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79章 此策若成,西夏或许覆灭在即(第一更)
    第579章

    “你觉得可能吗?”苏大学士牙疼似的吸着气,总觉得这小子为啥子老喜欢冒出一些古里古怪的念头来。

    “梁乙逋可是西夏的相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章楶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的提醒了王洋一句道。

    王洋淡淡一笑,只用了一句话就把这两位老司机给狠狠地怼了回去。“可惜,那位年轻的西夏国主,干了一件蠢事,第一份圣旨,就去寻了梁氏的麻烦。”

    不等他们继续说话,王洋便自顾自地开始分析起来。

    “之后又不停的传诏那梁乙逋回兴庆府,而梁乙逋却一直都没有回去,这就说明,西夏相国与西夏国主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时候了。”

    “诸位大人莫要忘记了,李乾顺这么做,自然是事出来因,因为他是西夏人的国主,那么就必然要为刚刚大败,损失惨重的西夏诸部讨一个公道。”

    “一种选择就是,他立刻兴大军,伐我大宋,以一种胜利来洗涮耻辱。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用了另外一种选择。”

    “那就是向我大宋求和,然后,意欲将其母族作为西夏大败的替罪羊推出来,以平复那些死伤惨重的党项各族的愤怒,以平息内国的纷争,保证其获得西夏国中诸部的支持。”

    听到王洋分析到了这,苏东坡等人的表情越发地显得慎重。“听你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这个道理。”

    “那位西夏国主看来终究还是太过年轻了,手段显得有些过于急燥了,其实完全可以等着梁乙逋回到兴庆府之后再动手也不迟。”

    “说不定这位少年国主,怕是过去已经积郁了太多太多对于母族的不满吧,所以,才会如此冲动。”章楶脑袋轻摆,看来这位少年国主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冲动果然很容易会坏事。

    不过话说回来,似乎咱大宋的天子的年纪也大不到哪儿去,不过还好,太皇太后仍旧身体康健。

    “那位西夏相国兼西夏的大将军梁乙逋既非是忠耿之臣,而且自私自利,那么,如果那位西夏国主压迫太急,威逼太甚的话,他会怎么做?”

    “有可能会兴兵作乱?”苏东坡两眼一亮,紧拢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

    种师道也不禁深以为然地道。“这倒是很有可能,小王大人,不知你想要如何施为,让那位年轻的西夏国主继续威逼梁乙逋,让他自乱阵脚?”

    “办法倒是很多,只是,让梁乙逋兴兵作乱,面对西夏举国之力,他的胜算能有几何?”王洋想了想,不禁缓缓地摇了摇头道,这样的结果,虽然看起来似乎大宋能够在旁边乐得轻闲,可以当个安静的吃瓜群众看戏。

    但是,这样的内乱,却并非是王洋所愿意看到的。

    种师道十分肯定地给出了他的判断。“肯定不会有任何的胜算,他梁乙逋虽贵为西夏相国,但是现如今经此大败,梁氏已成党项各族从矢之的。

    而其麾下兵马,除了四万汉军之外,余者皆是党项人,若是真的到了需要兵戈相见的地步,若无外援,最多月余,他就得……”

    “北辽既然让李乾顺亲政,就必然不会再允许像梁乙逋这样的母族重臣再有起伏的机会,怕是就连梁乙逋自然也很清楚,所以他才会驻军于嘉宁军司南部的洪州,拒不还兴庆府。”

    “只要到回到了兴庆府,怕是等待他的,就是梁氏覆灭,举族尽屠的结局。”

    “如果梁乙逋与西夏之间真的发生了冲突,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西夏陷入内乱,而我大宋却无所作为,那就太可惜了。”那边,折克行抚着长须,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道。

    “老将军言之有理,其实王某倒觉得,与其坐看西夏内乱,倒不如我大宋伸一把手,说不定,所获之利,会远超我们的想象也指不定。”王洋眯起了双眼,贼兮兮地道。

    “这……这样好吗?”苏东坡看到王洋那副模样,一种不详的预感顿时由然而升,似乎,这家伙又想搞事情了,而且还是想要搞大事情的节奏。

    “几位大人,难道这样不好吗?若是能够让那梁乙逋归降于我宋庭,多的不说,他手底下那四万汉军,当可成为日后我大宋伐夏的助力也说不一定。”

    “重要的是,梁乙逋为西夏相国多年,对于西夏内部的各种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若是得其相助,对于我大宋伐夏而言,绝对是极大的助力。”

    折克行这位老将军站起了身来,走到了一旁边那悬挂着的地图跟前,眼光发亮地道。“而且,洪州位于嘉宁军司南部。不但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而且,过了洪州之后,便是开阔之地,拿下了洪州,往北直至宥州之间再无屏障。”

    “折老,您还忘了说一件事情,那就是,若是我大宋能够拿下宥州,就相当于是折断了西夏的一只臂膀,将夏州、银州、龙州、石州诸地与兴庆府的联系尽数截断。”

    “而且宥州之西,便是西夏最重视的财源之地盐州。而同样失了洪州与宥州,西夏的兴庆府就相当于是门户大开。到了那时候,我大宋就只需驻军于宥州与洪州一线以逸待劳,而腹地受到威胁的西夏就算是拚了老命,也只能要进攻……”

    章楶这位老司机也不禁呯然心动,手指头搓动着,心里边不断的权衡计算着其中的利害。“他们现如今精锐损失近半,而若是那梁乙逋降我大宋,定然又会让西夏实力再降一个档次,再被我大宋取了洪州、宥州,阻断那四州之地的话……”

    “那西夏可就不仅仅只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老夫有可能在有生之年,得见西夏覆灭的一天。”

    “诸位,你们都觉得此策可行?”苏东坡也站到了地图跟前,打量着那张巨大的地图,看着西夏的地形,在兴庆府与那四州之地之间,是一片巨大的荒漠之地,大军想要直接横穿沙海,危险极大,而在南路被阻的情况下,兴庆府想要与东边诸州联系,就必须得一路上北,直抵河套地区之后,再沿河而下,经由北辽之境南下,才能够进入到那东边诸州。

    这一圈绕下来,距离相比起经由宥州到东边诸州只需要不过三百里,足足多出了七八百里之地。

    “章某觉得,此策若真能成,西夏要么只能远遁西域,要么覆灭在即。”章楶断然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