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66章 只有让先生在外多做历练了(第一更)
    第566章

    这么做,自然就等于是告诉了那些西夏蛮子,我大宋,不会接受你们这种非份到令人发指的和议条件,想要和谈,那就等你们先学会怎么用战账者的应有态度再说。

    另外,因为你们西夏的反复无常,无故犯我宋境,毁我边寨,伤我军民,所以,从今日起,大宋取消给与西夏的岁赐。

    这一系列,极其硬气的表态,不但让整个大宋王朝的千千万万子民们深感扬眉吐气,亦让大宋百万虎贲皆尽喜笑颜开。

    终于不再像过去一般,将士们在前面卖命,而后边,那些贪生怕死的文官们却一个劲地绥靖与妥协,出卖将士们用性命换来的土地,用鲜血保护住的财富去换取那虚无的和平。

    而同样,亦让那些大宋王朝周边的那些经常反复无常的藩属之国,感到了一种沉垫垫的压力。

    大宋,似乎不再是过去那种软软棉棉的姿势,似乎正在渐渐的开始变得强硬了起来。

    既然大宋已经确定了对西夏的战略,必然,对于陕西路的各种战后与战备工作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开展。

    到了这个时候,大宋所需要做的,就不仅仅像过去那样仅仅只是防备中小规模的冲突,而是很有可能因为大宋的强硬态度,激怒了西夏这匹受伤的狼很有可能做出的不顾一切的亡命举动。

    更何况,西夏的战争实力虽然经由洪德寨之战遭到了重挫,但是请不要忘记了,大宋还有一个更大的敌人:北辽。

    大宋与西夏之间的战争,经常性的就是由于北辽在从中怂恿而导致的。而当西夏受到了重创之后,北辽定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西夏倒下,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维持住西夏。

    甚至还有可能会亲自出兵相助,因为北辽很清楚,西夏与北辽唇齿相依的道理。

    #####

    “……原来如此,看来,朕终究还是小看了他们,没想到,兜兜转转,绕了这么一大圈之后,原来他们的伏笔在这里等着朕。”

    赵煦一脸无奈皆无语的模样,坐在太皇太后高滔滔的宫中,此刻高滔滔的宫中已然烧起了那由王巫山所发明的使用蜂窝煤为燃料的铁炉子。

    深秋的寒意,被那暖烘烘的铁炉子给尽数挡在了宫门厚帘之外,坐在室中,顿时感觉温暖如春。

    高滔滔很满意这种铁炉子带来的温暖,此刻正惬意地靠在榻上,看到过不了几日就要成亲的天子那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官家还在为此事懊恼?”

    “当然了,到现如今,孙儿这才明白他们的意图,就是为了不让巫山先生与苏学士有短时间内回归朝堂的机会。”

    “那官家既然看穿了他们的算计,又觉得应当该如何行止呢?”高滔滔笑眯眯地打量着赵煦,仍旧是一脸的不慌不忙。

    看到温言软语的皇祖母那满是鼓励的表情,赵煦站起了身来,负手缓缓于房中踱步良久,最终露出了一个略微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

    “说实话,孙儿虽然很不希望他们的算计能够得逞,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算计,又恰好是孙儿觉得最为适合当下情势的办法。”

    “若是孙儿强行破坏的话,很有可能,之后所发生的后果,会让孙儿很难预料。”

    “所以,官家你的意思就是,暂且只能照此策实施,哀家没领会错你的意思吧?”高滔滔眼中的笑意越发地显得深浓起来。

    是啊,过去那个三言两语不合,就要翻脸走人模样的青涩模样已然渐渐的消退而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难得的沉稳与担当。

    “不错,但是,朕不会不作反击,既然想要将苏学士与巫山先生留在陕西路,那么他们,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来交换,不然,朕又岂会如他们所愿……”说到了这,赵煦转过了头来朝着高滔滔露出了一个少见的顽皮笑容。

    “还请到时候皇祖母莫要揭穿孙儿……”

    “看来呀,官家是准备要与哀家唱上一出双簧戏是吧?”老奸巨滑的高滔滔顿时秒懂,不然笑着摇了摇头。

    “好,哀家便答应你。”高滔滔点头应允之后,话语一转。“可惜王巫山与苏学士,怕是最少要在那陕西边陲至少得呆上一年半载的方有回京的机会了。”

    “这个,孙儿自然是知道的。”赵煦深深地点了点头。“孙儿相信巫山先生定会明白孙儿的苦心,何况,有了巫山先生在陕西路边陲,该担心的,可不该是我大宋,而应该是西夏才对。”

    “先生若是能够在外多作历练,日后再回京师,到了那时候,我们君臣联手,或有复汉唐荣光之机会。”

    看着跟前能够冷静地分析,而不计较一时一地之得失的孙儿,高滔滔深感欣慰,终于看到了他的成长。

    甚至于,高涛涛觉得赵煦的成长速度之快,实在是让自己有一种挫不及防之感觉。

    “古人有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官家你这数月以来的变化之大,实在是太出乎哀家的预料之外。”高滔滔感慨万千地说道。

    赵煦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道。“说起来,孙儿的改变,不少是受到了巫册先生的影响。”

    “嗯?”高滔滔有些愣神地打量着自家孙儿,半天才道。“那小子?哀家实在是看不出他能够有这等等的心机。”

    赵煦赶紧声明道。“巫山先生乃是赤诚之人,而其秉性的确……嗯,的确就是那样,但是他的很多话,却实在是致理明言,让孙儿深有感触,获宜良多。”

    高滔滔恍然地笑道。“是啊……那王巫山,哀家着实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时候才好,时而狡诈如狐,精明似鬼,时而又做事任性冲动,的确是个率性而为的真君子。”

    “虽然王巫山大孙儿不过数岁之龄,但是其眼光胆略,才学智谋,着实乃不世之选。令孙儿深感钦佩,日后,能得其助,孙儿,如汉之刘邦得张良矣……”

    “哀家只愿你们能够臣君同心,使大宋的江山社稷固若泰山。”高滔滔一脸唏嘘地道。

    “皇祖母请放心,一定会的。”赵煦朝着高滔滔重重地点了点头,无比认真地答道。犹如在向高滔滔,许下了一个天子之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