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44章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第5章

    “停止,停止射击!”看到敌人已经跑出了火光的范围,将领们纷纷地大声喝止了那些还想要浪费弩矢的新丁。

    “看来,咱们的这些陷井还是做理相当的不错。”王洋满意地打量着那些极深而且宽度也是极宽的陷井。

    这些都是之前挖泥来垒寨墙的时候,王洋特地交待的。每个陷井宽大约一丈,长度约三到五丈不等,而深度达到一丈,每个陷井之间,只有大约一人宽的道路可以直接走到寨墙前。

    之所以要把陷井安排在距离寨墙五十步处,那是因为,如此一来,寨墙之上的守军能够更从容的射击那些进攻防,而进攻方哪怕是跨越过来之后,还有五十步的距离要经受矢雨的洗礼。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王洋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闲得蛋疼,不过,谁让这货才是这只队伍的指挥官,他爱这么鼓捣,谁还能拧得过他,只能由着他瞎胡闹。

    哪怕是现如今至少掉下去了三五十个倒霉鬼在里边,仍旧会有呼救声和哀嚎声从里边传来,那些将士们仍旧觉得王洋这种不近又不远的陷井设置实在是有些瞎胡闹。

    此刻,月亮已然渐渐西垂,而东边,虽然尽被高高的马岭挡住,可是那些渐渐亮起来的天空,还是在提醒着小梁后,白昼即将到来。

    “这帮子混帐,没用的废物……”铁青着脸,将手中的马鞭直接就扔在了地上,此刻,逃回来的那些质子军,那副凄惨的模样,让小梁后的脸色越发地显得气极败坏。

    “娘娘,不能再拖了,让微臣带着人上吧,现在,已经不再是讲究什么战术的时候了。”嵬名当缓缓地摇了摇头之后,走上前来朝着小梁后小声地进言道。

    “也好,看来只有有劳老将军你了,希望你不要让哀家失望才是。”小梁后铁青着脸,抬起了头看了看天色,最终重重地点了点头,显得有些焦燥地道。

    #####

    “儿郎们,跟着我,冲过去,杀了那些宋狗,活着回家……”嵬名当的口号可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是回家这两个家,却激起了这些西夏蛮子心底的凶情与血气。

    咆哮着,狂奔起来,哪怕是这里的道路很崎岖,不利于战马突击,但是他们奔跑起来,同样也不慢。

    只要能够攻上去,杀掉那些宋人,他们就可以越过那道该死的防线回家,或者,回师马岭河与马岭之间的洪德寨,一个回马枪,将那个该死的折可适给千刀万剐,以消心中之恨。

    “来了,人数似乎并不多嘛……”王洋立身于那简陋的寨墙之上,手中提着一柄元祐弩,听着那咆哮的怒吼声,撇了撇嘴道。然后转过了头来,朝着那位营正将吩咐了句。

    营正将站了出来,厉声高喝道。“按照之前的演习,成排三列,第一排准备,放!退后,第二排上前,放!退后,第三排上前,放!退后,第一排……”

    伴随着营正将的吼声,是那稳定而又充满节奏感的鼓声在敲响着,锐利的弩矢一排排的斜飞出去,然后狠狠地击打在那些正在冲锋的西夏质子军的身上。

    此刻,终于点燃了火把,照亮了道路直接冲锋的那些质子军很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逼地发现,这里的地面实在是太不平整,一道道宽约尺许向着寨墙方向延伸,深度不到半尺的浅沟,让人很难保证自己奔跑的速度,甚至还不有少人因为崴倒了脚直接摔倒在地上。

    而一旦你想顺着那些浅沟跑,你又会发现,浅沟太窄,同样很容易崴到脚,怀着愤怒的心情,愤怒的咆哮着,但是奔跑的速度却慢得就像是一帮子小脚老太婆。

    偏偏,对面的矢雨似乎永远没有停歇的时候,连口喘气的功夫也不给,正所谓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大人,您说什么?”就当王洋这货一面射着弩矢一面哼着这首经典歌曲的当口,旁边伸过来一个脑袋,好奇地询问道。

    “你不觉得这帮子西夏贼子的模样就像是一群发疯的瘸子在赛跑吗?”王洋得瑟地挑了挑眉头,抬起了手臂瞄准又是一箭射过去。

    这话顿时惹来了一阵兴灾乐祸的笑声,还真是,原本那些杀气腾腾的西夏蛮子的模样,实在是让不少的乡勇有些心生忌惮,可是现在看到那些火光的映照之下,原本杀气腾腾的西夏蛮子们就跟一帮子瘸子似的一高一矮的跑步。

    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啼笑皆非,而且当一排排的矢雨过去之后,看到那些凶狠的西夏贼子们纷纷惨叫、哀嚎着倒下,更是提升了他们心底的勇气。

    而唯有五百元祐甲兵,仍旧十分沉默地蹲在最前方,隐藏在那寨墙后面,不声不响,安静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西夏勇士们此刻的心情实在是难以言表,或者说,愤怒到了无以复加,你特么的能不能痛痛快快的让我们搞一架?

    挖坑都挖得这么不专业,就为了让大伙崴脚好吗?好歹宽点,泥玛,不过两百步的距离,就至少有超过百名悍不畏死的倒霉鬼崴到了脚脖子,等他们冲到了深坑前之后,开始把那一根根早已经准备好的原木搭在了上面。

    开始小心翼翼地迎着那猛烈的矢雨,继续向前。但是,那些圆溜溜的原本根本就很难站住人,再加上前面还有那凛冽的矢雨不停的迎面而来。

    原来越多的西夏士卒因为脚滑或者踏空而再一次坠落下去,而也有不少的幸运儿了过来,不过,他们的坏运气并没有结束。

    前面的地面上,是一块块的,大约一尺五寸见方的方块构成,也就是,有每一块平地,周围的四块则是向下凹陷约近一尺。

    很多刚刚冲过来的西夏士卒兴奋的嚎叫直接就变成了惨叫,特么的一脚踏空,然后小腿马面骨狠狠地磕在那前面的凸起上,这样的感觉,一定是很痛的。

    一面射击,一面欣赏着那些西夏兵马跌跌撞撞的接近,甚至还有些正在射击的宋军将士都忍不住发出了兴灾乐祸的笑声。

    这一幕,让人感觉简直就特么的不像是在打仗,更像是一场让人哭笑不得的恶作剧。可问题是,这样的恶作剧,偏偏让那些西夏精锐快被折磨疯了。

    这特么的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走路,跑过了高低不平的地面,艰难地越过了深坑,然后开始像挂屁帘的弱智儿童一般一块方砖一块方砖的踩着过去。

    如果是在平时也就罢了,问题特么的我们是在玩命,能不能别这么搞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