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2章 他们已经知道了彼此的好(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82章

    折可适一脸蛋疼的看着王洋这货满脸正经模样地在那里叽叽歪歪忽悠着梁佐,其实也不算是忽悠。在议定的略策里边就是,若是梁乙逋真的能够率军归宋,那么,一个侯爵之位是少不了的。

    毕竟大宋就是很需要这样的一心向汉的标杆,连这样与大宋厮杀十数年的仇敌,大宋都可以用包容大度的胸怀来接纳。那么,就必然会让很多人起心思。

    而如此一来,自然也会让不论是西夏还是北辽之间,对于那些汉臣心生间隙,甚至很有可能还会让一些心怀汉家的异国大臣来投。

    正是因为王洋给大伙分析了梁乙逋若真的归降大宋,大宋能够获得的好处绝不仅仅只是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会对周边诸国的政治体治造成一定的影响,这才最终说服了那些与梁乙逋有着太多血海深仇的边军将领。

    梁佐呆呆地看着跟前的美食,此刻,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心思去填饱肚子,而是考虑着王洋所言,另外,用他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三人,以判断王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另有所图。

    “……现在,该说的,王某都已经说完了,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了,对了,这个东西,王某给你。”说到了这,王洋从那折可适的手中接过了一个长一尺许,宽约半尺的木盒子,随手就丢在了那张案几之上。

    “这是……”梁佐看了一眼之后抬起了头来看向王洋。

    “这里边,是我大宋陕西路经略安抚使、龙图阁大学士、光禄大夫苏东坡苏大人亲笔写给梁相国的书信。”

    #####

    当那米擒顺德狼吞虎咽地填饱了肚子之后,又待在两刻钟,这才有人来领他离开了房间,迎着那翻飞的雪片,看到了整装待发的二十名宋军骑卒,以及一匹空鞍的座骑。

    “这是给你的,他们奉命将你送至静塞军司的清远军城外,这一路上,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那名将米擒顺德押出了监牢的将领很没好气地道,但还是尽忠职守地把应该告诉这家伙的事情又交待了一遍。

    米擒顺德也懒得多说话,能够回到西夏,对于他而言,这绝对是意外之喜,而之前,那位宋朝的王大人的那番话,至今仍旧在他的脑海里边回响不已。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家伙,或者说这帮子宋人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有一点,他是极为肯定的,那就是宋人铁定是有什么阴谋,或者是正在策划着什么不利于西夏的大事。

    就在米擒顺德刚刚翻身跃上了马背,正要撤马归去之后,就看到了王洋正满脸亲切的亲自将那小梁后身边最信任的梁佐给送了出来。

    而梁佐的怀中,明显能够看到有一个包裹着书信传递所使用的那种木盒子。而梁佐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米擒顺德,脸上的笑容直接就僵住。

    反倒是王洋,非但没有半点不妥,甚至还很热情地跟那米擒顺德打了一声招呼。“米擒将军慢走,希望咱们下次有缘再聚。”

    “还有梁将军你,也快走吧,王某就不远送了。”王洋说罢,朝着身边的人摆了摆手,很快就有人将那一脸懵逼地梁佐带到了不远处,那里同样也有二十名大宋骑卒与一匹空鞍马正在等待着他。

    “王大人,那位梁将军他这是去哪?”米擒顺德仿佛随口问道。

    “哦,梁将军他自然是去招降那些散于乡野之间的西夏逃卒的。跟你不是一路……”王洋呵呵一笑,直接随口答道。

    特么的你真当哥智商达不到四十五吗?米擒顺德忍不住隐蔽地翻了个白眼,匆匆地向王洋道别之后,便飞快地打马而去。

    而梁佐在之后,也被“护送”出了环州州城,只不过,他直接向着洪州而去。而米擒顺德甚至还能够看到梁佐与自己擦肩而过,最终不知道其去向何方。

    米擒顺德的内心十分的不安,他实在不明白这个梁佐为何也会被放归,相比起那王洋对自己的态度而言,对那梁佐时,简直可以用推心置腹,引为知己的架势。

    而这梁佐是谁?他可是小梁后的心腹手下,而他既然也被放了,却居然没有跟自己一路,而那位宋国的王大人那句解释就跟特么的放屁似的。

    既然是去招降,嵬名当老将军不论是威望,还是在大夏军中的脸熟程度,都远远的超过那二十来岁的梁超。为啥不让嵬名当去?

    这分明就是有问题,而且是有很大的问题,那个扁平的木盒子里边会有什么呢?

    米擒顺德可以对天发誓,如果里边装着的不是送给某位重量级人物的密信,他可以把那个木盒子整个生吞下去不带嚼的。

    #####

    “这样好吗?我感觉那个米擒顺德刚刚的眼神,几乎就是一副恨不得要扑过去把那梁佐给生吞活剥的架势。”折可适看着那些骑士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之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地冲王洋道。

    这家伙也实在是太能折腾人了,不过话说回来,让那梁佐与米擒顺德看到彼此这样的骚操作好吗?

    “那有什么,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样一来,他们已经知道了彼此的好,咳咳,是知道了彼此的大致去向,前往各自的目标的过程,一定会使出吃奶的劲玩命赶路,一定都会渴望有先到达目的地,完成自己的使命。”王洋嘿嘿一笑,笑容显得那样的猥琐与阴险。

    “就像是在打牌,三个打一副扑克,而他们两家已经被迫亮出了自己的牌来打明牌。在这样的时候,他们考虑得最多的,一定不是谋定而后动,而是会按照自己的第一反应去做出他们自以为适合的选择。”

    “这倒是,谁也不知道成为那个最倒霉的输家,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手中的牌打出去。”马尚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

    王洋感觉到了胳膊肘有人在戳,一扭头,就看到了那折可适一副小心翼翼地模样看着自己。“那什么,王大人,这扑克是什么?”

    “哦,那是一种棋牌游戏,很简单,但是很好玩,若是折将军有时间,可以到我那里去,正好咱们三个可以来上几把练练手。”王洋哈哈一笑,当先大步朝着自己府邸的方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