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69章 他们好卑鄙啊……(第二更)
    第569章

    “陛下,不知您唤臣来有何吩咐?”一名禁军将领步入了天子寝宫,恭敬地一礼之后询问道。

    赵煦站起了身来,走到了书案跟前,拿起了那封信,然后封进了一个扁平的木盒之中,胶泥封口之后,盖上了他的随身私印。

    这才走到了这名禁军将领的跟前,将这个装着信的木盒递到了此人的手中。“从开封到陕西路的环州,大概需要多久时间方至?”

    “若是用驿站军马换乘的话,最为紧急乃是八百里加急,接下来便是六百里加急与四百里加急,之前从环州赶来奏报捷报的驿卒便是八百里加急,就花了两日时间。”这名禁军将领接过之后恭敬地答道。

    赵煦点了点头。“朕有一个重任需要交给你,这封信,务必要派人送到远在陕西路环州之地的巫山先生手中,只需要三日内送达便可。”

    又吩咐了几句之后,这名禁军将领这才领命,匆匆地快步而去。

    而环州这边,却几乎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哪怕是朝庭的圣旨还未抵达,但是将士们这些日子倒是过得十分的滋润。

    就连那位马公公,这几日都是红光满面的,屁颠颠的跟着王洋左右,这位年轻的马公公已然是认定了这位巫山先生果然不愧是陛下最为看好的大材。

    典型的文韬武略,样样皆精,若不是他,自己又岂能够蹭到这样的大功劳。越发地明白了当初陛下把自己派过来的时候曾经说过的那番话。

    自己这位宦官监军,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认真地服从于王巫山先生,但凡是王巫山的想法,自己都要站到他这一边,并且坚决的执行。

    虽然因为胆怯,让他数次犹豫,但是幸运的是,自己最终还是明白了陛下的苦心,也明白了王巫山这家伙那超人一等的眼界与头脑是多么的可怕。

    经历了担心受怕的一段时间,足足下了快十斤的马尚经过了这么些天的跟着王洋胡吃海喝,终于渐渐的恢复了正常的体重。

    只是,今天正要赶去王洋那里蹭吃蹭喝的当口,却看到了一匹浑身汗水的健马堪堪停在了王洋的府邸前,一名同样一身汗水的健卒刚刚步入了王洋的住所。

    马尚加快了脚步,走进了王洋的住所,此刻正好听到了那名健卒的禀报。居然是来自陛下的亲笔书信。

    王洋有些疑惑地接过了这个封泥完好的木盒子。来的居然不是对此番有功将士们的嘉奖圣旨,而是给自己的亲笔书信,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是朝中又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了马尚在门口处探头探脑的。

    “原来是小马公公,赶紧进来吧,不过饭菜还得一会才好。”王洋很是无语地冲这货点了点头招呼道。

    这家伙简直就是蹭吃蹭喝蹭上瘾了,不光是他,还有他屁股后边跟着的那几名御前班直。

    主要还是吴七郎那家伙的厨艺尽得王洋这位老司机的真传,煎炒烹炸虽然不敢说样样皆精,但至少做出来的饭菜,可是不比那酒楼的逊色。

    “好嘞,那咱家就先在院子里边溜溜,先生你先忙你的。”马尚自然不会自找没趣地窜进来,而是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退出了房间。

    王洋来到书案前打开了木盒子,取出了那封信来,只是,刚刚看了一个开头,王洋的表情就特么的跟吡了狗似的难看无比。

    不过总算没有破口大骂出声来,毕竟屋子里边还蹲着那名送信来的健卒。王洋抬起了头来,唤来了凌纵,让他先带这位要等待回信的健卒先去吃点喝点找个地方休息,这才重新静下了心来继续看了下去。

    看罢之后,王洋很是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原本还以为干了一票大仗之后,自己就可以回到开封去跟三女团聚。

    结果嘛,那帮子卑鄙无耻下流的旧党大佬们,居然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仅仅就是为了能够把自己与苏学士给留在这陕西路。

    不过,就还真像陛下所述的那样,朝庭坚决的不与西夏议和,取消岁赐,加强西北地区的防御,这正是王洋这位热血青年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与苏东坡,甚至还有那位韩忠,都被旧党顺势按在了这西北边陲之地,怕是短时间之内,难有回转东京汴梁的希望。

    #####

    “公子,到底怎么了,这一顿饭这都还没吃几口菜,你就叹气好几回了。”吴七郎扔下了手中那根啃得干净的羊腿骨,朝着王洋好奇地问道。

    “先生,该不会是汴梁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吧?”马尚也忍不住问道。这几天这位王老司机可一直都是神采飞扬得紧。

    而现在怎么看都像是被霜打过的瘟鸡似的,很有气无力的样子。

    “是啊,陛下的信里边说了,怕是王某,还得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王洋无可奈何地苦笑道。

    “呆下去干嘛?洪德寨之战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吴七郎不禁满脸懵逼地道。

    “洪德寨之战是结束了,可西夏尚存,而且他们已经向北辽求援了。”王洋砸了砸嘴道。“昨个夜里,刚刚得知,陛下已经告诉了苏学士,拒绝了西夏的和议请求,并且取消了对西夏的岁赐……”

    “当然,至于陕西路会不会再与西夏发生冲突,这很难预料,不过嘛,王某将不再是走马承受公事,而会成为权知环州州军事。”

    “……哇,公子,你是说你升官了?”吴七郎不禁两眼放光地大叫出声来。

    “没错,正是因为王某成为了权知环州州军事,自然也就回不了汴梁了。”王洋一脸郁闷地道。性感妩媚的柳依依,婀娜动人的李师师,呆荫灵秀的李清照。

    三位绝色佳人若是知晓自己回不去的话,真不知道她们会怎样,是整日以泪洗面,还是相思为伊憔悴。唉……王大情种此刻的心情显得那样的很不美丽。

    “先生,回不了就回不了呗,能够以弱冠之龄成为一州之地的主政官员,这怕是我大宋立国以来的首位吧,您应该高兴才对。”马尚这货嬉皮笑脸地恭喜着王洋道。

    “对对对,巫山先生您的确应该开心才对。”许诏等人也是不无羡慕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