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91章 时不我待,此事必争朝夕
    第591章

    足足在这里站了近半个时辰,这才看到一群同样身上披挂着银光铮亮的元佑甲的骑士朝着这边而来。

    “末将见过韩大人,见过王监军,见过折老将军……”种师道踏前数步,朝着已然翻身下马朝着这边走来的诸人深施了一礼道。

    “种将军不必多礼,这二位,想必就是西夏梁氏中人吧?”韩忠彦搀扶起了种师道后,目光落在了此二人身上。

    种师道自然当起了介绍人。“这位乃是我大宋陕西路经略安抚副使,知枢密院事韩忠彦韩大人。而这位乃是陛下委派来的特使,九原郡开国侯、龙图阁待制、走马承受公事王洋王大人。至于折老将军,想必就不需种某介绍了吧……”

    “原来居然是韩相公,梁某有礼了……”虽然知道对方如果重视自己父亲的话,应该会委派一位大人物来,不过怎么也没有想到,不是那位章楶,而是这位世家、声名皆显于世的韩忠彦。

    他爹可是大名鼎鼎的韩,提起韩,宋夏战争爆发后,他与范仲淹率军防御西夏,在军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人称“韩范”。

    之后又与范仲淹、富弼等主持“庆历新政”。韩为相十载、辅佐三朝,熙宁八年去世,年六十八。宋神宗为他御撰“两朝顾命定策元勋”之碑。追赠尚书令,谥号“忠献”,配享宋英宗庙庭。

    至于王洋,梁佐早在第一时间悄然地告诉了梁寿这货就是那位阻击娘娘,策划包围圈,最终使得西夏六万大军尽没,三千铁鹞子全灭的那位宋庭年轻官员。

    梁寿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看着这位比起自己年轻太多的王洋,实在想不明白,就这么个年轻人,那脑子是怎么长的。

    “原来这位王大人就是此番大宋得胜的大功臣,梁某失敬失敬。”梁寿深深地打量着王洋,皮笑肉不笑地道。

    王洋哈哈一笑,还了梁寿一礼。“算不得什么大功臣,这样的功绩,在朝庭的眼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毕竟真正称得上我大宋劲敌的,唯有北辽尔。”

    “……”此言一出,梁氏兄弟的脸色顿时一黑,而诸位宋人却都满脸透着一股子意味深长的笑意,在心里边一停地为王洋点赞。这小子这反击实在是犀利得不行。

    梁氏兄弟半天作声不得,脸色红了又黑,最终还是那韩忠彦这位老大人总觉得不能让带着归降诚意而来的梁氏兄弟太难看,这才开口把话题给岔了开去。

    #####

    “我说小王大人,你这嘴,实在是这个……”种师道凑到了王洋的身边,冲他比划了一个大拇指道。

    “对付这种人,就得第一时间把他们给怼回去,既然想要归降我大宋,就得有个归降者的样子,这可不是咱们求着他们归顺我大宋,而是他们最好考虑好,若是想有一线生机,想要在以后还能够活得下来,归降我大宋,是他们唯一的路。”

    王洋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偏偏又刚好能够让那梁氏兄弟二人听入耳中,脸色难看无比的兄弟二人却心中一震,虽然王洋的话难听了些,可实情何尝不是如此。

    王洋之所以过来,因为他是劝降计划的主要策划者与实施者,当然不能不来,但是,王洋的身份,相比起梁乙逋而言,太不对等。

    对方毕竟是西夏掌握朝政大权十数载的一代权相,王洋这货哪怕如今爵位贵为侯爷,但是,实在是太显年轻,很容易会被对方误判为大宋诚意不足。

    当然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苏东坡与章楶包括韩忠彦都知道这位小王监军可不是啥好脾气的人。

    万一这货跟对方耍起横来,大家都下不来台,那这招降大计岂不就白白浪费大家的时间和金钱?

    最终,韩忠彦这位长期担任过大宋宰相的老司机出马,而王洋,则只需要负责在一旁出谋划策,提醒韩老大人就好,哪怕是王洋与对方发生什么言语上的冲突,有了韩忠彦这位老司机从中和稀泥,也能够缓和关系。

    迎候着这几位新来的官员入城之后,梁氏兄弟则开始了与一干宋庭官员的第一次秘谈。

    梁寿似乎不紧不慢,一副想要待价而沽的架势,如此一来,韩忠彦这位老司机倒是沉稳,而王洋也懒得吱声,不过,等到了秘谈结束之后,王洋亲自陪着种师道将这二人送出府门时,说出了一番让这对堂兄弟又不得不霍然色变的话来。

    “……如果二位只是来到定边军这里谈论家长里短的话,那就没有必要了,还请二位速速回去禀报梁相国。

    因为,我们已经收到了线报,米擒顺德已经回到了兴庆府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西夏的国主,一定会更着紧的催促梁相国回师兴庆府。”

    说到了这,王洋就要转身回府,却被那惊疑不定的梁寿唤住。“大人还请留步,既然宋庭欲与家父握手言和,那为何还要将那米擒顺德放归兴庆府,此乃何意?”

    “很简单,我很担心梁相国心思太重,做事瞻前顾后,所以,就勉为其难的帮梁相国一把,希望能够让梁相国早做决断,也省得我大宋十万虎贲在此闲驻。”王洋回过了头来朝着梁寿呵呵一笑。

    得到了这样的答案,心情如同吡了狗的梁氏兄弟黑着脸跃上马背而去,看着他们的背影。王洋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

    “小王大人,犯不着这么着急吧?”种师道有些蛋疼地看着王洋道。

    “不急不行啊,种将军,他们若是不急,那可就轮到我大宋着急了。”王洋深吸了一口气道。“时不我待,此事必争朝夕。若是让那北辽反应过来,到时候,咱们大宋还能够有那么轻易,就拿下这嘉宁军司的机会吗?”

    “若我大宋能得嘉宁军司,便直面威胁盐州,那里可是西夏最重要的一处财富来源之地,而另外一边,则是夏州、龙州等四州之地,亦是汉民与党项杂居最为集中的地方,若是经营得法,落入我大宋之手,怕是不会是太难。”

    “但是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北辽,不会给我大宋有太多的时间,一旦他们觉得西夏被削弱太甚,必然会如过去一般,陈兵与宋辽边境,意图给我大宋以极大的压力,如此一来,我大宋,又焉能有太多的精力去经营此地?”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