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62章 万万不可与西夏握手言和才是(第二更)
    第52章

    赵煦于当日,先往太庙祭拜,当然,等那些西夏战俘来到之后,自然还要有献俘仪式,到时候自然还要再一次祭拜太庙。

    而获得了这样一场胜绩,让大宋百姓们都不禁欢天喜地,而且,这对于赵煦而言,绝对是他大婚最美好,也是最梦幻的大礼。

    接下来,自然是应该要论功行赏了,苏东坡不用说,议其功,当拜从一品的光禄大夫。韩忠彥也加左紫金光禄大夫,而章楶这位久在陕西的老司机则加右银青光禄大夫。

    而武将那边,同样也是人人皆有封赏,但是,对于王洋的封赏,着实让这帮子议功的大臣们吵着一团。

    旧党重臣们看着王洋的功勋,深感蛋疼,他可不像另外一位监军马尚好打发,马尚是宫中的宦官,自有另外一套的封赏体系。

    但是王洋就不一样了,他可是文官,重要的是,此番大宋得以取得这场大胜,正是由于其出谋划策,更是亲临战阵,与将士们堵住了小梁太后、嵬名当等人的去路。

    之后,又是其仆从与武状元许诏等人将那小梁后给捉拿住。哪怕是其他人可以把王洋这货的功劳分薄掉,但问题是,不论是谁,都没有办法站出来认为此番胜绩功劳最大者不是王洋。

    谁敢这么说,唔太皇太后与陛下那一关就过不去。但是,若是给予那家伙太多的东西,又着实让这帮子旧党重臣们很是心不甘情不愿。

    王洋这家伙都已经封爵位了,最终,只有朝着这一方面考虑,给王洋定了一个侯爵之位,但是在其官职方面,这家伙可是军器监少监,再往上升的话,万一等到他得胜还朝之后,天子再给他一提拔。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就让所有人都深感蛋疼,因为凭着他们的认知,很清楚,这位王巫山不仅仅被陛下视为国之柱石,更重要的是,还很受太皇太后的信赖。

    太皇太后是旧党的大后台,而陛下又是死硬的变法派,偏偏这家伙居然能够在两位大佬之间如鱼得水。再这么下去,日后,甭管是旧党,又或者是那些此刻还在偏远地区数蚂蚁的新党重臣们都肯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正所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一帮子旧党大佬冥思苦想半天,实在是想不明白招数,反倒是那位因为王洋而被迫致仕了的赵挺之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在那里出谋划策。

    过去,赵挺子就在旧党圈子里边,凭着他那聪慧的头脑,油滑的嘴皮子而被诸人所重视。而今天哪怕是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闲散之人,但是,不少人遇到困难时,仍旧会想到这位才智超人的昔日同僚。

    听到了前来拜访的朱光庭、刘安世等人叽叽歪歪半天,一只眯着双眼,目光闪烁不定的赵挺之这才抚着他那打理得十分精细的长须缓缓言道。

    “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想要让鱼上钩,还要让其他人没有话说,那就必须抛出足够的诱饵才是,不然”

    听到了赵挺之所言,刚刚端起了酒的贾易又把杯子搁回了案几之上,探询的目光落在了赵挺之脸上。“莫非挺之兄已经想到办法了?”

    “办法嘛,的确是有,但问题是,此事重要的不是办法,而是你们舍不舍得扔诱饵。”赵挺之笑眯眯地道,一副吃鸡的老狐狸模样。

    “看到你还真是有了办法,你且说说你的办法是什么,至于诱饵嘛,既然是诱饵,那又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朱光庭抚着长须笑道。

    “依照那份战报上所言,此番大战,让那西夏可谓是伤筋动骨了,但是,西夏仍旧在,实力虽然受到了一定的挫折,但是以那些蛮族的脾气,会不报复?”

    “更何况,西夏一向与北辽交好,经此一役,必然会向北辽求援,说不定,咱们的陕西路,非但不能获得长治久安的机会,甚至还有可能会因此而深陷于战火之中”..

    听到了赵挺之的分析,在场的这几位旧党大佬眼珠子纷纷一亮,靠,果然是老司机,不愧是旧党智囊,听他这么一忽悠,哦不,听他这么一仔细分析下来,份外觉得很有道理。

    “不错,赵兄高见,北辽定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西夏被我大宋打得一撅不振,肯定会出手相助于其,说不定此刻北辽援助西夏的援军就已经在路上了。”

    “唉我大宋陕西路的百姓,怕是又要吃苦遭殃喽。”刘安世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道,仿佛天下就只有他才是最忧国忧民的那个。

    看到这家伙那副虚伪到令人恶心的表情,另外几位非但不觉得有半点的不适,反而一脸的理所当然。“是啊是啊,唉,一旦兴兵,百姓就会遭殃。”

    贾易抚着短须,砸砸嘴道。“不若,咱们就乘着这个机会与西夏握手言和?为了我大宋的百余年基业,不使百姓流离失所”

    听到了贾易之言,另外几位旧党大员都不约而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很是深以为然。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边,不打仗多好。

    不打仗,那么大宋就会把更多的财富投入到其他地方,他们这些官员也才能够有伸手的机会。

    而一旦战乱,那么那些武将在朝中的份量就会增加,而国家的税赋支出就会向军方偏转,让他们这些人想要捞钱也变得困难。

    看到这帮子家伙的模样,作为昔日同僚的赵挺之又焉能不明白这帮子家伙的心思。

    但问题在于,自己现如今已经致仕了,想要捞钱也轮不到自己,重要的是,王巫山这个家伙,赵挺之可真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怎么可能看着那家伙再有机会窜回到朝中来继续上窜下跳。

    “贾大人,万万不可如此,虽然赵某知道贾大人乃是心忧我大宋的江山社稷,可是眼下,若真的与那西夏议和,那咱们又如何能够名正言顺的让苏学士不能还朝,又如何能够将王巫山此人置于边陲,使其不能进入中枢之地,扰乱娘娘和陛下的思绪?”

    赵挺之的这一番话,总算是把这票虚伪之徒给惊醒了过来。对啊,如果大宋与西夏放下武器,握手言和

    瞬间,仿佛就看到了苏东坡与王巫山这一老一少嬉皮笑脸的朝着这边凑了过来,心中顿生起一股子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