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8章 梁乙逋的底牌和依仗
    第588章

    小梁后在见机不妙,派出梁佐寻得新的离开通道,结果发现,那条通道也同样被对方给堵截住了。

    以质子军和卫戍军之力狂攻一日,眼看对方就将崩溃之时,对方却又来了一只援军,最终功亏一篑。

    “想必堂兄你不清楚,设计了这个圈套,致我大夏三千铁鹞子全军覆没,六万人马被俘达四万两千余的人,正是大宋今岁的今科状元王洋。”

    自己与太后娘娘被俘,而被关押于监牢之中,直到被那王洋给唤了出来,告诉了自己来自大夏的消息,又拿出了一封大宋枢密使、陕西路经略安抚使苏轼的亲笔书信交给了自己。

    以及自己离开之时与那米擒顺德相遇之事,半点也不隐瞒,尽述于梁寿。然后将那个木盒子递了过去。

    看到梁寿拿着那个木盒子有些发愣,梁佐忍不住问道。“堂兄,那王洋说的兴庆府那边,是真的吗?”

    梁寿看了一眼梁佐,最终还是沉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这木盒子打开之后,从里边,取出了一封书信来,而那信封上的字迹正是:大夏梁相国亲启……

    梁寿却丝毫也没有犹豫地便将信封拆开之后研读起这封来自那位才名天下皆闻的苏东坡的书信。

    看罢之后,梁寿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抬起了头来看向梁佐。“他们没有难为娘娘?”

    “这倒不曾,他们还特地找了两位健壮仆妇侍候娘娘,一日三餐都不差。”梁佐摇了摇头答道。而一想到自己闻着隔壁娘娘所住的牢房传来的酒肉的香味,而自己三餐除了特么的窝头咸菜之外,就只是每天有一碗只能看到几根肉丝的肉汤。

    摇了摇脑袋,抛开了杂念,梁佐朝着梁寿问道。“堂兄,那位苏大人信中到底都说到些什么?”

    “暂时不能告诉你……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记住了,千万不要外出,我先将信交给父亲,由他决断。”梁寿将信合上之后,这才带着一丝苦涩的笑意拍了拍梁佐的肩膀道。

    “好吧,不过还是请堂兄一定要转告诉伯父,米擒顺德肯定已经猜出了小弟的去向,还请,还请伯父早做决断。”

    “这你就放心好了,你们,赶紧让厨房准备吃食,再来两坛好酒,你就先呆着,一会我让梁平过来陪你,你们弟兄二人也有不少日子不见了,好好聊聊。”梁寿点了点头,匆匆地交待了几句之后便快步而去。

    不大会的功夫,宅院门外就传来了疾蹄之声,转瞬之间,便已然远去。而梁佐,这才放松地坐倒在火盆跟前,也不知道,伯父会做怎样的决定。

    #####

    “父亲您就放心好了,在外巡逻查觉梁佐到来的是咱们的汉军统制,之后,是孩儿亲自去将其接入了府邸,不过……那米擒顺德。”

    梁乙逋把玩着那封书信,抚了抚那夹杂着几根银毫的浓眉,长叹了一声,不阴不阳地笑道。

    “那哪是什么撞见,分明就是对方有意让那米擒家的小子看到梁佐,呵呵,这分明就是在告诉梁某人,若是我梁氏一族不愿意归宋的话,我那个陡然再无人压制的乖侄儿,也定然不会放过我梁氏一条生路。”

    “我那侄儿的秉性,一点儿也不像他那懦弱的爹,倒更像是他那位心狠手辣的爷爷,当年,没藏氏举族而灭,我梁氏才得以上位。”

    “而今,风水轮流转啊,我梁氏掌西夏权柄数十载,而今居然也落得这样的下场……”

    “父亲,那咱们应该怎么做?”梁寿看着那满脸疲惫之色,斜靠在火盆前拿着那封信沉呤的梁乙逋,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觉得呢?”梁乙逋抬起了头来,看向梁寿。“说一说你自己的想法。”

    “孩儿觉得,我梁氏一族于西夏有大功,而今,不过是遭遇了一场败绩,那位李乾顺……”说到了这,梁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父亲的眼神没有太大的变化,不禁松了一口气,接着继续。

    “李乾顺却一直没有将我梁氏视为其臂助,反倒与其父一般,将我梁氏视为他掌握西夏权柄的障碍。”

    “而今,恰逢大败,娘娘被大宋十数万众兵马围困,为了这些西夏儿郎不至枉死,娘娘这才挺身而出。”

    “可结果那些兴庆府的党项各族却把我梁氏一族当成了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杀父仇人一般。”

    “而大辽使节一至,不问青红皂白,就让李韩顺亲政,他这分明就是带着北辽皇帝的意志,想要乘李乾顺年幼,正好将我大夏忠臣从其身边尽数除之,更要毁我西夏柱石,以便日后掌控蛊惑,如此,方好以便日后吞并。”

    听着那梁寿之言,一开始那些话,梁乙逋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可是,到得后来,那梁寿的最后那几句话,却让梁乙逋顿时精神一振,两眼精光大放。

    “而且西夏国中,大多数都是党项人,犹以党项八族为贵,而我梁氏一族却是汉种异族,虽然这数十年来,为西夏兢兢业业,维持国体,可是他们却总觉得我梁氏是在窃其权柄。”

    “……够了,你先让老夫想想,让老夫好好想想。”梁乙逋朝着那开欲继续开口的梁寿摆了摆手之后,眯起了寒光四溢的双眸,手指头轻轻地敲击在那摆在一旁的木盒子上。

    而梁寿则就这么悄然的静立于身畔,目光却一直观察着这位老谋深算的亲爹。现如今,兴庆府的所有梁氏族人几乎尽数都被抓捕软禁。

    之所以没有直接剁掉,就是因为老爹手里边还握有兵权,麾下还有数万效忠于梁乙逋的汉军以及由吐蕃族和其他小种族构成的军队。

    这可是梁氏一族,自大梁后成为皇太后开始,就一直在培养的势力,就是因为梁后很清楚,梁氏是汉人,不论跟党项人走得多近,他们都不会把梁氏认同为党项一族。

    何况于在这些年来,大梁后与其侄女小梁后都垂帘听政,掌握着西夏的权柄,不仅仅是因为她们太后的身份,更重要的是,梁氏一族在崛起之后,就一直着力于在西夏国中,培植着自己的势力。

    而梁乙逋麾下五万精锐的汉军、两万蕃族兵马,就是最佳的写照。他们不是党项各族的兵马,亦不是那种先天上忠诚于西夏国的党项人。而只是生活在西夏国境内,却一直被党项人视为二等子民的汉人和其他各族。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将梁氏视为自己的靠山与忠诚的对象。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