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45章 娘娘这倒也怪你不得(第二更)
    第545章

    而等这些西夏士卒付出了大量的伤亡冲到了城墙下面之后,五百名快要武装到牙齿的元祐甲兵也站起了身来,一根根的滚木,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寨墙下砸落。

    看到了这一幕,刚刚被崴了脚的嵬名当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吡了狗的绝望,呆呆地看着城墙上那些正在砸擂木,用长予往下捅,又或者是拿弩射击的元祐甲兵。

    “就是这种宋人的甲兵……”小梁后愣愣地看着那火光升腾的寨墙之上出现的数百名银光铮亮的元祐甲兵,看着这些人丝毫不理会那一支支朝着他们劈头盖脸射去的箭矢,只顾在那里埋着脑袋不停的往下扔擂木,扎长矛,射出弩矢。

    心情就跟那冬至站在雪乡那一千百八百八十八一晚的冷炕头,喝着一瓶五百八十八的依元矿泉水一般,瓦凉瓦凉的。

    “娘娘在哪儿,快带我过去,快点……”就在这个时候,小梁后听到了身后边传来的急促的高呼声。

    眉头不禁一皱,霍然转过了身来,就看到了那被自己安排在外面安排撤退的心腹梁佐居然已经出现在了跟前。

    “你怎么来了?”小梁后压低了声音朝着梁佐不失威仪地喝问道。

    “娘娘,还请娘娘借过一步,微臣有紧急要事禀报。”梁佐打量着左右,最终还是不敢把他所知道的那些消息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出来。

    看到梁佐那副急得不行的模样,最终,小梁后微微颔首,挥手让其余人等退开数步。

    梁佐起身,恭敬地弯着腰,走到了小梁后的身前之后,便是一番急促的低语声。

    小梁后的身形不由得一僵,原本还显得从容的俏脸瞬间变得异常的铁青。目光扫过那些麾下,良久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们是疯了吗?哀家的话也置若枉闻……”

    “来人,速速去传嵬名将军过来议事。”小梁后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赶紧吩咐道。

    很快,面色难看得要死的嵬名当由着亲兵搀扶着一蹦一蹦地来到了小梁后跟前。而听到了梁佐之言,嵬名当的脸色也同样难看得怕人。

    “野利阿罗,哀家一定不会与你甘休……”小梁后阴沉着俏脸,咬紧了性感的朱唇。

    梁佐进言道。“娘娘,现在已经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了,现在,野利家、费听家、房当家跟铁鹞子都已经在动手了,谷外此刻已经是乱作一团……”

    “野利家的大军出现在了这里,就证明宋军已经摧毁了他们的防线,正在尾随追击,而今,四方在谷外厮杀成一片,若臣是宋军的将领,定然不会让这些自相残杀的敌人再有机会一致对敌的机会……”嵬名当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道。

    “现在,前路被堵,这里的这一只守军,绝对是宋军之中的精锐,我们,怕是很难在短时间之内突破掉……”

    “难道哀家真的要命绝于此吗?”小梁后抬起了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看着那渐渐发白的天幕,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来临的恐惧,亦第一次觉得,能够看到这碧蓝的天穹是那么的庆幸,又那么的令人恋恋不舍。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娘娘,不可能,微臣,微臣还有一个办法,朝着那个方向,还有几条小径,但是不能骑马,而且还需要攀爬,还请娘娘起驾,微臣便是肝脑涂地,也一定会把娘娘您安全的送回夏境……”

    “梁佐你说的是真的?”嵬名当目光落在了梁佐的身上,目光烔然,仿佛是要看透他一般。

    “将军,末将岂敢有相欺之心。”梁佐指了指右侧的方向。“就是往那个方向走约里许,就能够看到一条几乎被枯草淹没的小径,想来应该是过去那些打柴人走出来的道……”

    嵬名当看了一眼自己那被崴了的腿脚,朝着身边的一名副将歪了歪脑袋。“你且随梁将军去那边探一探虚实。”

    梁佐点了点头,与那名副将一起跃上了马背打马朝着那边而去。而嵬名当则留了下来,坐在小梁后的身边。

    “娘娘,请恕老臣无能,不能一举而下这道防线,看来,怕是只有梁佐梁将军的这个办法了……”

    小梁后目光闪烁不定,表情却没有半点的欣喜之后。“哀家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六万我大夏的精锐覆灭在即,而无能为力吗……”

    “娘娘,这倒也怪你不得,毕竟,谁也料想不到,宋国,居然会在潜伏了十数载后突然动手,而且,想必宋庭,为了这个计划,怕是不知道谋划了多久了,看看他们那种新式的坚固铠甲就知道了……”

    “看来宋国为了对付我大夏,还真是不惜一切代价……”小梁后的脸色也稍稍好转了点,相比起临时起意,宋国为了对付西夏,精心筹备了十年的时间,这个说法,更能够让小梁后的良心能够过得去。

    更何况,这种新式的铠甲之精良,丝毫不逊色于西夏花了百年之间才凑出万余幅的瘊子甲。西夏要花百年,大宋的国力于西夏十倍,花个十年的时间,也是对的。

    前方,双方的攻防战业然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陆陆续续赶来的西夏士卒们都纷纷的加入到了攻城战中。

    他们的战马,都由于这通道的崎岖,而被迫留在了后面,只能够徒步冲锋。但是,宋军那顽强的防守,亦让他们吃足了苦头。

    衣甲精良的质子军与铁鹞子,在宋军那犹如疾雨一般的弩矢的打击之下,几乎就没有抬头的机会。

    而最终,当天光大亮之时,嵬名当看着那些动作越来越僵硬与疲软的将士们,也不得不吹响了退兵的号角。

    西夏的精锐们虽然悍勇,但是之前一直在作战,之后又一整夜都没有休息赶路。到了这里之后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机会开始攻打寨墙。

    听到了低沉呜咽的号角声,看着那些渐渐的撤退而去的西夏士卒,王洋也忍不住掀开了面护,吐了一口浊气。

    “大家检查自己的装备,需要补充弩矢的告诉下面的青壮,还有,赶紧把受伤的兄弟们送下去……”基层的军官们此刻正在发挥着他们的作用。

    哪怕是这一仗,没有一名西夏士卒能够爬到寨墙之上,但是,却仍旧利用着他们手中的弓箭,造成了守备在寨墙之上的宋军过百人受了箭伤,还有两个倒霉鬼,一个咽喉处中箭,一个是眼睛中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