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64章 哀家怎么觉得那么的奇怪(第一更)
    第564章

    可问题是风水轮流转,大宋经此一役,已然在宋夏之争占得了上风,那么,就应该施展霹雳手段之后,来展现一番怀柔之策。

    说不定就会让西夏感激涕淋,跪下忏悔过去的罪行,希望大宋能够原谅他们的过往行径。从而大宋与西夏之间,真的可以换取到永恒的和平。

    于是,果然有大臣站了出来,认为是大宋就应该竖立泱泱大国的风范,展示大宋天子的仁爱之心,用博爱的心胸去让西夏感受到大宋的赤诚。

    想念西夏那帮子愣头青一定可以感受得到大宋那浓浓的炽热,会让那帮子西夏愣头愣幡然悔悟,痛哭流涕,说不定就能够当场跪舔叫爸爸。

    一帮子读书读傻的老学究的叽叽歪歪,非但让那赵煦的脸黑成了锅底,就连太皇太后高滔滔的心情也简直如同吡了狗一般不爽利。

    最后,就是高滔滔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的当口,那边,朱光庭厉喝一声。“诸位大人,尔等到底是我大宋的臣子,还是那西夏之臣?!”

    此言一出,满朝哗然,特别是方才窜出来的那帮子大臣顿时眼珠子都红了。“朱大人,你休要血口喷人,我等当然是大宋的臣子,我等所思所想所忧,皆是为我大宋的江山社稷长远着想。”

    那边,刘安世清了清嗓子,站了出来,亦显得很是慷慨激昂地道。“够了,诸位大人,亏得你们口口声声是为我大宋着想,那你们可曾知晓,自那西夏立国以来,我大宋不知示好多少次,年年岁赐十数万贯之巨,然其却一直贼心不死,连连犯边……”

    “不错,而今我大宋在陕西路重挫了西夏,彰显了我大宋的赫赫声望,使四夷摄服,百姓欢颂,这个时候,你们却一心只想着如何的卑躬屈膝,贾某实在是耻与尔等为伍。”

    赵煦一脸懵逼地看着朝堂之中的巨变,甚至还下意识地掏了掏耳朵眼,生怕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这特么的也太不科学了吧?

    自打皇祖母垂帘听政以来,大宋与西夏之间可谓是年年交战,西夏那帮死蛮子可谓是岁岁犯边。

    可是不论大宋是胜是负,一旦军报呈入朝中,朝中就几乎只会剩下一个声音,那就是,西夏嘛,就是一帮子穷鬼,打他们,咱们大宋也得不到什么便宜。

    还不如花点钱,安抚安抚,让他们能够老实一些,让我大宋边民能够安稳一些就好,能息事宁人,就息事宁人,最好别打来打去的,那多不好。

    不论是那帮子书呆子大臣,还是那些旧党,都会是主和派担当,高举着要和平不要战争的大旗,最终忽悠得太皇太后不得不认可他们的意见。

    可是,岁赐是给了,每年十来万贯花了出去,西夏人该犯边还是继续犯边,整得大宋就跟个二傻子似的,被人捅刀,还得赔着笑脸给钱。

    这让赵煦内心极度的不爽,可是,他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每每遇上这样的事,他最后的结果都只能是负气拂袖而走,最终还是由皇祖母定下和平的基调。

    但是现在,这样突变的画风实在是美好得令赵煦有些难以置信,莫说是赵煦,就算是久历朝争,老谋深算的太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太后高滔滔也真的很想找那徐得功去要根掏耳棒的冲动。

    这帮子人这是犯什么毛病了,过去一直都是高举要和平不要战争大旗的旧党大佬们,今天是集体吃错药了,还是集体犯癔症了?

    画风实在是太不正确了,哪怕是他们附合那些人读书读坏脑子的家伙,又或者是提出更中庸的和平政策,高滔滔都不会觉得有太大的意外。

    毕竟这帮子家伙过去就经常是这么干的,但是今天,过去的主和派实力中坚,居然一下子变成了坚决拒绝西夏的示好,不仅仅认为不应该退还半个战俘。

    甚至更认为,大宋就应该乘着这个机会,趁势取消对于西夏的岁赐,进一步的削弱那帮子成日只知道挥舞刀剑厮杀掳掠,而不事生产的西夏蛮子。

    一名名的旧党大佬鱼跃而出,唾沫星子横飞的表达着他们大同小异的态度,那就是西夏贼子实在太过份了。

    过去,我们给了他们那么多的机会,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放在这帮西夏蛮子的眼前,他们却没有好好珍惜。

    而今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这帮子西夏蛮子遭到了如此沉重的打击,再想要跪在地上叫咱大宋爸爸或者亲妈,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总之,大宋不但不会再对西夏笑脸相迎,用宽厚而又温暖的肩膀包容你们,反而是会很很地把你们这些西夏蛮子扔到井里,然后往里边扔下大石头,再犯犯地盖上石板。

    “这帮子家伙这是什么毛病……哀家,哀家怎么觉得那么的奇怪呢?”听着下面杂乱无章的喧哗声,高滔滔有些无力地靠着椅背,抬起了手轻揉着眉心,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徐得功看到高滔滔那副神情有异的模样,不禁给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问道。“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若是身子不舒服的话,要不就先退朝好好的休息休息,奴才去给您好唤太医来给您好好看看?”

    正在苦思的高滔滔听得此言,不禁两眼一亮,微微颔首道。“哀家的确觉得有些不适,今日朝议就先到这儿吧……”

    徐得功心领神会地绕到了帘前,大声地宣布了太皇太后的决定,原本一帮子正声情并茂演出的戏精与影帝们不禁面面相窥,最终只得潦草地结束了这一场精彩的演出。

    而赵煦倒是有些担心起了这位这大半年来关系已经有冰点向好的方向发展的皇祖母的身体,匆匆来到了帘后,就看到了情绪不高,但是似乎没有什么病容的高滔滔。

    “官家来了,正好,今日早朝,哀家有些气闷,若是官家有闲暇的话,陪着哀家走动走动发散一二如何?”

    “能够陪着皇祖母散心,这可是孙儿的福份,您小心一点,孙儿搀着您吧……”

    经由后殿而出,缓步朝着深宫之中行去,此刻皇宫之中的不少植物已然是尽染金黄,秋意深浓。

    日头肆意地散射着那最后的暖意,仿佛想要多给大地储备一些过冬的温暖。

    “官家,你怎么看今日那些卿家的表现?”看着那些摇摇欲坠的落叶,高滔滔不禁下意识地抚了抚鬓边的灰发,悄声轻叹之后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