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1章 你们梁氏最后的一丝希望(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81章

    “你说什么?!”瞬间,米擒顺德的眼珠子瞪到了极致,朝着王洋的方向连走两步,不过在看到了折可适那精光四溢的鹰目之后,不由得脚步一滞。

    只不过,王洋只说了那么一句,泄露了一点信息,就足够让米擒顺德舍不得就这么离开。

    最终,米擒顺德才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看着跟前似笑非笑的王洋沉声道。“希望王监军您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你觉得我们三人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来跟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囚徒开玩笑逗闷子吗?”马尚也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

    “本官虽然很闲,可还不至于闲到来找你逗闷子取乐。”王洋呵呵一笑,拍了拍巴掌,很快,吴七郎与凌纵便走了出来,摆出了几个简单的小菜,还有一小坛的陕西路特有的浊酒,入口绵纯,但是后劲十足。

    看着那只浑没油亮的烧鸡,米擒顺德甚至都拿出了吃劲的意志力,这才控制住自己想要张嘴朝着跟前的烧肥鸡扑过去的冲动。

    “快吃吧,吃了,本官有些话想要交待于你,交待完之后,就会派人将你送离宋境,让你回归西夏。”

    目光落在食物之上,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米擒顺德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坐直了身躯,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王洋。“王监军,你这是在羞辱我吗?”

    “你值得我们王大人的羞辱吗?”折可适没好气地喝道。他可是特地奉命过来陪同王洋来实施计划的,他自然是作为军方的代表。

    “我可没那么闲,你这人到底怎么一回事,就跟个被害妄想狂似的。算了,我就直接跟你说吧……”王洋无可奈何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清了清嗓子,道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米擒顺德愣愣地看着蹲在自己跟前嘴巴子不停的开合的王洋,心跳的速度都已经快赶上骤停了。

    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迷离的状态中,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他疯了吗?看起来似乎没疯啊,说话仍旧显得那样的有条有理,可你就是偏偏想不出他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米擒顺德甚至连跟前那馋人的美食也忘记了食用,就那么呆愣愣地看着王洋,再看看站在旁边的折可适与马尚。心念疾转,可是特么的转了别说三百六十度,就算是转上三千六百度也没个卵用。

    “……总之呢,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记住了,等你回到了西夏之后,就这么告诉你们陛下。吃饱了没?没吃饱的话赶紧,吃了我好让他们把你送走,现如今才刚刚初冬,若是再晚一些日子,等到了大雪封路,你可就真是有家不能回喽。”王洋叨叨完,这才拍屁股起身而去。

    留下了面对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却食不下咽的米擒顺德。

    “你叫梁佐,跟小梁后是什么关系?”王洋离开了这个房间之后,又溜达到了另外一边,步入了房中之后,就看到那位手臂上还裹着纱布的梁佐一脸懵逼地看着满案的美酒佳肴在犯傻发呆。

    “这位大人,我是娘娘的侄儿,不知大人想要梁某做什么?”梁佐一个劲地咽着口水,努力地控制住自己想要扑上去抄起鸡腿就往嘴里边塞的冲动。

    “你知道现如今西夏国中的情势吗?”王洋看到这货那副馋样,不禁失笑,端起了手下给自己倒上的美酒一口抽干,然后又抄起了筷子一盘菜挟了一口之后,这才冲梁佐示意。

    这家伙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才鼓起了勇气,挟起了一块肉塞进了口中,然后,已经啃了快半个月窝头就咸菜,最多有碗稀菜粥的梁佐不禁有些热泪盈眶起来。

    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肉原来那么的好吃,那样的美味。

    吞下了肉之后,梁佐有些迫不及待地灌了一杯美酒,这才摇了摇头。“梁某乃是你们宋人的阶下之囚,哪里能知道我大夏如今的情况,不过若是大人愿意告之,梁某当然是感激不尽。”

    “北辽的天子派来了使节,助你们西夏的少年天子李乾顺亲政,他亲政临朝的第一天,便下达了旨意,将所有在兴庆府的梁氏族人皆尽捉拿软禁了起来,另外,还下诏,让梁乙逋立刻北归,回朝赴命……”王洋好整以暇地说道。

    梁佐的神色顿时大变,霍然站起了身来,满脸尽是难以置信地震惊之色。“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你莫非忘记了,没藏氏是怎么失去一切的吗?”王洋看着梁佐,不屑地撇了撇嘴道。

    “当年你们梁氏就是这么做的,现如今,因为小梁后和梁乙逋的原因,你们西夏的党项各族损兵折将,枢密使野利阿罗死了,野利家活着逃回西夏的残兵怕是不到一千之数,房当诺产带着不到两千人逃了,而费听家不论生死几乎全都被留在了我宋境之内。”

    “更别提,你们西夏辛苦百年这才积攒下来,凶名在外的三千铁鹞子,现如今,却永远的留在了我宋境之内,更有近两千质子军也成为了我大宋的阶下之囚。”

    “你觉得,你们那位一直被小梁后压制住,迟迟不能亲政的小国主,是会站在维护导致西夏惨败,丧师数万的梁氏这一边。”

    “还是会站到对于梁氏已然是充满铭心刻骨恨意,掌握着西夏大量兵权的那些党项各族那一边?”

    梁佐坐在那里,久久不言,这些话,王洋只说了一个开头,梁佐就自己可以把后面所有的后续给脑补出来。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兄弟,都将会成为那位亲政的西夏国主的刀下之鬼。

    “你们梁氏最后的一丝希望,或者说你们梁氏一族的生死,都掌握在梁乙逋的手中,这就是为什么,李乾顺至今怕是已经下了快有七八份诏书,一直催促梁乙逋回兴庆府。而那位梁大将军一直拒绝的原因。”

    听到了这番话,梁佐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他也意识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不是伯父梁乙逋手里边还控制着忠诚于他的大军,怕是现如今,留在兴庆府的梁氏,怕已经尽数成为了那位李乾顺的刀下之鬼了。

    看到梁佐的脸色变来变去,食不知味,王洋这才缓缓言道。“西夏国主希望用梁氏一族来平息党项各族的怒火,不过,这并非是王某所希望看到的。毕竟……”

    王洋酝酿了一番情绪之后,这才缓缓言道。“梁氏一族,也乃是我汉家血脉,而我大宋,乃是汉人自己的家国,哪怕是梁氏一族,过去曾经犯过不少的错误。但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