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6章 没有想到他的三观如此之正
    第586章

    许大的宅门再一次被敲响了,许大一脸紧张地看着宅门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王洋冲他示意的目光之后。

    许大抹了一把脸上浸出来的汗水,扯起嗓子喝道。“谁?”

    “我,赶紧开门让我进来,大老爷有话要交待你,赶紧的。”门口传来了又快又疾的声音。

    吴七郎看到了王洋颔首示意,双手猛地拉开了宅门,一名家奴打扮的人看到吴七郎那高大魁梧的身躯之后,直接就懵逼了,不科学,许大没长这样?

    这货还下意识地左右打量了一眼,似乎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因为赶得太急而敲错了宅门。然后就被吴七郎这货一把给逮了进来。

    看到了满头满脸臭汗的许大,这名家奴不禁一愣,这才下意识地把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宁县令的家奴是吧?”王洋笑了,有了许大的证词,再加上这名乐县令的家奴,呵呵,这位肥头大耳,却总扮出一副忧国忧民模样的乐县令要是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堂堂正正,除非整个世界所有人都是聋子和瞎子。

    不过,出于谨慎,王洋还是决定再赶去那赵老三家,令人更加欣慰地的是,这才来到赵老三家,就看到了凌纵这货跟前捆着两个鼻青脸肿的倒霉鬼。

    一个正是赵老三,而另外一个也是那乐县令派出来的家奴。正好,四个家伙全押在跟前,王洋再次仔细地询问了一番之后,得到了一个令王洋内心怒火澎湃的答案。

    提溜着这四个家伙,王洋策马当先而行,直往那知州衙门而去。

    章老大人原本的职务就是环庆路经略安抚使,属于是陕西路之下,但是又高于知州,主要还是主掌这环州与庆州的军事战略布置。

    现如今虽然已经成为了陕西路的经略安抚副使,但是他实际主管的也还是环、庆二州之地。

    正在处理着公务的章楶听闻王洋来访,搁下了手中的公文之后,亲自出门相迎,王洋自然不敢怠慢,赶紧快步前行。“下官冒昧前来造访,还请老大人恕罪。”

    “小王大人你我之间可用不着这么客气,这段时间边境宁靖,倒也不忙,但是小王大人你此来……”章楶话未说完,就已经注意到了那四个垂头丧气的倒霉鬼。

    “老大人,下官今日前往通远县县衙,的确遇上了一些事情,想要过来跟老大人合计合计,看看如何处置。”王洋回身指了指那四人,解释道。

    “他们是何人?”章楶眯起的双眼闪烁不定。

    “这二位是通远县县令乐永的家奴,而这二位是通远县的差役许大和赵老三。”王洋一一介绍之后,朝着章楶道。

    “前些日子,环州城被西夏兵马围攻之时,城内有不少的西夏细作、探子作乱,妄图里应外合是吧?”

    “不错,当时的确是有不少的西夏细作在城中作乱,不过多被将士们和乡勇、差役斩杀当场,这帮子家伙烧了好几处民宅,幸好都查觉及时,没引发什么骚乱。”

    “那县衙内也发生了一起被西夏细作焚烧房舍之事,大人想必也应该知晓?”

    章楶点了点头。“不错,此事发生之后,那乐县令便亲自向老夫禀报了,并且言明已经将那三名西夏细作格杀当场。莫非这里边有什么问题吗?”

    “老大人或许不知,通远县今年的帐册,已然尽数被焚毁了。还有就是,此番环州被围,本县的县牢,一共抓了数十名疑为‘西夏细作’的嫌犯,不过大多已经花钱赎出己身。”

    章楶那花白的眉毛一挑。“你且详细与老夫一说,到底怎么回事?”

    王洋便将乐县令所讲述的经过复述了一遍与那章老大人。当然,那四个家伙自然也老老实实地把他们所知道的东西给一一述出。

    听罢章楶抚着长须沉吟不已,以久历宦海的老司机章楶的眼界和头脑,已然已将整个事情给脑补了个大概。

    “既然是西夏细作,居然还可以花钱赎回己身?呵呵……”更别提那三名腰缠万贯,做珠宝生意,说西域胡语的西夏细作,这特么不是扯蛋是什么,分明就是三名来自西域的珠宝商人被他们污为了西夏细作。

    章楶章老大人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特么的自己在这边为了大宋的百姓而呕心泣血来着,结果呢,手底下的官员居然就在这样的时候,还想着怎么去贪污**。

    这让章老爷子越想越窝火,端起了茶杯,忍不住又重重地顿下,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有些苦涩地一笑,抬起了头来看向王洋。

    “多谢贤侄了,老夫身为环、庆路经略安抚使,却未能及时查知这等事情,实在是汗颜啊……”

    王洋听到这位章老大人这么一说,赶紧说道。“老大人切莫这么说,环庆乃是四战之地,西夏人连连犯边,战乱频繁,老大人您为了稳固大宋边境之靖宁,已经付出了太多大多,这等民政之事,本当由环州知州以通判负责……”

    “如今贤侄你身为环州知州军事,此事由老夫出面,反倒不妥当。”

    王洋起身朝着章老大人一礼。“下官会先仔细查验以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若真有官员在环州危急存亡之时,居然还作奸犯科,视朝庭律法如无物,谋财害命,中饱私囊……”

    王洋说到了这,深吸了一口气。“哪怕是我大宋不杀士大夫,但是,也绝对不能让他下半辈子有半点好过的机会。”

    听着王洋之言,看到他那副颇有些气极败坏的脸庞,章楶不禁微微颔首,不愧是苏学士一直在夸奖的年轻人,虽然才智过人,机敏无双。

    但是章楶却又隐隐担心,这样身负厚望的年轻人一旦走向歧路,那问题可就大了。只是没有想到他三观如此之正。

    如若这小子不是隐藏得太深的老谋深算之人物,就以其过去自今的所作所为而言,这小子当如苏学士所言一般,真乃无双国士也。

    王洋辞别了章楶之后,来到了属于自己的衙门,其实也就是知州衙门内的一个院落里边,身为知州,麾下自然是有一个综合性的办事机构,内有典史若干人。

    下设有经历司,就是知州衙门拿管出纳文移诸事的机构,设有经历一人,秩正八品,知事一人轶正九品。照磨所,是知州衙门掌勘磨卷宗等事的机构,设照磨一人,秩从九品。司狱司,是知州衙门掌察理狱囚诸事的机构,设司狱一人,秩从九品。

    听闻主官前来,知州大小衙门负责人不敢怠慢,快步赶到了那个临时的公堂之内,静待这位新任大佬指示。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