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92章 到那时他们一定会答应(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592章

    种师道不禁心中一凛,这话倒真没错,西夏虽然很是让大宋头疼,但是,相比起更加庞然大物的北辽而言,着实不值得一提。

    整个西夏号称有五十万大军,可实际上,其军队之中,真正的专职上战场作战的不会超过十五万。

    其余的,皆是半兵半民的,类似大宋乡勇的军队,只不过,西夏据有河套之地,骑兵极多,往往作战皆是来去如风,让大宋很是头痛。

    至于北辽,才是国力可堪与大宋比肩的对手,而过去西夏,靠的就是在大宋与北辽之间左右逢缘,之后更是彻底倒向了北辽,靠着北辽的支持,才能够继续在大宋西北边陲继续撒野。

    而现如今,北辽虽然派来了使节,支持李乾顺亲政,但是,这些事情,都更像是顺手而为。可能在他们的眼里边,小梁后已经被俘,而梁氏族人只剩梁相国与寥寥数名梁氏族人,怕是已经掀不起什么大浪。

    若是北辽知晓了大宋的算计,他们要能够安然而坐,静待大宋将嘉宁军司与那数州之地尽数占据,那就只能说明他们北辽的朝庭已经腐朽到不可收拾、不堪一战的地步了。

    #####

    “堂兄,伯父到底有没有给你什么指示,难道咱们真的就继续这么在这里呆下去,眼睁睁的看着时间渐渐过去,由着那兴庆府那边筹备对付咱们梁氏的手段和兵马不成?”梁佐在屋内,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游走不停。

    “你着什么急,那个姓王的这么说,分明就是在催促咱们快快做下决定,但是,我不能就这么顺了他们的心意,区区一个侯爵之位,就想让家父献上两州之地和数万兵马,这可能吗?”梁寿瞪了梁佐一眼喝道。

    “行了,你的那些理由,我都已经知道,现在咱们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愚兄来之前,家父已经交待过了,希望可以继续掌握兵权。或者,希望能够像昔日昔日青唐一般,得宋庭加授官爵,为嘉宁军节度使,宥、洪二州刺史。”

    “堂兄,不是小弟在这里说风凉话,那位青唐首领本是主动向宋庭输诚的吐蕃赞普,而伯父,或者说我梁氏一直与宋庭为敌,而今,更是因为走投无路,方不得不与宋庭谈条件……”

    “够了,反正那宥州与洪州皆在我父亲手中,不乘着这个时候好好的待价而沽,你觉得日后我梁氏难道还能够有机会崛起吗?”梁寿瞪了梁佐一眼,虽然他知道堂弟说的是实情。

    可问题是,自己才是梁乙逋的嫡长子,父亲的讨价还价,亦关系到自己日后的荣华富贵,能够争取到了点,自然就希望能够多争取一点。

    与梁佐并不完全是站在一个角度上考虑。对于堂兄的答案,梁佐虽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干脆就回到了自己的榻上靠着,提起了一壶酒一面喝一面长吁短叹。

    而这边,梁寿的心里边也并不平静,毕竟王洋所言,也同样很让他提心吊胆。思来想去,最终梁寿干脆就拿来了纸笔写了一封信,交到了心腹侍卫的手中,然后又跟那种师道留下的亲卫交待了几句。

    很快,一票宋军骑卒,就护卫着这名梁寿的心腹侍卫朝着那洪州狂奔而去。

    第二天,梁寿、梁佐再一次去拜见韩忠彦,而梁寿直接就提出了自己父亲的要求。韩忠彦沉吟半晌,本是不欲答应,却看到了王洋在旁边一直冲自己不停的使眼色,不禁有些好笑。

    最终只说需要慎重考虑,让那兄弟二人离开之后,韩忠彦这才朝着王洋问道。“小王大人,现在你可以告诉老夫了吧?”

    “对方已经给出了他们的答案,他们现在很希望能够从您的口中得到一个承诺,照下官愚见,答应是可以答应,但是必须是有条件的答应。”

    “这怎么可能,小王大人,难道你就不怕日后再出一位李元昊。”种老将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淡淡地说道。

    若不是这位小王大人之前才为大宋立下盖世之功,又为了大宋的将士们研发出元祐甲、元祐弩等攻守利器,那一向疾恶如仇的折老将军可就不会如此轻言慢语的说话而是直接破口大骂了。

    “种老将军高见,所以下官才觉得,应该是有条件的答应。”王洋笑眯眯地解释道,仿佛一点都不因为种老将军的不悦而心生芥蒂。

    “到底小王大人你有何良策,快快道来。省得让我等猜来猜去。”种师道也不禁催促王洋道。

    “很简单,我们可以策封其为九原节度使,灵州、顺州刺史。”王洋一本正经地道。

    “……九原,嘶……”折老将军牙疼一般的猛吸了一口气,特么的这位小年轻这是在搞事,而且是在搞大事。

    九原自然是指昔日之九原郡一带,而那一带,就是在西夏北部,西夏游牧耕作之要地。

    至于灵州、顺州,就在西夏国都兴庆府南不足百里之地便是顺州,再往东南数十里之地便是灵州。

    这两州就是兴庆府的南大门,如果宋庭真这么给那梁乙逋封官的话,的确,满足了对方当节度使和刺州的要求。但同时,又满足了大宋刺史、节度使只为遥领之职的惯例。

    “那梁乙逋能答应吗?”

    “他现在肯定不愿意答应,不过一旦兴庆府准备向着嘉宁军司发兵的话,他们一定会答应。”

    “唔……小王大人言之有理,不过还是先不用给他们答案,拖他们数日再说。”韩忠彦已然明白王洋的意思。“而老夫也正好上奏朝庭,也好让陛下与娘娘知道咱们这边的情况。”

    而韩忠彦本就是一位沉稳的老者,明白了之后,自然很清楚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够获取最大的利益。

    接下来的三天,梁寿派往洪州的侍从已然带着梁乙逋的回信回到了这里,但是,韩忠彥这位老司机却一直对梁氏兄弟避而不见,只说仍旧是考虑之中,让梁氏兄弟可谓是渡日如年。

    而这个时候,苏东坡与韩忠产的密奏都悄然地呈到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案头。并没有经过兵部与枢密院。

    因为现如今的兵部与枢密院是什么人在控制,不论是苏东坡还是韩忠彥都很清楚,想要把这等大事办成,就不能再让那些旧党大佬窜出来上窜下跳捣乱。

    赵煦听闻皇祖母有要紧事找自己商议,赶紧赶到了皇祖母所在的春秋宫内。而高滔滔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而是将宫中的侍女宦官赶出了大殿之后,只留下徐得功一人,这才将苏东坡与韩忠彥的秘折摆到了案几上。

    ps:友情推荐一位老乡的书,书名《七冠王》今天凌晨上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