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43章 天快亮了,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第543章

    “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王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双眼,打量着远处,这个时候,那帮子士卒已经把背负的所有火把都已经插完,窜回到了城墙下方。

    由着城墙之上的士卒扔下绳索,把他们给拉上寨墙,营正将看到所有的士卒都已经回到了寨墙之上后,转过了身来,这才注意到平日里显得十分平易近人的王监军此刻表情显得那样的严肃。

    营正将顺着王洋专注的视线朝着前方望去,这个时候,他也查觉出了不对,远处,有火光明灭不定。

    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这名营正将很清楚,这绝对是有人在移动,只有人,才懂得利用火光来照明。

    “大人,擂鼓吧!”营正将转过了头来朝着王洋急迫地道。

    “嘘,小点声,你们下去,把所有人都给我叫醒了,让他们都不得发出声音,披挂好衣甲,然后上寨墙列阵,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发出声音。”

    “既然那些西夏贼子已经来了,那咱们肯定要给他们一个惊喜才对。犯不着提前提醒对方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到来的消息……”

    听到了王洋的吩咐,这名营正将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压低了声音吩咐过去,很快,城墙之上的数十名士卒纷纷跳下了寨墙,朝着各个营地狂奔而去。

    不大会的功夫,一个个的营帐之内纷纷亮起了火光,那些熟睡之中的士卒也都匆匆地爬了起来,一面悻悻地骂娘一面还得老老实实的穿戴甲衣,收拾武器。

    而在王洋的示意之下,只留下七八名巡视的士卒继续醒目的站着之外,那些纷纷赶到了寨墙的宋军士卒们,则是缓慢的登上了寨墙之后,在军官们的示意之下纷纷坐了下来。

    “禀报将军,已经探明了,前没只是宋军留下的火把,并没有守军,看样子,是用来作为警戒用的。”一名质子军的士卒快步赶到了将领跟前小声地禀报道。

    “好,看样子,对方还挺有脑子的,告诉弟兄们,不要离开那些火把,不用去管,但是大家进行的之后,一定要绕行,离那些火把远一些。”

    “不要让站在那道寨墙上的宋军发现咱们。”这名质子军统领嵬名宇达朝着身边的一名副将道。“你率领两百人在前,我就跟在你们的身后接应。”

    “能不能突袭拿下这道城墙,就看咱们的了,娘娘他们还在后边等咱们的消息呢。”

    “天就快要亮了,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披挂着元祐甲的王洋就蹲在了那里,打量着那些火把,哪怕是那些火把仍旧在黑暗之中摇曳不定并没有熄灭。

    这不是敌人没有灭掉火把的能力,很有可能是对方也应该已经看到了寨墙之上的火把,所以为了不引起寨墙之上的守军的注意,才会置之不理。

    因为此刻,已然有隐隐约约的金属甲叶的撞击声传来,虽然很轻微,但是,却还是被王洋等人听在了耳中。

    只不过,王洋没有开口,寨墙之上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守军们也都很识趣的没有动弹。只不过,他们手中的弩,已然全部都拉开,一只只的弩矢都已经搭到了弩身的滑槽上。

    不仅仅是甲叶的碰撞声,甚至都已经能够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在这个时候,王洋示意之下,几名营正将纷纷给自己的弟兄们比划了一个手势。

    然后,突然至少有过百只着火的弩矢划过长空,或远,或近。撒落在城墙下十步到百步的距离上。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寨墙之上,仍旧没有任何的异样和响动,这让嵬名宇达不由得开始心跳加速起来,越是接近寨墙,自己等人攻上寨墙的成功率就越高。

    而就在自己的副将距离那寨墙约五六十步,而自己所率领的后援团的距离也不过百余步时,却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机刮声。

    嵬名宇达一脸懵逼地看着过百只火矢突然划过长空,然后落下,刹那之间的明亮让他下意识地眯了下眼睛。

    等他回过了神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这边五百名西夏勇士,完全都暴露在了亮光之中。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那道寨墙之上,犹如变戏法一般,瞬间至少出现了近千宋军,几乎人手一把泛着银光的弩,正向着这边瞄准。

    “杀!”那名率领两百死士距离寨墙不过五十余步的副将一咬牙,厉喝一声,举起了盾牌,大步踏出。

    而他身后边的死士们也同样狂吼着朝着前方狂奔,只不过连五步都没能跑出,就感觉到了脚下一空,整个人就仿佛被扔下了悬崖一般,眼前一片黑暗,然后,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撞上了极其尖锐的物体。

    刺痛让那些死士们不由得开始挣扎着,惨叫着想要从那些深度几乎达到一丈的深坑中爬出,可是,后面堪堪冲到的西夏死士,把那些刚刚刹脚的西夏死士给推掉落下去。

    哪怕是下面尖锐的木桩,只能对最开始的那些倒霉鬼造成伤害,可是后面这些砸落下去之后,继续被身后的战友给砸在身上的家伙,有不少直接就被砸得骨折掉。

    尖啸的弩矢,就如同那黑夜里的黑色流星一般,穿过了他们的甲片,狠狠地扎进他们的皮肢之中。

    哪怕是相当多数的质子军披挂的都是西夏最精良的瘊子甲。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瘊子甲所能够保持的,就是让大宋的元祐弩矢无法彻底穿透,但是,仍旧能够对他们的肢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嵬名宇达此刻正迎面躺倒在那松软干枯的草地上,一只眼睛死死地瞪得溜圆,而另外一只眼睛,被一只锐利无匹的元祐弩矢给穿眼而入,从颅后还冒出来一截,直接把他的头盔后部扎起了一个凸起。

    近三千柄元祐弩那暴风疾雨一般的矢雨中,被刻意放到了如此之近的距离,几乎每一名还活着的西夏质子军,都会遭受到三四柄元祐弩的招呼。

    交锋的瞬间极其短暂,最多十数息之后,大约有近百名满身被扎得犹如刺猬一般的质子兵跌跌撞撞地向着远处逃去。

    而地上,五百名精锐的质子军,已然至少扔下了近三百具尸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