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71章 在旧党势力范围内的声望是仇恨……(第一更)
    第571章

    “见过苏学士,见过章大人。”王洋步入了室内之后,将身上那件衣裘解下来交给了一旁的杂役。

    “快快过来坐到这边来暖和暖和,来人,再给王大人拿副碗筷来……”苏东坡朝着下人吩咐了一声之后,示意王洋坐到身边。

    王洋坐下之后,先是敬了这二位老大人一杯美酒之后,这才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其实王某此来,是有一件事关我大宋百万虎贲的大事情,正是因为此事关系甚大,而王某又不知道该找谁商量……”

    章也顿时来了兴致,搁下了手中的酒杯之后好奇地问道。“到底是何事情,你且说来,老夫也算是久于军中,说不定可以与苏学士替你详参一二。”

    “是关于我大宋将士该不该刺字黥面之事。”王洋此言一出,章直接就愣住了,身边的苏东坡双眉一扬,示意王洋继续说下去。

    王洋就说起了方才跟手下一块喝酒吃肉,结果聊到了当兵要被刺字黥面,形同污辱之刑,哪怕是现如今已成常例。但是,却是对于大宋的百万虎贲之师的一种赤果果的羞辱。

    “这,这乃是我朝之旧例,若是要取消,怕是反而容易引起纷乱吧……”章很是老持沉重地道。

    “章大人,想必您也应该清楚,这但凡为士卒者,皆须刺字黥面的来由吧?”王洋看向章道。

    “嗯,老夫倒真是知晓一些,自秦汉以来,一直至中唐,都无有在士卒身上刺字黥面之举。而是在中唐之后,天下大乱,军阀纷争之时……”

    也就是唐末之时,藩镇割据,争战不息。当时,背叛农民起义军,投靠朝廷而成为主宰朝政的大军阀朱温,执行一种特别残酷的军纪,“凡将校有战没者,所部兵悉斩之,谓之拔队斩”。

    其结果是士卒“多亡逸,不敢归”,面对部众瓦解之势,朱温恼羞成怒,下令军中士兵每人皆在脸上刻字,记上所在军队的称号。

    并设立关卡检验盘查,凡潜逃军士,一旦被执,就将以脸上的记号送原单位处死。即令是能逃回老家,因黥面为记,乡里怕连坐也不敢收留。

    另一军阀刘仁恭,在对待士兵方面,却和朱温有相同的手段。刘屡被朱打败,丧师减员严重,于是在唐天佑三年七月,规定在其控制地区卢龙镇(治幽洲,今北京)境内。

    凡男子十五岁以上,七十以下都得当兵,当兵者都得在脸上刻“定霸都”三字(都,在唐末五代期间军队的一种称号)。

    “其主要的用途,主要还是为了阻止那些不甘为其卒的百姓逃走。”

    “可是现如今,我大宋已然是一统天下,百业俱兴,百姓安居乐业,愿为国效力捐躯之青壮踊跃无比,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何必再施以此等辱人之刑?”

    “重要的是,我大宋,一般皆是犯罪之人,方会对其进行刺字黥面,而我大宋虎贲,多是清白身家子弟,愿意入伍于军中,为国效命,这样的人等,为何要受那黥面之辱?”

    “老夫倒觉得巫山你这个提议可行,此番作战,我大宋损失了数千虎贲,他们虽然多为士卒,可是若无他们以命相搏,我大宋焉能斩获此等胜绩?”苏东坡抚着长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

    章仔细考虑了半天之后,眼珠子一转。“不若派人去着令诸位将军们过来一询?”

    “章大人提议得是,东坡先生您觉得呢?”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

    很快,正在用饭结果吃个半饱就被苏东坡派人给传过来的一帮子武将都聚集在了知州府的大堂之中。

    “召诸位来此,是咱们这位小王监军又有了一个新主意,不过并非是攻城拔寨,上阵杀敌的主意,而是事关尔等身边袍泽的大事,还请诸位将军好好思量。”

    “那就还请小王大人直言便是,我等自当洗耳恭听……”折克行这位最年长的老将军朝着王洋笑眯眯地颔首示意道。

    说起来,此番洪德寨之战,大宋能够获得前所未有的胜利,这位小王大人绝对是首功,更何况,自己的从子折可适也因为小王大人,同样斩获了大功劳。

    同样是因为他,大宋边军才能够获此大胜,总算是至那永乐城之败后,狠狠的扬眉吐气了一回。

    自然也让王洋获得了大宋边军极大的好感,可以说,如果王洋在东京汴梁旧党势范围的声望是仇恨的话,他在这陕西边陲之地的声望哪怕是还没有达到崇拜,那至少也是崇敬。

    “那王某就得罪了,此事,的确与我大宋的将士们,甚至是跟诸位将军们身边的袍泽有着很大的关系,那就是关于我大宋将士该不该刺字黥面之事……”王洋清了清嗓子,目光扫过这帮子跟自己关系显得十分亲密的大宋西军以及禁军的将领们。

    而王洋三下五除二的便把已经重复过的话又再一次给复述了一遍。就看到了不少的将军们若有所思,而一些将领们的表情则显得有些诡异,甚至有几位的眼眶都隐隐泛红。

    “说来惭愧,没想到你身为文官,却如此关怀那些军中将士,实在是令老夫惭愧……”折克行朝着王洋感激地拱了拱手道。

    “我等,自然是不愿意被刺字的。”这个时候,一名虎目含泪的武将站了同来,然后朝着王洋深深地一礼,然后沉声喝道。

    “这位是李虎李将军,乃是从一名小小的士卒,一路凭着战功升至步军都指挥使。”旁边的种师道不禁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之后,站了出来给王洋介绍道。

    “我李虎一心愿意报效家国,却因为刺字黥面入伍之后,受过不少羞辱之事,自末将成为统制之后,就特地着人洗去了脸上的墨痕,可是,那些印迹却一直都在。”

    另外几位同样表情很不好看的将领们也站出来,亦表达了差不多的情绪。不过这些人在听闻了苏学士、章大人与小王监军正在商议向朝庭进言,取消入伍必经刺字黥面这一道程序时。

    一干将军们,几乎都纷纷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拜倒在地。搞得苏东坡都不得不赶紧窜下来亲自搀扶起了那位年纪差不多大的折克行。

    好几名杀人不眼的将领们都情不自禁地哽咽不已。看到了这一幕,苏东坡自然是心中已然有了定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