一只弩矢的野利勃那打马冲了过来。

    “伯父,防线守不住了,守不住了,宋军跟发了疯一样的拚命,他们的那些重甲兵太多,我们野利族的勇士对他们根本就没有太好的办法,现在,防线已经全线崩溃了……”

    “而且,宋军是全军出击了,我站在山梁上,看到数万个火把,都向着山梁涌了过来。”

    “别担心,我的侄子,这里有伯父在。我们野利家还没有完,这里还有六千野利家的儿郎。”野利阿罗一把拽住满脸绝望的野利勃那厉声喝道。

    示意身边的亲兵看护好那明显因为受伤而显得有些失血过多的野利勃那,转过了身来之后,野利阿罗大手一挥,示意骑兵们继续缓步向前。

    “大人,大人您这是要做什么?”梁佐抬起了手来,一把想要扯住野利阿罗的马缰,但是看到了野利阿罗那怨毒的目光之后,不得不松开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