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67章 您是想让孙儿亲政?(第二更)
    第567章

    “正四品的开国伯,龙图阁侍制,还有这什么,权知环州州军事……”太皇太后轻扬起了唇角,看来,这帮子旧党臣工,为了让自己还有天子同意,继续让王洋呆在外面,下的这本钱,可真心不小。

    爵位这东西,于大宋而言,不至公候不算入流,这倒算不得什么,但是,龙图阁侍制,这绝对是大宋王朝每一位官员都心向往之的。

    北宋元丰改制以前,一般官吏多有三个头衔,即官、职和差遣。“官以寓禄秩、叙位著,职以待文学之选,而别为差遣以治内外之事。”

    例如真宗朝寇准曾为虞部郎中、枢密直学士,判吏部东铨。郎中是官,直学士是职,判吏部东铨是差遣,才是实际职责。

    “职”,宋朝官僚士大夫的特殊职称,唐前期的职事官,到唐后期已变成官吏品阶的标志,宋初沿袭了这种情况。

    官吏的实际职务,要看所分派的差遣宋朝的职名甚多,分若干等级。就以“学士”名号来说,按其性质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学士为翰林学士、知制浩与翰林侍读学士。学士院,即翰林学士院。其职务为“掌制、诰、诏、令撰述之事”。其职官为翰林学士、知制诰。长官为翰林学士承旨。

    第二类学士为馆、殿学士。宋初沿袭唐制,设三馆。三馆长官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史馆长官)与集贤院(殿)大学士为宰相兼职。

    宋朝最高级职名为观文殿大学士、观文殿学士,资政殿大学士、资政殿学士及端明殿学士。观文殿大学士须曾任宰相,观文殿学士亦“非曾任执政者弗除”。资政殿大学士、学士也是宰相、执政的荣誉职名。端明殿(后改延康殿)学士五代已有,元丰以后“以现执政为之”。

    第三类学士为阁学士。宋朝有一种特殊的阁学士职名,简称“阁职”。有学士、直学士、待制和直阁四级。

    宋朝制度,每一位皇帝去世后,必敕建一阁,以奉藏先帝遗留的文物。例如龙图阁,就奉藏着“太宗御书、御制文集及典籍、图画、宝瑞之物,及宗正寺所进书籍、世谱”。其后,又建有天章阁、宝文阁、显谟阁、徽猷阁、敷文阁及南宋的焕章、华文、宝谟、宝章、显文等阁。

    在北宋龙图阁直学士可说是代表最有学问的职位,百姓称呼龙图阁学士为老龙,龙图阁直学士为大龙,龙图阁待制为小龙。

    宋朝官员对职名很重视。入馆阁者,必须是进士出身,“一经此职,遂为名流”。

    而王洋以弱冠之龄,成为了龙图阁待制,绝对是大宋开国以来前所未有之事,亦是前所未有之荣耀。

    至于那环州知州这个官职,的确也算得上是诚意满满,从五品,已然不再是绿袍小官,已然成为了朱紫之流。

    其散官更是变成了从四品上的太中大夫。好吧,绝对算得上是诚意满满,只是,当今天子能够满意吗?

    高滔滔自然不会当场首肯,而是按下不表,等到退朝之后,召来了天子,便将这份奏折递了过去。

    赵煦打量着这份专门给王洋述功的奏折,半天之后,这才砸了砸嘴道。“他们还是太小气了,莫说是郡公,连个侯爵都没有,不行,至少爵位必须是从三品的开国候。”

    “至于其他的,朕也就勉强接受了。不知道皇祖母以为如何?”

    “嗯,哀家也觉得如此最好,从三品的开国侯、正四品的龙图阁待制,从五品的环州知州。至少哀家觉得这样也算是不错了,毕竟王巫山还很年轻。”沉吟半晌之后,高滔滔点头首肯了赵煦的建议。

    “孙儿也是这么多觉得的,日后,巫山先生建功立业的日子还长着呢,朕总不能到时候让先生赏无可赏,封无可封吧……”赵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官家所言极是,看到现如今官家思虑能如此周全。哀家真的可以松了一口气了。嗯……待到了元旦时,哀家会撤帘,到时候,陛下,大宋的江山社稷,哀家就会交还到你手中……”

    听到了此言,赵煦一脸难以置信地陡然站起了身来,有些愣地看着跟前的皇祖母,不禁有些结巴地道。

    “皇祖母您,您,您是想让孙儿亲政?”赵煦有些结巴地道,这消息实在是太得太突然了点。

    过去的赵煦,可谓是无时无刻不想早日亲政,总希望能够早点成为大宋的最高掌权者。可是,当他与太皇太后高滔滔之间的关系变得缓和之后。

    他的想法虽然没有变,但是,却显得谨慎了许多,想法也渐渐的成熟,特别是这小半年以来,赵煦更多的是在虚心的观察与演习。

    这小半年来,对于自己是否应该亲政,赵煦自己都没有再向高滔滔提起半向,因为越是学习,越发地觉得,这个位置实在不好坐。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王洋那位老司机就跟他详细的分析过,那些旧党,反对变法,并非全然是因为变法不好,而是各有各的目的,有些是认为有一些新法在实施过程中有问题,有一些新法本身就存在问题。

    苏东坡就是反对那些有问题的新法,而还有一些人,却是因为某一些新法出现之后,触动到了他们的切身利益,所以他们强烈的反对新法。

    还有一些,则是觉得变法派主掌了大权,让他们失去了成为朝堂中坚力量的机会,因而反对变法,想将那些变法派赶出朝堂。

    当朝中变法派尽去之后,旧党内部,亦开始了新的分裂,向苏学士这样洁身自好之人,就是见不惯那些以权谋私之徒。

    认为自己业已经大权在握的旧党们自然不愿意再把权利让出去,自然相互之间又开始了新的一轮争斗。

    至于昔日的变法派之中,亦是同样存在着许多目的不存之人,例如那位先是为安石先生门生的吕惠卿,之后则是想法设法的争取夺利,视变法为自己谋取权利的工具。

    这其中,亦还有像蔡京这样无所不极其的政治投机者,而经过了王洋的分析,再加上自己的观察与推断,赵煦在感慨王洋对于人性的把握之准确之余。

    亦深深地明白了,不论新党还是旧党之中,真是一心一意为国为民者,可谓是少之又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