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68章 九原郡开国侯……(第一更)
    第568章

    所以,位者,最需要的,是把该用的人,安排在适合的位置之,而非是凭着自己的好恶,不分清红皂白的一概而论。!

    关于这一点,赵煦很是深以为然。现阶段,他正一面向太皇太后学习,一面思索着自己过去想法的不足,结果,突然之间,身体仍旧康健的皇祖母居然要撤摊子不干了。

    实在是有些让赵煦出乎预料。

    “嗯,过去,哀家这个老婆子总担忧你太过年轻,总爱意气用事,位者,最怕的是意气用事,而今,官家你却已经能够意识到了这一点,哀家又焉能拦着,作个若人嫌的老恶婆子。”

    “还不如早一些退回这宫,到时候,守着我那重孙儿,饴养天年……”高滔滔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赵煦的手背,缓缓言道。

    她,是真的有些累了,过去,她总觉得自己的儿子与王安石做的那些事是错的,应该要废除掉,因为天下大多数的臣子都是这么说的。

    而她高滔滔也是这么觉得,于是,开始将自己儿子神宗皇帝皆生的心血尽数废除得一干二净,不论好坏。

    换来的是,自己得到了一个女尧舜的美誉,亦换来了,自己与九岁之龄登基为帝的孙儿之间的相互敌视。

    而自己,这些年以来,一直小心翼翼,生怕一步行差踏错,留下像吕后那样的千古骂名,真心是度日如年。

    很多的人当面之时,说自己是妇尧舜,而背后,则是说自己这个老婆子想要学吕后,天下又能够有多少人,能够理解自己死了儿子之后,只能扶着年幼的孙儿登基。

    然后强撑着站在前台,期望着那些臣工们能够为了大宋的江山社稷尽心尽力。可结果呢?

    越是到后来,高滔滔越发现,这些强烈反对变法的官员之,除了少数如司马光等一心为国的忠耿之臣外,余者莫不是皆心怀私利。

    是因为新法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不论新法于国于民是好是坏,皆尽一扫荡空消尽。而因为王巫山,自己终于与官家消除了之间的误会之时。

    那些朝庭重臣,考虑的不是如何去为国为民,他们所思所想,只是一心的希望自己继续作为他们的后盾,让他们继续可以从朝庭身吸取更多的利益。

    他们渴望的是,将一切反对者赶得远远的,哪怕是像苏学士这样的肱股之臣,又或者是像王巫山这样的无双之才。

    这样的做法,若是在过去,高滔滔或者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朝堂得以安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便好。

    重要的是,那些旧党大臣们那种越发肆无忌惮的做法,实在是让高滔滔心灰意冷。而今,官家的成长,不再如过去一般的黑白分明,而是开始懂得妥协与圆滑,懂得怎么去利用臣工们的贪婪与无耻,而达成自己的目的。

    “你已经长大了,哀家也已经老了,这两年来,精力是越发的不济了,哀家不求其他,只是希望官家您做事之时,也能够如今日一般,思量周全,再下定论……”

    听着高滔滔一番诚恳的表白,赵煦的内心也颇为感慨,过去的自己,一直觉得,太皇太后根本是为了大权在握而无所不及其。

    现今仔细想来,的确,若是过去,将权柄将到自己的手,怕是第二天,自己会恨不得将朝所有一干旧党尽数驱逐出朝堂,然后再将那些新党派系的臣工们尽数找回。

    可是若自己真的那么做,必然会引得朝堂动荡不安,甚至会让整个大宋王朝都惶惶然。

    治大国如烹小鲜,这话,过去曾经读到过,可是,赵煦总觉得那不过是忽悠人之言。可是这段时间以来,还有与王巫山之间的交流来看。

    哪怕是天子,但凡做事,不能是仅仅靠着自己的喜好,而应该先想一想,这么做,真的可以吗?

    “皇祖母……您,孙儿明白了,只是,孙儿初掌朝政,必然会有错漏之处,怕是要多多请教于皇祖母,望皇祖母到时候,莫要推辞才是。”

    “寻常朝政之事,哀家相信陛下,定然能够决断得下来,若是有什么陛下您决断不了的,再来找哀家是,哀家虽然不能帮陛下决断,至少可以给陛下你一些意见。”

    站在一旁不远处的徐得功看着这对祖孙,不禁有些唏嘘,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此重大之决定,娘娘却做得这么的草率,甚至于,都没有跟自己这位心腹宦官透露过一星半点。

    在这个时候,徐得功突然听到了高滔滔低唤自己的声音,赶紧趋步到得跟前,一脸恭敬地垂首听命。

    “哀家,不想今日与陛下之间的对话,有第四个人知晓,若有……那休怪哀家不念你我三十来年的主仆之情。”高滔滔看着徐得功,声音显得十分平静地道。

    但是话语里边所透露出来的意思,让徐得功身心俱寒,赶紧拜倒在地。“娘娘放心,老奴算是死,也定然不敢泄露出去一字半句。”

    “嗯,如此甚好。”高滔滔微微颔首之后,摆手示意让徐得功离开。而徐得功起身退开之后,这才抹了一把额头浸出来的冷汗。

    娘娘那冷静到近乎冷漠的目光,简直像是两柄雪亮的利刃,让他脊背生寒。他很清楚,这绝对不是威胁,而是在告诉自己一个事实。

    之前,徐得功的确在心里边盘算着,该怎么把这个消息给转手送出去,以获得利益来着,可是现在高滔滔开口之后,已然绝了他的任何念头。

    第二天的朝会之,由于天子的固执与坚持,再加太皇太后的犹豫不决,最终让那些手握朝政大权的旧党大佬们不得不同意了天子的要求。

    其爵位变成了从三品的九原郡开国侯,因为按宋制,开国伯、子、男等爵位前须冠以某县之名,开国公、侯等爵位前须冠以某郡之名。

    至于为何封九原郡,那是因为九原郡可是远在黄河的河套地区,也是在夏州之北,可谓是西夏腹地。

    亦证明了少年天子对于西夏疆域的野心,不过,这一次,不论是太皇太后,又或者是满朝方武,都颇有默契的没有对发表什么评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