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0章 顺德将军这是不想回兴庆府了?(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80章

    “另外此策,必然悄然实施,切切不可让更多的人知晓,若是事有不密的话,很有可能咱们的计划还未成功,那梁乙逋就已经成为了李乾顺的刀下之鬼了。”王洋看着这帮子意有所动的大佬们,赶紧声明道。

    “这倒是自然,不过小王大人,你到底有什么样的办法,可以让那梁乙逋降我大宋,要知道,那梁乙逋可绝非可以轻易被打动之人。”章楶深以为然地颔首之后,一双精明的老眼死死盯着王洋。

    “就是,贤侄你倒底有何良策,快快道来,老夫也很想知道。”苏东坡朝着王洋颔首言道。

    “很简单,小侄就是想从那些战俘城里边挑上几个适合的人选,礼送他们回西夏,顺便告诉一些他们最不希望听到的消息……”说到了这,王洋笑了起来,只不过那笑容实在是显得有些阴森与鬼崇。

    苏东坡打量着这位年龄只有自己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这小子,跟他长时间的相处下去,实在是会让人觉得一种智商被碾压的感觉。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古人诚不欺我也。

    #####

    “诸位大人,最低最低,也就是那一位了,总不能让我去随随便便找个职小位卑的家伙吧?那样的人物的可信程度实在是太低了。”

    “这……诸位以为如何?”苏东坡的脸色不禁有些犹豫,目光落在了另外几位大人的身上。

    “若是米擒顺德的话,这倒还行,毕竟那位嵬名当可是西夏皇族有名的大将,把他放归,咱家实在是吃罪不起。”马尚抹着额头上的冷汗,满脸无奈地道。

    特么的早知道前天刚刚收到了圣旨就赶紧起程多好,偏偏自己又还想着要等那受伤的费听思迭的伤势再好上一些再起行。

    结果就是,自己被拉到了这边过来之后,巫山先生一张嘴就想要把费听思迭或者是嵬名当这样的大人物给弄回西夏去。

    马尚差点就跪了,哪怕是你有什么计策,甭管什么反间、死间还是暗间都关咱家屁事,咱家现如今重任已经完全。

    再在就应该安逸地带率着这些重要的战俘赶往京师去呈给朝庭,好让陛下龙颜大悦。

    只可惜,心里边虽然这么想,但是马尚实在是没办法直接说出拒绝的话来,再说了,在王洋的嘴皮子忽悠之下。

    感觉似乎又有功劳可立的马尚也呯然心动了起来。

    “米擒顺德,米擒氏的族长的嫡长子,质子军副指挥使,而且米擒家虽然比不得野利家、房当家那样的势大。但是,却一直紧随于皇族。对西夏国主忠心耿耿,释其归,说不定其效果,也不见得比那嵬名当回去效果差到哪去。”

    “好吧,既然诸位都觉得那米擒顺德可以,那么我就亲自去见他一面。”王洋眼珠子转悠了半天之后,朝着在场的诸位大人道。

    王洋这话直接让在场的诸位大佬集体风中凌乱。

    “你亲自去见他干嘛?找个人去见,想办法偷偷将其释放就是了。如此一来,还能够显得逼真一些。”苏东坡揉了揉自己的前额,心说这小子该不会是太得意忘形了吧?

    “不错,老夫也觉得如此会更显稳妥一些。”旁边的章楶点了点头答道。

    “需要稳妥做什么?”王洋却满脸不以为然地道。“王某准备亲自找到米擒顺德,然后义正辞严的告诉对言,梁相国是西夏大大的忠耿之臣,只要有梁相国在西夏一日,我大宋愿意与西夏暂息兵戈之争。”

    “……”所有人皆是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一正本经状的王大官人,心里边就跟吡了狗似的,这特么的是啥意思?

    章老大人抽搐了半天眼角之后,强忍住咆哮的冲动。“……你觉得西夏朝野会相信吗?”

    “他们相信与否,有用吗?”王洋嘿嘿一笑,笑容显得越发地阴森鬼崇。“对于现如今的西夏而言,只会让他们更加的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梁乙逋绝对不会跟他们西夏党项是一路人。”

    “重要的是,由一位大宋的官员去告诉了他,然后再将其释归,这……”苏东坡感觉这里边信息量太大,自己有些脑仁疼。

    “你觉得有用的话,那就照你的想法去办吧,只要别办砸,或者出现什么有损我大宋利益的事情就好。区区一个米擒顺德,扔了也就当肉包子打狗吧。”

    #####

    “到底是谁要见我?”被人押着离开了属于自己的牢房,米擒顺德的心里边不禁隐隐有些发慌。

    自从归降于宋军之后,米擒顺德除了在前三天的夜里,都能够好好的安眠之后,之后的每一个夜晚,都在忐忑不安与懊悔中渡过。

    自己堂堂的米擒家的嫡长子,未来的米擒氏族长,却将会因为投降宋国这件事情,在自己身上划出了一道沉重的耻辱伤痕。

    哪怕是日后被父亲花以重金从宋国的手中将自己赎回去,战俘的身份,也必然会让自己失去那原本唾手可得的族长之位。

    所以,米擒顺德从最开始的敬佩嵬名当的所作所为,到现如今每每思及这个人,这个名字,都会浑身不爽,甚至于有一种恨不得去抄起一根大棒棒把那个嵬名家的老狗给暴打一顿的冲动。

    荣华富贵,已然跟自己挥手说再见了,而且自己还将会与小梁后、嵬名当、费听思迭等数十名西夏重量级俘虏一起,被押往东京汴梁,成为很快就要举行的宋国举俘于太庙的被羞辱人群中的一员。

    就在米擒顺德思绪万千的当口,突然听到了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米擒家的大公子,快快有请,实在是不好意思,监狱里边吃不好穿不好,着实是太辛苦顺德公子了。”

    看到了坐在对面的案几之后,一身便衣装束,显得很是风度翩翩的王洋,身后边,却站着另外两位老熟人,一位是折家的折可适,另外一位则是那位负责看押他们的宦官马公公。

    米擒顺德这才恍然地冷冷知道。“是你!原来是王大人,不知道王大人此番顺德来此所为何事,若是您想要看我大夏达官贵人卑躬屈膝的丑态,该去寻别人,而非是在下。”

    “顺德公子不必如此,你我皆是年轻人,我觉得我们应该很有共同话题,所以今日特地找你来聊了聊,若是顺德公子不弃,那就请上座。”

    “若是我不愿意呢?”米擒顺德很是傲娇地道。

    “那折某很乐意收拾到你乐意为止。”折可适嘿嘿一笑,那双阴沉犀利的目光让米擒顺德不由得心中一寒,身体僵在了原地。

    “不愿意?”王洋笑眯眯地打量着米擒顺德,半晌这悠悠地道。“看来顺德将军这是不想回兴庆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