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63章 只有如此才能够让他们无法回京
    第56章

    苏东坡那根搅屎棍就绝对会窜回来继续开地图炮扰得人心慌意乱,更何况,比苏东坡更年轻,更得那位少年天子信重,又还深得太皇太后看重的王洋回来之后,怕是这根搅屎棍的威力也不比苏学士差到哪里去。

    这是要搅屎棍乘以二的节奏吗?一想到双棍合壁的场面,特么的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玩耍了?一帮子旧党大员不禁一脸黑线。

    “不行,的确不能让他们回来,哪怕是回来一个也不行。不论是苏学士,还是那王巫山,回来哪一个都会让人头疼。”

    “既然赵兄已经有了主意,还请赵兄说一说,我等也好洗耳恭听。”朱光庭忍不住带着一丝幽怨地瞪了贾易这货一眼,特么的差点让这货带歪楼了。

    贾易臊眉搭眼的摸了摸鼻子,也眼巴巴的看向赵挺之,希望这家伙的主意能够让大家都心情愉悦。

    “很简单,西夏受此重挫,必定会求援于北辽,还会向我大宋派使臣议和。”赵挺之很是熟门熟路地道。

    一干旧党大佬纷纷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认同赵挺之的话,毕竟过去就是这么干的。

    “但是我们此番绝对不可同意议和,一旦真的议和成功,其后果,想必诸位都应该很清楚吧?”赵挺之之言,让所有在场官员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不错,此番的确不能议和,可是,若不议和,我大宋就必须在陕西路置重兵,所耗甚巨,怕是陛下同意,娘娘也不会同意啊。”刘安世抚着胡须皱起了眉头。

    “所以,我们就需要齐心协力,一定要促成不议和,而且,还可以向陛下和娘娘进言,我大宋获得前所未有之胜绩,当取消对西夏之岁赐。”

    “而岁赐之财物,当可以充作守边的军资,一来二去,增加的军费,也不会太显眼,而只要咱们能够坚持得住,再有陛下跟咱们站在同一条阵线的话”

    “不错,我大宋对西夏岁赐绢十三万匹、银五万两、茶二万斤还不包括各种节日赐给西夏的两万余两白银,绢两万三千余匹,茶万斤,折合下来,近三十万贯之巨。”

    “若是能够取消岁赐,于我大宋而言,绝对能够提振民心士气。”

    “重要的是,如此一来,遭此重创的西夏会甘心吗?”朱光庭的嘴角不禁愉快地上扬了起来。

    “莫说是西夏不会甘心,便是那北辽也定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很有可能会出兵以助西夏。”

    “如此一来,不论是苏学士,还是那王巫山,还有可能短期之内回到京师汴梁吗?”赵挺之一脸神机妙算地笑道。

    “大宋,需要他们这些有功之臣,继续留在陕西路边陲之地,抵御西夏与北辽有可能的进攻,嗯,韩相一向独立特行,身为陕西路经略安抚副使,也该当继续作那苏学士的左右手才是”

    “可惜那王巫山职小位卑,不然,老夫倒真想让他去接替守边二十载的章楶章大人。”

    随着这些家伙们你一言,我一语,一个巨大的阴谋,就已然形成。

    “现在某明白挺之兄的想法了,那王巫山,咱们可以把他再往上提拔提拔,然后呢,正好有借口,将其留在陕西路,而且娘娘和陛下还无话可说”

    “那该如何提拔?总不能让他去担当知州吧。”冥思苦想半天,朱光庭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职务让这货留驻于当地,忍不住吐槽道。

    赵挺之抚着长须,笑得份外的阴森。“其实,就算是让他当个知州也未尝不可,他原本就是京官出身,按律,京官出仕外任,都会升上一升,何况他又新立大功,所以,从五品的知州,他王巫山倒也是担当得起”

    “这怎么可以,一入五品,那可就属于是一方大员了。”贾易忍不住开口喝道。

    “贾大人莫恼,一旦他身为地方官,那么,就必须要考虑考核转迁的问题了而今朝局尽在我等之掌握中,难道还拿捏不住吗?”旁边的刘安世却放声大笑了起来答道。

    “不错,刘大人言之有理,就算他是进士出身,可一年一考核一转迁,只要咱们压住了,他怎么也需要在那里呆上个三年,等过了三年,陛下业已成年,而到了那个时候”

    “好算计,不错不错,如此一来,我等当可无忧矣,就算是到时候,那西夏再兴兵南侵,若有失寸土,我等难道还会袖手旁观不成?”

    一帮旧党大佬,都不禁纷纷眉飞色舞,喜动颜色。是啊,这样一来,等于就把这小子给困在了陕西路边陲至少三年光景。

    到了那时候,以天家的薄情,又还能够有几分的恩宠呢?而那不开眼的苏东坡,以及独立特行的韩忠彥也同样被扔在那里。

    只要他们没有办法回到中枢,那么,又还能够有什么人能够阻拦得住旧党独揽朝政大权呢?

    “那如此一来,咱们就必须给他好好的议一议功才是,不论是他的爵位,还是寄禄,都得往上抬一抬,至少能够显示我们的公正公平,才能够安抚住陛下与娘娘不是?”

    一群老奸巨滑的旧党大佬们纷纷为了如何给王巫山那个愣小子加官进爵而开始呕心泣血的冥思苦想起来。

    讨论了许久之后,最终得到了一个令大家都比较满意的答案,那就是,开国侯、龙图阁侍制,权知环州州军事,简称就是环州知州。

    第二天的早朝朝会之时,果然不出这帮子老司机的所料,西夏已然派出了使臣表达了想要议和的意图。

    单单是听到了西夏意欲议和这几个字,原本还满脸轻松,很是开心的赵煦的脸色就不由得微微一沉。

    等到了听闻那些西夏人居然希望大宋归其所俘之西夏士卒,甚至还有他们的将领与小梁后时,赵煦不禁气得冷笑连连。“这西夏小国,好生不识理数,未遭败绩之前,连番侵我边塞,犯我边民。而且我大宋每每遣使以理义相责却皆为其所轻。”

    “而今,我大宋大胜于其,居然还敢如此厚颜无耻,着实可恼,可恨。”

    赵煦的声音,亦同样代表了朝堂之内不少武将的心声,不过嘛,对于大宋的绝大多数文臣而言,觉得西夏很厉害,所以能退让一些就退让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