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53章 岂不是更加的阴险与卑鄙?(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53章

    “折将军这话可太重了,其实这份大功劳,并非是王某,而是我边军数万将士,更有朝庭派来的数万禁军、厢兵,以及陕西路的数万乡勇和青壮的共同之功……”

    “没有大家,就不会有今日这场足以让我大宋虎贲可以昂首挺胸的胜利。”

    王洋的这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与荣有焉,所有人的功劳。

    “这些西夏贼兵,难道还不死心?”折可适眺望着向那边,走到了寨墙边沿,厉声高喝道。

    “里面的西夏人听着,你们的六万兵马,已然尽数覆灭,若是还要留下性命,那就快快纳降!”

    折可适吼过之后,无数人也同样折可适的话语朝着西夏人所在的方向反复地吼叫了起来。

    而西夏人的阵营,只是泛起了一阵骚乱,很快就平寂了下去……

    嵬名当,目光呆滞地看向那堵寨墙的城头,看着那面刚刚才升起来的折字旗,自然明白,必然是大夏国的老对手,折家军中的某位赶到了这里。

    “来人,扶老夫上马,既然折家小儿有胆来此喊话,老夫身为嵬名家的人,焉有躲藏之理。”

    “将军……好,小的扶您上马……”身边的亲兵,看着这位此刻显得份外暮气沉沉的老将军,强忍住内心的悲伤,搀着他跨上了座骑。

    “老将军,咱们一起去吧……”质子军的将领也翻身跃上了马背,此刻,他的头盔已经被扔到了一边,半个脑袋都被纱布包裹着,只露出一只眼睛,而沙布上还在渗血。

    那是之前的进攻中,被一块石头狠狠地砸中,留下的创痕。

    “哈哈,米擒家的小子,既然想去,那就一块去会会折家的将种吧。老夫有很多问题,都没能想明白,今天既然折家人来了,正好问个明白。”

    “他们难道还不死心吗?来人,赶紧准备射击!”好不容易有勇气也站到了这寨墙之上,嗅着那浓重的血腥味,已然两股战战的马尚在看到对面又有人朝着这边而来,不由得大急高声喝道。

    “马公公不必着急,就过来那么点人,很有可能是过来服软跪舔认爹的。”王老司机摸着自己的下颔笑道。

    “跪舔认爹……”马尚一脸黑线地扭过了头来看了眼王洋,好吧,看来自己还是跟不上这家伙的思维模式。

    那边的折可适好笑地摇了摇头。“来的好像是嵬名家与嵬名济齐名的另外一位老将嵬名当,这家伙可是出名的好战派,跟那极力反对跟我大宋为敌的嵬名济恰好相反。”

    “他过来,怕是心存死志了吧……”眯起了眼,打量着越来越近的嵬名当,折可适不禁有些迟疑地道。

    “好战份子?想死那就赶紧死吧,这样的人,死得越多越好。”王洋微微地眯了眯双眼,笑容里边,多了几分的寒意。

    听到了王洋之言,折可适心中一凛,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朝王洋低声询问道。“王大人,咱们先听听他们想说些什么?”

    “城楼之上的,可是折家的折可适?!”此刻,嵬名当已然策马来到了距离寨墙也就十数步的距离上,而且着上千柄元祐弩,夷然不惧地昂起了头来,眯起了眼,打量着那身上披挂着元祐甲的高大身影。

    “某家正是折可适,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得见嵬名双雄之一的嵬名当,难得难得……”折可适站在寨墙之上,踏前一步,打量着只在十数名亲卫的簇拥下,站在城下的嵬名当与他身边的另外一位将领。

    似乎感受到了折可适那锐利得犹如刀子一般的目光扫来,米擒顺德在马上抱拳一礼。“米擒顺德,见过种将军。”

    “原来是米擒家的,不必多礼。”折可适咧了咧嘴,抚着长须笑道。

    “老夫敢问之前在此阻住老夫去路的是哪一位边军骁将?”嵬名当目光打量着城头,有些疑惑地问道。

    折可适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而王洋则是掀开了面具,朝着城下微微颔首道。“骁将可担当不起,王某只不过是我大宋军器监的一个小小监丞罢了。”

    “你是大宋的文官?”嵬名当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王洋几眼,讶然地道。

    “不错,咱们的小王大人不但是文官,还是今岁的今科状元。亦是此番朝庭派来的监军……”旁边一名将领忍不住邀功似的显摆起了王洋的身份来。

    “居然是宋国的今科状元,难得,难得……能够以文官之身,领兵挡住我西夏精锐之矛,老夫佩服。”

    “折将军,今日有此大败,致我西夏数万精锐尽没于此,老夫实在是心灰意冷,只是有一疑惑,还请折将军告之,不知此番围剿我西夏六万精锐之毒辣算计,是出自于何人之手?”

    王洋洒然一笑,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嵬名当,不紧不慢地道。“相比起你们这些受我太祖皇帝之恩泽的党项人在乘我宋辽之争,取我宋土,建立伪夏之谋,岂不是更加的阴险与卑鄙?”

    “黄口小儿,好一张利嘴,嵬名老将军问是的折将军,又不是你,哪里需要你在此信口开河?”米擒顺德勃然大指,指着城头之上的王洋厉声喝道。

    “呵呵……不好意思,此番将你们西夏六万精锐尽数困死于马岭与马岭河之间的计策,正是出自于这位小王大人之手,他若是黄口小儿,那敢问米擒家的小子,你又算是什么东西?”折可适冷笑连连,开口喝道。

    此言一出,嵬名当与那米擒顺德两人彻底懵逼地看着那笑意吟吟的王洋。

    “真的是你?”嵬名当忍不住顿声喝道。

    王洋微微颔首,然后很显摆地朝着寨墙下的那帮子被这个消息震惊得已经有些懵逼的西夏人士抱拳为礼。“客气了,也就是王某与折将军守洪德寨闲得无聊想出来的一个小小计策。你们西夏国实在是太过目中无人、枉自尊大,不然,又焉会有今日之败?”

    嵬名当哑然作声不得,的确,如果不是此番绥德城之战大获全胜,以至于让西夏举国上下信心爆棚,导致那小梁后在那西夏国都已经坐不住,决定想要效法她姑姑,跑来宋国蹭功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