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78章 什么计划?当然是劝降梁乙逋啊(第二更)
    第578章

    “咱们的细作传来的消息。辽国派来了的使节,已经到达了夏州,并且表达了北辽的态度,那就是支持现如今西夏的小国主李乾顺主政。”章大人坐到了火炉前之后,搓着冻得有些发红的双手,说出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

    “就那个年纪轻轻,不过年方十六的小国主李乾顺亲政?西夏的那些贵族大臣们,能同意吗?”苏东坡不禁皱起了眉头道。

    种师道的表情则显得十分的严肃。“因为北辽使节传诏了北辽皇帝的旨意,如今西夏新逢大败,正是需要北辽伸手援助的时候,自然不敢再违背北辽皇帝的意志。”

    “这位西夏小国主亲政第一天所发的第一道旨意,就是命大将嵬名阿吴,将兴庆府所有的梁氏族人,皆软禁了起来。”

    “另外又派出使节向驻军于嘉宁军司南部的洪州的梁乙逋传诏,让他即刻回兴庆府。不过因为那梁乙逋以我大宋很有可能会向损兵折将的西夏进攻为由,拒不回兴庆府,所以,那位小国主才没有对梁氏一族动手。”

    “想不到那位西夏小国主年纪轻轻,这手段倒很果绝,不过话说回来,小梁后与梁乙逋此番兴大军犯我宋境,却落得大败,就连小梁后自己也成我大宋阶下之囚的下场。梁氏,已经无法成为那位小国主的助力。”

    “更何况那位小梁后借着梁氏之力,一向嚣张跋扈,行事酷烈,又经此败,致使西夏国力大损,国中贵族大将伤亡无数。李乾顺这么做,到是给了那些西夏诸部一个交待,也平复了西夏各族对于皇族的不满。”

    王洋摸着自己的下巴,不禁啧啧有声地道。“看样子这小子虽然年轻,但是手段可是够老辣果断的。”

    章楶这位久驻边塞之地的方面大员老脸不禁一沉,颇有些唏嘘地道。“不过如此一来,这等人物亲政的话,对于我大宋而言,绝对属于是个不小的威胁。”

    “这倒无妨,那李乾顺想要真正的成为西夏的统治者,没个两三年,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西夏肯定还会继续向我大宋请和。”苏东坡考虑了一番之后不禁笑道。

    “大人,下官倒觉得,西夏犯不犯边,怕不是由着那位李乾顺说了算,而是北辽说了算。”章楶缓缓摇了摇头道。

    “而今朝庭庭拒绝了西夏要我大宋释其战俘,放归梁太后、费听思迭、嵬名当等一干重要人物的要求,更下明旨,取消了对西夏实施了近六十载的岁赐。”

    “这,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触动到北辽,北辽会担心,说不定哪一天,我大宋也会将对北辽的岁币也一并给取消掉。”

    苏东坡拍了拍自己的前额,颇有些懊恼地道。“看来是老夫托大了,多谢提醒,那么照此看来,这陕西路,怕真是难有清静喽。”

    “不管怎么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大宋边军目前士气正盛,而且又得到了不少精良的装备,若是那西夏敢再来犯,定然不能让他们讨得好。”种师道则显得信心满满地道。

    “西夏人可有冬天入侵的先例?”苏东坡眉头拢在了一起。

    “有,有些时候是一些西夏的部落在冬天遭了灾,犯我大宋,想要从我大宋这边掠劫物资用以过冬。”

    “当然有时候却是西夏想要出奇不意,袭我寨堡,去岁深冬之时,西夏人就乘着雪夜夜袭我定边军寨堡,若不是守军发现及时,说不定……”

    “咱们或许可以以攻代守,乘着西夏损兵折将,士气大泄的机会,设法再往前推,修筑堡寨……逼着那西夏人只能把注意投向我们想让他们注意的地方……”章楶不愧是老司机,至少这个办法,让在场的诸人都找不到任何的毛病。

    几位大佬正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模样,偏生王洋这货却扮小萌新,蹲在一边似乎正在思考着一件极为深奥难以解释的问题。

    很快便引起了折克行这位老将军的注意。“小王大人,你这是在想什么呢,莫非小王大人又有了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主意?若是有,可一定得说出来让大伙详参一二。”

    折克行的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王洋的身上。王洋看到大伙的目光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只得说道。“王某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或许,不需要动用军队,便可以让那西夏吃上一个大亏。”

    “不动用军队?”苏东坡等人不禁面面相窥,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家伙这话的依据是从何而来。

    “我说贤侄,你有主意就赶紧说说,省得让大伙瞎猜。”苏东坡最先忍耐不住,或者说,苏东坡比起在场的另外几人更加的了解王洋这家伙的思维模式以及脑回路绝对是异于常人。

    实在是很想了解下这家伙能够想出什么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办法来。

    “其实,我倒觉得,那位西夏的国主,虽然颇为干练,但是他却做事显得有些过于冲动了,这未尝不是我大宋可以利用的机会。”

    “……就是他亲政之后所颁布的第一份圣旨,有很大的问题。”

    在场的诸位大佬,没有哪个不老奸巨滑,很快就回过了味来。“你的意思是说,现如今驻军于外的梁乙逋怕是不会干休是吧?”

    “诸位大人,你们觉得那梁乙逋是一位什么样性格的人?”王洋朝着在场的章楶、折、种这三位久在边地的老司机询问道。

    “此人做事十分功利,而且颇有野心,哪怕是小梁兵垂帘听政期间,他也在大肆的培养自己的势力……”

    “他忠诚吗?”王洋摸着下巴眯起了双眼,那副模样,怎么看都显得很是奸诈。

    “忠诚?”章老大人有些懵逼地看着王洋。“你这是在跟老夫开玩笑吧?梁乙逋那家伙怎么可能有什么忠诚?若真是对西夏忠诚的话,他早就该助那李乾顺亲政了。”

    “既然不忠诚又有野心,还在西夏国中大肆培植自己的势力,那么,王某倒觉得,这个计划,怕是成功的机率还真是不小。”

    “什么计划?”

    “当然是劝降梁乙逋啊。”王洋一脸理所当然地模样给出一个把在场诸人都给雷得外焦里嫩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