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41章 正在自相残杀的西夏精锐们(第二更)
    第541章

    “让这些铁鹞子让开,我野利家,不能把最后一滴血都流干在这片宋国的土地上。”野利阿罗把利刃插回了鞘中,开始直接打马朝着那些铁鹞子进逼而去。

    全身都被那沉重的铁甲所覆盖的铁鹞子们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位位高权重的野利阿罗进逼而来,最终,不得不让开了一条通道。

    “大人,您不能就这么走了,你们走了,谁来抵挡那些宋人的追兵。铁鹞子才是我大夏的立国之本。”

    “我不仅仅是大夏国的臣子,我更是党项人,更是野利家的族长。我不能让野利家只剩下孩子和老人,让我们野利家的女人成为被人嘲笑和羞辱的对象。”野利阿罗恶狠狠地道。

    “你们给我让开!听到了吗?让开!”

    “不能让,没有太后娘娘的懿旨,谁敢让开,那就是抗命!”这个时候,梁佐知道自己说得太多,也只能是废话了,干脆不再理会,直接厉声下令道。

    “梁佐,你给我滚出来,滚出来,给我上,给我挤开道路,让我野利家先过去,凭什么你们可以先过去,我野利家为了大夏,死了那么多儿郎,凭什么让你们这些披着重甲的王八蛋先走。”

    渐渐的,原本肃立在山谷谷口的铁鹞子,被那陆陆续续赶来的数千野利家的残兵败将挤作得乱作一团。

    都是袍泽,真要动用武器又不好,可是,这么挤下去,却是越来越乱,甚至到最后变成了铁鹞子与野利家的兵马完全杂混在一起推来挤去。

    就连那原本顺畅通行的谷口,也渐渐地被挡在了。而此刻,步入了山谷通道的,也才不过两千余。

    最后还是那梁佐喝领五百名卫戍军下马,将五百匹战马砍倒,然后将马尸搭在了一条防线,在血腥味与那些战马的悲鸣声中,总算是让谷口再一次通畅。

    只是,进入谷口的,既有野利家的,也有铁鹞子,双方推挤着努力地想要获得更好的位置。

    “看到了吧?看看,现在不但是铁鹞子、质子军,就连野利家也来了,而我们房当家和你们费听家,却还像是两个傻子,在那里疯狂的攻打着防线……”房当诺颜勒着身下的座骑,看了一眼身边表情极为阴沉的费听思迭道。

    “如果你想回去主持大局,那你就回去吧,请恕我不奉陪了,房当家的弟兄们,跟我来……”拍了拍费听思迭的肩膀,房当诺颜厉声高喝之后,身后边闪出来三千余骑,随着房当诺颜,点燃了一只只的火把,然后朝着那闪烁着火光的谷口直扑而去。

    费听思迭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口气,亦松开了缰绳,很快,数千费听家的将士们也都点燃了火把。

    “这是疯了,这真是疯了……”梁佐站在谷口,愣愣地看着那费听家与房当家的兵马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而他们的到来,亦是让铁鹞子与野利家之间的冲突越显越烈。一万人,几乎要花上一整天的功夫才能通过。而现在,这里就聚集了近两万人。

    重要的是,这些人,都只剩下了一颗逃离战场的心,哪里还有半点的战斗意志。梁佐脸色苍白地厉声喝令着麾下拦阻着,维持着谷口的通畅,而他,终于咬了咬牙根,跳到高高堆起的马尸下,然后悄然的没入了谷口内的黑暗之中。

    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自己只不过是娘娘身边的心腹,跟那些官职不是枢密使,就是尚书令的各族族长相比起来,实在是太缺乏话语权,留下来也于是无补。

    还不如早点赶到娘娘的身边,保护好娘娘,争取设法的经过这条通道,逃回夏境。

    一开始还只有两方的时候,最多也就是相互挤推,而当变成了四方角力之后,那些铁鹞子也再难以维持最后秩序。

    山谷完全是乱作一团,甚至已经开始有人拔出了利刃开始相互咆哮,比划……

    “你们敢杀我野利家的人,狗娘养的,干他们!”当第一名野利家的骑卒,倒在了铁鹞子的利刃之下后,场面终于越来越混乱,哪怕是有军官再弹压。

    可是,越来越多的西夏武士们纷纷抽出了自己的武器,开始对殴起来。厮杀声渐渐地在谷口处响起,而且是愈演愈烈。

    这个时候,距离谷口尚有数里的某处,已经聚集了过百骑士,他们却没有冲下去的意思,而且他们身上那鲜艳的红色衣甲,证明了他们并非西夏士卒,而是宋军骑卒。

    “怎么回事?”一名营正将满脸懵逼地看着远处那厮杀声震天的谷口,实在搞不明白,他们才是第一批撵着那些野利家的逃兵冲杀到这里的宋军,可是为何那边会传来如此激烈的厮杀声?

    而防线那里,不过万余大宋士卒,他们再牛逼,也不可能把数万西夏兵马给打得如此凄惨才对。

    “我怎么觉得好像全都是西夏的兵马自己在那里自相残杀,根本就没有咱们宋军的踪迹……”一名耳朵灵敏的士卒忍不住小声地嘀喊道。

    那名营正将眼珠子鬼鬼崇崇地一转。“你们几个,找一找西夏人的皮袍子把你们的衣甲盖住,设法凑近一些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

    “我们在这里拦住咱们的兄弟,让他们先等一等,先别去凑这个热闹。”

    随着他的吩咐,过百宋军骑卒四散开来,大声的吆喝,拦阻着那些正在追杀野利家逃兵起劲的宋军骑卒们。

    而那几名伪装成野利家的宋军,则悄悄地进逼到了谷口战团一则,这才错愕的发现,野利家、房当家、费听家,似乎联合成了一体,正在疯狂的对最靠近谷口的铁鹞子进行着攻打。

    双方完全就没有了那种袍泽之情似的,仿佛是生死之间的仇敌,厮杀成了一片。

    这个时候,率领着两千精骑堪堪赶到了这里的种师道听到了这名营正将的禀报之后,也是一脸懵逼地勒停了身下座骑,喝令骑兵不再进击,而是先将那些野利家的逃兵围堵住。

    而那几名跑去探听消息的宋军士卒也已经赶了回来,禀报了西夏士卒正在自相残杀的消息。

    “将军,咱们怎么吧,要不要现在下去?”身边的一名将领牵拉着那正在喘着粗气的座骑,朝着种师道询问道。

    “下去干嘛?传我将令,骑兵赶来此地集中,让元祐甲兵整整赶来,嘿嘿,老夫倒觉得,咱们可以好好的捡上一回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