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47章 四面楚歌的西夏精锐们
    第547章

    一身银甲带着面护的“小梁后”最终在身边的亲兵的轻搀之下,坐到了那属于她的位置上,继续远眺前方正在整顿,准备要向敌方发起进攻的军阵。

    而其中一名护卫则离开了“小梁后”的身侧,站到了梁佐的身畔,梁佐心领神会地上前去朝着小梁后禀报,他准备率领一些部下搜索一下四周,以防有宋军潜来,造成损失。

    小梁后轻轻地嗯了一声,微微颔着,认可了梁佐之请,很快,梁佐便挑了三十名最悍不畏死的心腹护卫,连同那位装扮成护卫的小梁后一同离去。

    很快,便抵达了那条小径的入口,而小梁后这个时候,才掀开了脸颊上的面护,远眺向那方,进攻已然开始了。

    “娘娘,咱们快走吧,不能再耽搁了,不要让嵬名将军的一片苦心白费了才是……”梁佐赶了过来,朝着小梁后催促道。

    “我梁淑对天发誓,日后一定会亲自洗涮掉这个耻辱。”小梁后低低地自言自语之后,这才抬起了头,迈开了脚步,在这三十名精锐的保护之下,迈上了这条显得崎岖的山路。

    “继续保持节奏,不要乱,就,就这么射过去,一定不要给那些西夏贼子抬头的机会……”寨墙之上的军官们的咆哮声此起彼伏。

    而正好饱餐了一顿的士卒们此刻斗志十分的旺盛,照着之前的节奏,继续泼洒着那锐利无匹的矢雨。一面欣赏着那些倒霉的西夏士卒那步态和身姿都极其古怪的移动。

    #####

    “将军,咱们的骑兵已经换装完毕,要不要动手,天都快要亮了,那些西夏贼子感觉他们似乎已经快没力气了……”一名将领来到了种师道的跟前禀报道。

    种师道揉了揉发红的双眼,看着下面那已经不再如最初般兴奋嘶吼着搏杀的那些西夏兵马,看来,他们的体力和意志,的确已经快要到临界点了。

    转过了头来望过去,此刻,已经有超过两万士卒赶到了这里,只不过为了防备被西夏人查觉,一直都静默地或坐或卧休息。

    “是到了该咱们出手的机会了……”种师道缓缓地从那块大石头上站起了身来,拍打了下发麻的双腿。

    下面的四方混战已经持续了超过一个时辰,到现在,已然渐渐地停了下来,但是,却都仍旧固执而又麻木地朝着那谷口的方向聚集。

    野利勃那,已经带着野利阿罗的尸首,在数十名心腹的保护之后,悄然的离去了。而费听思迭与房当诺颜倒是还活着,只是现在,他们也没有了什么精气神,麻木地看着那些相互仍旧在推攘,都想要进入山谷获得一线生机的西夏勇士……

    “那边……大人您看那边……”房当诺颜身边的亲兵突然显得有些惊惶地叫了起来,房当诺颜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这个蠢货,然后顺着他指明的方向望了过去。

    朝阳的光辉,越过了远处的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山,跨过了奔腾的马岭河,挥撒下来,映照在那些摇曳而又反射着金辉的物体上。

    银亮的金属光泽,与那耀眼的太阳光辉交错在一起,让人几乎无法睁开双眼。房当诺颜眯起了双眼,心脏仿佛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间死死掇住,瞬间停跳。

    鼓声,渐渐地响了起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已经因为自相残杀而几乎没有了半丁点斗志的西夏勇士们,有些错愕地转过了头来。

    他们看到了一幕,看到了成千上万,披挂着满是耀眼光辉的元祐甲的大宋骑兵,高呼着万胜之声,伴随着那震天动地,风云色变的鼓声,挥动着手中的利刃向着这边冲掠而来。

    万马奔腾的蹄声,几乎将呼喊声与战鼓声彻底的掩盖住,看着那些突然出现,犹如神人一般光芒万丈的铁甲骑兵。

    西夏士卒们的第一个念头是自己眼花了,第二个念头,不是拿起武器准备列阵对抗,而是下意识地就往谷口的方向拚命的挤去,朝里挤,只有挤进去,只要能够冲到那谷中,自己就可以获得生存。

    而有一些被挤到了外围的西夏士卒,在看到了冲锋而来,杀气腾腾的宋国元祐甲骑,直接就拔转了马头,打马朝着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哪怕那里,还有一道仿佛到世纪末都无法倒塌的宋军防线,但是,总比被那些突如其来的宋军铁蹄洪流踩踏成肉泥要幸运许多……

    大宋的骑兵们已经冲了下去了,而大宋的步卒们则来到了最高点,看到了那些奔腾下而的大宋元祐甲骑,也看到了犹如一帮子秋风中鹌鹑般缩在谷口前的西夏士卒。

    更是看到了不少的西夏精锐们慌里慌张的打马朝着后方奔逃而去,哪里还有昔日的悍勇与亡命,简直就像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一名步将举起了手中的环首刀,厉声狂吼道。“突击,全军突击,不要停下,弟兄们,那些西夏狗已经被吓破胆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杀上去,拿着武器的就砍了他,没拿武器的就让他们趴在地上……”

    “大宋,万胜!”一名步将高声怒吼起来,然后,无数人,同样高呼着这个口号,举起了他们手中的武器,开始迈开大步,朝着前方冲去……

    “完了,全都完了……”房当诺颜看着那些冲锋而来的宋军骑兵,更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宋军步卒出现在了视线之内,兴奋地咆哮着挥舞着武器朝着这边涌来。

    看了一眼那仍旧堵塞成一片,无数的西夏勇士哭喊着,挣扎着,挤压在那边,哪里还有半点昔日的悍不畏死。

    “走,我们撤!”房当诺颜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大声地咆哮,不停的网罗身边的西夏士卒的费听思迭。“我们沿着马岭河河岸跑,我记得有个地方有一堆木头,咱们扎木筏子,争取想办法过河……”

    费听思迭那个老东西想要当英雄,那是他的事。房当诺颜没有派人去跟费听思迭打招呼,因为他知道,那个家伙的臭脾气,怕是宁可死在这里,也不会像自己这般变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