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4章 这场火烧得实在有些蹊跷了吧?(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84章

    想要增加财富,首先就必须得有人口,有了足够的人口,才会生产出各种商品,而环州之地居然才三万多的百姓,就算是巧妇也是难为无米之炊。

    至于那位宋通判,虽然比王洋提前来了三个月,可是他这才刚刚到任,就遇上了那西夏梁相国攻进绥德城,使得这位胆子原本就不大的宋通判可谓是一日三惊。

    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胆小的,足足病了一个多月这才恢复创健康,不过那个时候已然是战争期间,于是这位宋通判在听闻西夏要把目标对准环州之后,光是给章老大人的写的告急文书几乎是一天一封。

    直到把章老大人给惹毛了训斥了番,这家伙才安宁一些。看到这位干瘦而又有些神经质的宋德昌,再有那位肥头大耳如同乡下土财主一般谈笑自若的乐永。给王洋的感觉,这位乐永似乎才是这块地盘的主人。

    不过等到了宋德昌欲言又止时,乐永便识趣地闭上了嘴巴,露出了一个讨好地笑脸,一副静待大佬发话的模样。

    “大人,如今今岁战乱如此频繁,如今已然深冬,不少百姓因为大战,而被西夏贼军毁坏田舍,以致衣食无着。

    而今,虽然大人您已经动用了那些战俘给百姓们修盖遮风挡雨之所,但是通远县的县库之中的米粮已然不足,下官正准备要从州库调拔,不知大人您意下如何?”

    “这自然是没问题的,另外,那些家园被毁的百姓们现如今的食宿没什么问题吧?”王洋目光落在了那乐县令的身上。

    而乐县令重重地点了点头。“大人放心,这方面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环州城外那些家伙被毁的百姓,如今都寄居在环州城中,本县既是通远县县令,当要让通远县的百姓们安然地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或许大人还不知晓,乐县令甚至还把其后宅,空出了一半,给那些无家可归,又没有亲戚往来的孤老居住。”宋德昌还站了出来对那乐县令很是夸奖了一番道。

    “想不到乐县令如此勤政爱民,这倒是让王某不得不刮目相看啊……”王洋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朝着乐县令微微颔首道。

    “这些都不过是下官应尽的责任而已,环州的百姓太苦了,只要能够帮得上他们,下官自然是会竭尽所能。”

    王洋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二位大人也不用太过担心,现如今西夏新败,损失甚大,怎么也要安稳好几年,而我环州,地广人稀百业凋零,的确也应该想些办法吸引一些人口过来。不然,诺大一片地盘,居然才区区三万余的百姓,也实在是太那什么了。”

    “多谢大人休恤……”监州宋德昌感激地朝着王洋一礼道。“下官这个通判,也总不能空领着朝庭的俸禄而什么事也不做吧。”

    王洋看着摆在案几之上的这几本帐册,一面问道。“为何这县衙里边,本官总觉得有着一股子浓浓的烟火味。”

    “大人,这个得怪下官,之前环州守备之时,曾经有西夏细作提前潜伏在了环州城内,在那些西夏人攻击甚紧之时,他们在城中意欲放火作乱,幸好我大宋将士骁勇,及时查觉,再加上宋大人及时率领乡勇四处捕杀,总算是没有让环州城中乱成一团。

    不过,县衙还是被烧了几间屋子,还好查觉及时,将那三名细作皆尽斩杀……”

    “哦……”王洋挑了挑眉头,看着这二位面露真诚之色的下属官员,微微颔首道。“那不知道这县衙内可有人员伤亡?”

    “伤了两名差役,他们是为了跟那三名凶悍的西夏细作争斗而受的伤。”乐永解释道。

    “那三名凶悍的西夏细作,又是如何进入到这县衙内的?”王洋没了最初的不耐烦,而是好整以暇地坐在主位之上,抿着茶水,不紧不慢地继续询问道。

    “大人,环州之战前,下官派出差役,在环州城内暗中查访,得知此三人实为西夏细作,伪为商贩已然在本县内潜藏数月之久……”乐县令一副十分认真地模样解释道。

    “之后,本县就下令将他们三人拿住,只是这三人极为嘴硬,一直抵死不承认,所以关押至今,没想到环州城被西夏贼寇围攻之时,他们乘机逃出来,意欲纵火焚烧县衙,以引起城中大乱……”

    听着乐县令侃侃而言,倒是听得那吴七郎与凌纵二人愤愤不已,在王洋身后边骂骂咧咧。

    “对了,环州城之战,城中一共发生了多少起骚乱,或者说有多少西夏细作在城中作乱?”王洋乘那乐县令歇气喝水的当口,好奇地问道。

    “共有三十七起,共有一百二十三名西夏细作在城中作乱,有一部份被守城的将士们所斩杀,还有相当一部份被我环州乡勇与差役斩杀。”宋德昌毫不犹豫地答道。

    “看来,西夏的细作还真不少,只是,他们都是如何进入到环州城内的?”王洋砸了砸嘴道。

    “大部份是伪为客商,还有一部份扮前来出售毛皮干肉的猎户。”

    “原来如此。”王洋点了点头,眯起了双眼若有所思,而那宋德昌与乐县令则是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王洋。

    “走,带本官到你这县衙里边逛上一逛,顺便看看那被火烧的所在……”王洋站起了身来笑道。

    #####

    明显可以看到,被乐县令指为书房的屋子已然是烧成了一堆废墟,不过,周围的建筑物,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乐大人,那县牢是在何处?”王洋打量了一番那还未清理完的废墟之后朝着乐永问道。

    “大人,就是在那个方向。”乐永赶紧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指了指。

    王洋看了看那边,又转过了头来,目光落在了这堆废墟之地,嘴角不禁微微一扬。“宋大人,你怎么看……”

    宋德昌有些愣神地看着王洋。“看什么?”

    王洋也有些愣神地扭过了脸来看向这位宋德昌,心说这货是不是五行有缺,缺点智商的节奏。

    “不知大人有何指教?莫非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吗?”反倒是那位乐县令先开了口。

    王洋目光落在了乐永那张仿佛永远都乐呵呵的胖脸上。“乐县令,三个西夏细作既然逃了出来,为何不直接将监牢大开,放出里边的同伙,这样岂不是人多力量大吗?”

    “而他们没有那么做,却也没有跑去挟持你这位县令,却偏偏跑到这里来烧衙门,这你不觉得蹊跷吗?”当细作的要是这么干,这心眼得缺到什么样的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