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89章 看看宋人是否真的有诚意
    第589章

    就像现如今,梁乙逋统帅着近十六万大军退守至洪州,而除了七万装备精良的汉军和蕃军是属于梁氏的嫡系之外,还有三万的撞令郎在他的控制之下。

    所谓的撞令郎,这是西夏军队之中的一种编制,实际上意思就是赶死队,而且都是以非党项人的各族编制而成的军队。

    他们的任务就是,作为战争的前驱,相当于是冲锋队或者是赶死队的意思,以减少党项勇士的伤亡。

    而当听闻小梁后兵败被擒的消息之后,梁乙逋已开始悄然地转变了对于撞令郎的态度,对于撞令郎之中,特别是撞令郎之中的汉军更是大加笼络。

    经过了这么一段时间以来的笼络,还是起到了相当的成效。至少,梁乙逋可以保证,一旦发生什么事情,接近半数的撞令郎都会愿意与自己麾下的汉军站在一起。

    但问题在于,在洪州,仍旧有超过六万精锐的党项兵马,哪怕是他们现在仍旧听命于自己,但是如果自己一旦发生点什么,相信这些家伙绝对会翻脸比翻书还快。

    哪怕是自己这边看似来似乎人数占优,但是不要忘记了,撞令郎终究只是炮灰,战斗力实在一般。

    而自己所凭依的,就只有五万精锐汉军和两万蕃兵,若无外援,怕是连跟那李乾顺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现在,苏东坡这位名满天下的宋庭枢密使的信,的确是让梁乙逋的心思顿时活泛了起来。

    不过,在仔细地反复思量之后,梁乙逋不禁有些沮丧地发现,自己的底牌,真的不多,自己也几乎没有多少可以讲价的余地。

    “若是我梁氏自立的话,你觉得能够有几成的胜算?”沉吟良久之后,梁乙逋清了清嗓子坐直了身躯,朝着梁寿问道。

    梁寿有些发愣地看着这位老谋深算的亲爹,半晌之后才缓缓地摇了摇头。“父亲,孩儿觉得自立的结果,怕是不比您撇下军权回兴庆府的结果好到哪儿。”

    “为何?你也看到了这封信,想必也该很清楚,大宋肯定希望西夏越乱越好。”梁乙逋扬了扬夹杂着银毫的浓眉,语气有些不悦地道。

    “但是父亲,您好如若自立,那大宋就算是想要相助于我,那么助力也必然有限,毕竟,我们不是归降于大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若我梁氏情势危急,您觉得大宋会冒着可能会损失数万兵马的后果全力来援吗?”

    “若是大宋来了数万兵马,击溃了西夏来犯之敌,那么,您觉得,大宋会如君子一般直接撤走,还是顺便把咱们也给收拾了更符合他们的利益?”

    如今的宋军元佑甲骑,又得了我西夏三千铁鹞子,还有数万匹战马,以宋军的数量和质量,月余的功夫装备出数万骑兵,还真特么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咱们能够跟对方谈多少条件?

    梁乙逋很不甘心,但是,想要自立为王,就凭着洪州,顶多再加上宥州,就这么点地盘,莫说是大宋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头碾死自己,就算是西夏真的不考虑其他一心要平定自己,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自己的亲妹妹太过愚蠢,非要固执的从原路返回,想要去找那袭击她后路的折可适报仇,结果呢,非但六万大军灰飞烟灭,连自己也搭了进去。

    可是现在,自己就算是诅咒画圈圈也没半点卵用,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仔细一想,那位陕西路经略安抚使苏学士信中倒也语气恳切,而且所许之诺,着实也让梁乙逋颇为心动。

    只要自己愿意献上宥州与洪州,至少保自己一个侯爵之位。

    “这样吧,你先去,不,明日一早,你去唤那梁佐过来……”说到了这梁乙逋顿了顿,缓缓地摇了摇头。

    “还是吾儿你随梁佐那小子先去跟宋人见上一面,看看情形,再作计较。”

    梁寿听到梁乙逋,不由得心头一松,还好,至少老爹不是想着与石俱焚,那就好办。“是,孩儿知道了,孩儿这就过去跟梁佐好好聊一聊,如是可能,设法与宋庭的人接上头,看看他们到底是否真有诚意。”

    “只是父亲,城中的那两万党项兵马……”

    “无妨,有老夫在,想要收拾他们,也就是翻掌之间。”梁乙逋信心十足地一笑言道。

    #####

    第二天一大清早,梁寿奉将令,出洪州城,巡视洪州各处寨堡防御情况。而后,梁乙逋又下令,为防止宋人进犯夏境,将两万撞令郎,一万汉军、一万蕃兵分派到了洪州、宥州各寨堡驻守。

    协助原寨堡守军,以抵御宋军有可能的进犯。另外,又命麾下大将李茂率领两万汉军进驻宥州,加强宥州守备。

    而梁乙逋自己领两万汉军、一万蕃军驻于洪州。至于那六万西夏党项精锐,梁乙逋则将属于党项各小部族的三万兵马,让他们赶往银州等地驻防,美其名曰防备大宋的报复性进攻。

    而剩下的三万兵马之中,调一万随两万汉军一同入城驻守,剩下两万则与一万蕃军和一万撞令郎一起驻扎在城外大营之中。

    由于梁乙逋有意无意的纵容宣传之下,整个嘉宁军司变得喧嚣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有大战发生,扰得当地的党项部族一日三惊,不少小部落担忧宋人真的进攻此地,已然开始撤离嘉宁军司地区。

    西夏原本就是地广人稀,大部份的人口都主要是集中在兴庆府一带,以及更靠北的河套,而整个嘉宁军司,总人口都没有超过五十万,而青壮皆须为兵,以守备宥州、洪州。

    不过这些类似于宋军乡勇的兵马,而随着诸部落的撤离,在梁乙逋梁相国的仁慈的纵容之下,那些分属于诸部落的兵马,亦纷纷撤离了各寨堡,随着自己的部落的而去。

    所以,守备洪州与宥州城的重任自然是由梁乙逋的军队接下。而诸寨堡的守军,汉军与撞令郎的人数至少都占到了七成以上,甚至有些地方干脆就只剩下梁乙逋所控制的汉军或者是撞令郎和蕃军。

    而梁寿领着梁佐离开了洪州城之后,便直接赶往了之前确定的接头地点,然后,便直接朝南而去,赶往由宋军控制的定边军地区,那里,种师道已经悄然地率领三万大军进驻。

    马不停蹄的赶路,只花了不到一天的功夫便抵达宋境。见到了种师道这位大宋西军中的大将。

    “梁将军快快请起,不愧是梁相国之子,威武伟岸,很有汝父之风嘛。”种师道很是亲切地将那朝着自己行礼的梁寿搀扶了起来,笑眯眯地道。

    而种师道的心里边,已经开心得都快要哼起了陕西小调,梁寿随同梁佐的到来,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那位西夏的梁相国想必已然对于大宋开出来的条件心动。

    一想到,宥州与洪州很有可能也将会成为大宋所控制的地盘,种师道看向梁寿的目光都越发地慈祥。

    简直就像是那种地的老农看着那即将获得大丰收的庄稼一般心情愉悦。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