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42章 些快撑不住的折可适(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42章

    “真是疯了,这绝对是疯了……怎么能这样?”费听思迭愣愣地看着相互提刀厮杀成一片的西夏勇士们,满脸皆是绝望。

    “都是西夏的精锐勇士,这么杀下去,谁都逃不掉,费听家的儿郎们,退后,退后……”

    费听思迭拚命的怒吼,咆哮着,可是,起到的效果却寥寥无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身边也才收拢了不到千人。

    而房当诺颜此刻已然是浑身浴血,咆哮着,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一下下的朝着前方的那些铁鹞子、与卫戍军砸过去。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最心疼的幼子,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如果不是他们,房当家的勇十也就不会被困死在这绝地。

    而野利阿罗,这位西夏野利家的族长,此刻,却因为腹部挨了铁鹞子一枪,失血过多,幸好被身边的亲卫给抢了出来,不然早被践踏成泥。

    “伯父!伯父!!”野利勃那泪流满面的怒吼道。

    “勃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野利家的族长,这条路,怕是挤不过去了,去找其他的路,逃回夏境,逃回野利家,保住越多的儿郎,我们野利家就不会倒,懂吗……”断断续续地说到了这,野利阿罗终于支持不住,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而此刻,已经距离开始厮杀,过去了近一个时辰,野利阿罗的死,就如同是一瓢热油,浇在了野利家的士卒们的心中,理智迅速被埋没,手中的武器,越发地变得凶狠。

    “这些西夏人真是蛮子,自相残杀都如此血腥,倒是替咱们省了不少的力气。”一名魁梧的将领站在种师道的身侧,看着那边仍旧厮杀着一团的场面,不禁摇了摇头感慨道。

    种师道微微颔首,转过了头来,朝着身后边望过去,身后边,至少有千余西夏残兵被赶到了马岭河畔的滩地上双手抱头跪倒在河滩地上。

    而元祐甲兵,已然出现在了视线之内,这个时候,距离天亮,仍旧还有不短的时间。“继续监视着,一旦情况有变,记得着人过来报我。”种师道朝着身边的将领吩咐了一声之后,开始命令骑兵们集中。

    准备等那些元祐甲兵抵达之后,进行换装。毕竟,一会需要突击的不再是步卒,而是骑兵精锐。

    “这些西夏人是怎么了?”疲惫地靠在寨墙之上,左手手掌包裹着沙布的折可适眯起了双眼,打量着那距离防线约里许的西夏大军,不知为何,自黄昏之后,西夏大军,就再没发动过哪怕一次进攻。

    相比起之前那种不要命的疯狂而言,前后的反差,实在是大到令人错愕。

    “不管他们,让弟兄们好好的休息,不能让那些西夏贼子有偷袭的机会。”折可适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伸直了双腿,能够坐倒在城墙之上,这对于现在的折可适而言,也是奢侈的幸福。

    几乎是才坐倒下去,折可适就睡了过去,不过,足足过去了一柱香的功夫之后,折可适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到同围的袍泽有在酣睡的,出发有醒着在那时发呆的,更有哼小曲的。

    被梦中的场面给吓了一大跳的折可适艰难地站起了身来,继续观察着城下。短短几天的功夫,万余宋军几乎没有人不带伤的,而战死的将士,已经接近过千之数,运行不便的也已经超过了两千。

    折可适自己都已经开始心里边没底,自己这些人,到底还能够支撑多久。也许两日,也许……两日都支撑不住了吧。

    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的折可适不由得想到了在马岭西侧的王洋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那边如何了,有没有遇上发现了通道而凶狠的扑杀过去的西夏士卒。

    还有那位率领着三千骑朝着北方而去的黄将军,也不知道他们如何了……

    “他奶奶的,也不知道老子当时是不是脑子出毛病,怎么就相信了那小子的话……”看了一眼那巍峨的马岭,折可适不禁苦笑连连地摇了摇头。

    “将军,对方还是没什么反应,要不要咱们派几个人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一名将领匆匆地跑了过来,朝着折可适建议道。

    “也好,多派几个人,让他们沿着山岭过去,若是有警,立刻撤退,千万不要有失才好。”

    “诺!”那名将领点了点头,朝着靠近马岭的那一头跑了过去。看着那依旧被袭在火光之中的西夏大营,折可适眯起了双眼。

    #####

    此刻,马岭内的那道简陋寨墙上,王洋打着大大的哈欠,开始了例行的夜巡,这还没登上寨墙,就已经能够听到上面传来的此起彼伏的鼾声。

    而陪同在侧的那名营正将气不打一出来的窜了上去,把那几个家伙都踹醒了过来。

    “你们这些混蛋,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打瞌睡,是不是嫌你们自己命长,还不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也不看看下面,那些地方的火把都已经熄灭了,你们也不过去重新点几根。”

    “将军您别放火,小的们这就去,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拿几根火把下去点起来。”被踢醒过来的小头目一看到是顶头上司,赶紧陪起了笑脸,然后吩咐着士卒们赶紧跳下寨墙,去把那些距离寨墙约里许一直延伸到寨墙脚下的那些火把重新给点燃。

    “咱们都已经来到了这里快五六天了吧,别说西夏人,就连只耗子都少见。大人,咱们还需要继续呆着吗?”那位营正将看着弟兄们背负着一捆捆的火把跳下了寨墙朝着远处奔去,转过了头来询问王洋道。

    “这很正常,折将军那边压力越大,就越证明,苏相他们的大军距离这边越近。咱们现在需要的就是继续固守在这里。”

    王洋看着那些渐跑渐远的士卒,已然将点燃的火把插下,然后继续接着往远处而去。

    没办法,夜晚太黑暗,王洋又担心万一有西夏兵马来袭,想比起时不时的朝着寨墙下射火箭而言,王洋觉得能够利用取之不尽的木材制作大量的火把来作为预警工具更靠谱。

    重要的是,预警的距离越远,将士们越能够提前作好防守的准备。沿着寨墙溜跶了一圈,这个时候,将火把都已经插到了一里地之外的那些士卒已然在归来的途中。

    就在这个时候,王洋的两眼不禁微微眯了起来,更远的地方,似乎正有火光明灭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