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5章 生或者死,只在你的言语之间(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85章

    “因为下官所居住的乃是后宅,后宅人多,这些细作虽然悍不畏死,但想必也不敢惊动人,何况这里是官衙所在,不论他们烧了哪里,都肯定会引起惊慌骚乱。”

    “这里都被烧成了这样,居然才有两名差役查觉,难道你自己都不觉得奇怪吗?”王洋的口气显得很随意,但是话语却犹如刀子一般。

    “哦,此事,下官也是知道的,那天,正是西夏人攻打甚急之时,乡勇和差役都全部派了出去,以防备城中再有西夏细作再城中作乱。”

    “而宋某也带着一队乡勇正在城中搜寻,等到回到了这县衙之时,这里就已经……”宋德昌满脸遗憾地道。

    “不错,幸好许大和赵老三这二位看守县衙的差役查觉及时,将那三名西夏细作及时斩杀,只可惜,两人也因此而受伤不轻,难以救火,等到唤得人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说到了这,宁县令满脸羞愧之色,朝着王洋深施一礼地道。“还请大人治下官失职之罪。”

    “原来如此,无妨,只要不出人命就好,对了,那二位英勇负伤的差役现在何处?”王洋摆了摆手之后询问道。

    “哦,下官让他们各自回家调养去了,若是大人想见,下官这便派人去传他们过来。”宁县令赶紧进言道。

    “这倒不用了,等有机会,本官再亲自去探访问一下他们。”王洋恍然地点了点头。

    “对了,本官还有其他公务,就先去忙了,宋大人与乐大人的要求,本官先回去好好的考虑一番才是。”王洋迈开了脚步,在这二人的陪同之下,大步地朝着县衙外走去。

    不过行不多步,王洋似乎才想起事情一般的问道。“既然那些西夏细作伪为商贩和猎人,那他们必然会携带货物而来对吧?”

    “那是自然,不过那些货物多已经被他们售出,只有缴获到的少许存于县库之内,至于他们出售之后所获之财物,已然多用在吃喝玩乐上了。”

    乐县令一脸鄙夷地笑道。“大人想必不知道,那些西夏蛮子,地处苦寒之地,来到了我宋境之后,就跟一帮土包子似的,恨不得把所有的财物都花在这片花花世界。”

    宋德昌亦点了点头笑道。“这环州城虽然不大,但是,除了那三万余的大宋百姓之外,商家,酒肆,勾栏场所、赌档可真不少……”

    “嗯,本官知道了,看来,那些西夏细作还真是一帮子亡命之徒,怕是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才会将财物花得一干二净是吧?”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王洋出了通远县县衙,与这二位道别之后,便翻身跃上了马背,朝前行去。一直到驰出了百余步,拐过了一道街角之后,王洋这才勒住了马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行去。

    “公子您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去城外战俘营地去巡查的吗?”吴七郎不禁一愣。

    “你和凌纵先在这里盯着,看看县衙有没有人离开,我先去寻马尚,让许诏他们那几个家伙过来帮忙。”王洋的脸色却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朝着吴七郎叮嘱道。

    “公子您这是……”凌纵与吴七郎二人一头雾水地朝着王洋看去。

    “你们难道真的相信,那位宁县令就真的像他自吹自擂的那么忧国忧民吗?”王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

    “难道他也是西夏的细作?”凌纵两眼一亮,一副跃跃欲试,想要再冲回那县衙去把那个死胖子捉拿归案的架势。

    “……你们俩就给我老实盯着,我一会就让许诏他们过来帮忙,明白吗?”王洋感觉很心累,实在是不愿意跟这两个蠢货解释自己的想法。

    很快,五名御前班直也便装加入到了盯梢队伍之中,另外,王洋亦派人打听到了差役许大和赵老三的家。

    不到一个时辰,王洋便来到了差役许大的家宅前,已经重新回到了王洋身边的吴七郎上前拍打着沉重的房门。

    很快里边就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喝声。“他娘的谁啊,等着……”

    不大会的功夫,门被打开,王洋就看到了左胳膊上裹着绷带,吊在脖子上的差役许大,这家伙那副干巴瘦猴,贼眉鼠眼的模样,实在是很难相信这家伙居然是干掉三名悍不畏死的西夏细作的其中一名差役。

    “你,您是……”看到了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多脑袋的吴七郎,原本气焰汹汹的许大不禁脸色一变,然后目光落在了站在吴七郎身后边,虽然一身便装,却显得气度不凡的王洋身上,心里边不禁打起了鼓来。

    “你就是在县衙里当差的许大是吧?”王洋笑意吟吟地撩起前襟就朝里走去,而原本挡在门口的许大不得不朝后退去,让出了大门。

    而吴七郎随后进入了院子之后,就反身将门栓上,站到了王洋的身后边。

    “小的正是在县衙里当差的,不知这位公子您找小的所为何事?……”看到吴七郎的举动,许大不禁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你跟乐县令认识有多少年了?”王洋并没有进屋子,而是就站在院中,朝着干巴瘦猴的许大抬了抬下颔问道。

    “你们到底是谁?”一听到了乐县令这三个字,许大的脸色不禁显得比之前更加的紧张,下意识地反问道。

    “本官乃是新走马上任的权知环州州军事王洋,想必你应该也听过本官的吧?”王洋咧嘴一笑,整齐洁白的牙齿,看起来却显得份外的渗人。

    “王,王洋王大人?小的本县班头许大,拜见大官人。”许大愣愣地看着王洋,又看了一眼王洋身边那扶刀而立的吴七郎,赶紧拜倒在地。

    “不必如此,起来回话。”王洋抬了抬手,示意许大起身之后,这才眯起了两眼,打量着这位表情显得有些惊惶起来的许大。

    “县衙书房着火一案,你也在场对吧?”王洋根本就没给对方任何思考的时间径直询问道。

    许大脸色微微一变,不过还是很老实地点了点头。“是的,小的当时的确在那里,不知大官人您这是……”

    “很好,那本官有一些话问你,这关系到你自己的身家性命。生,或者死,只在你言语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