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94章 折某人的大刀已经很饥渴难耐了
    第594章

    “对了小王大人,此番送来的,除了那些武器辎重之外,另外还有,您的夫人和妾室,皆已经到达了环州。”这个时候,那位前来送清单的信使这话让王大官人瞬间差点跳上了案几。

    “……就是李学正的女儿李家娘子,以及您的表妹柳家娘子,还有您的仕女李家娘子,如今皆已经抵达了环州,随同一道而至的,还有太皇太后所遣的传旨官员。”

    “不过没有想到大人您已经前往定边军,所以这才命末将过来传讯。”

    “他们来这里干嘛,难道不想要命了吗?”王大官人要不是顾及自己堂堂侯爷的形象,都差点想要跳脚骂人了,特么的太皇太后那位老太婆这是搞毛线,怎么把自己心爱的女子都给送到了这边来了,这是要干嘛,准备让自己蹲在这大宋的西北边陲谈情说爱还是啥?

    “那个什么小王大人,你还是先冷静冷静,这位兄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种师道赶紧劝住已经开始发急的王洋转过了头来朝着那名来自环州的信使喝问道。

    “陛下之前答应了王大人,让王大人与李家娘子今岁成婚,只是没有想到,却因为公务而耽搁,可是陛下又不愿意失信于王大人,于是,太皇太后仁慈,特加恩,准小王大人与李家娘子在环州完婚……”

    “原来如此,那种某可就要先提前恭喜小王大人了,哈哈,不但陛下对小王大人恩隆极显,便是太皇太后,也对小王大人您可真是宠信有加了……”种师道不无羡慕地道。

    王洋虽然还如此年轻,但是其所做出来的那些成绩一桩桩一件件加起来,怕是已经丝毫不逊色于那些过去的名臣。

    何况他还如此之年轻,难怪能够得到太皇太后以及皇帝陛下的恩宠,毕竟,凭一已之力,不到弱冠,就受封侯爵,亚龙图阁待制,绝对是大宋立国以来仅此一人。

    听了解释,倒是让王洋松了口气,既感动,可又觉得让李清照、柳依依与李师师到这边来,并不妥当,毕竟千里之外,这些女子的体质又弱。

    这个时代既没有高铁也没有飞机,这一趟过来,怕是没有一个月也得奔波二十来天才能够抵达这环州。

    “他们的情况如何,身体可有不适?”坐立难安的王洋拉着信使到了一边仔细地询问起李清照她们的情况。

    得知几女一路由大队的禁军护送,另外,太皇太后还怕道路远,容易导致生病,特地遣了一名太医院的医官随行。

    来的不光是她们,更有李清照的亲娘,还有王婆这位自己认的姑母。另外信使还提到了一个人。

    王洋颇有些哭笑不得。“你是说李迵如今是新上任的通远县主薄?”

    “不错,除了这位之外,还有王大人您的一位友人,姓万名彬,如果不是李家娘子还有王婆等人为他作保,他是不可能跟着这只禁军前往环州的。”

    “毕竟现如今环州正处战乱之地,何况我大宋禁军又不是商旅的护卫保镖。”

    王洋一阵犯晕。“你的意思是说,那位万先生带来了不少的货物是吧?”

    看到信使很无奈地点了点头,王洋也多少有些哭笑不得,这位万彬万老司机果然不愧是精明商人的代表,啥时候第一时间考虑的就是怎么去赚钱。

    想必他这一次就是抱着一定要大捞一笔的目标,带来了许许多多的货物。只是,不知道这家伙会运来什么样的货物,别是什么绫罗绸缎啥的,至少在环州可一点也不适用。

    百姓们不少连房舍都被西夏贼兵给毁坏了,家中财物尽被洗劫一空,现在正在重建家园的时候,哪有那闲功夫还有闲钱去买那些上好的绫罗绸缎或者是丝质内衣。

    王洋最终给三女各自写了一封信,当然还不忘记问题王婆、李夫人这二位未来丈母一声。

    #####

    “王巫山,你真不先回去一趟?”韩忠彦这位老大人步入了堂中,听闻此事之后关心地道。

    “有劳老大人关心了,只是现如今,正处于劝降梁乙逋的紧要关头,而梁乙逋降与不降,我们的应对方略也必然不同,王某虽然不材,但是终究不放心离开。”

    “好,我大宋能够有你这样的俊杰,实乃国家之福也,亦不枉娘娘和陛下对你的看重。”韩忠彦一副老怀大慰的模样道。

    “对了今日可有什么消息?”韩忠彦坐定之后,朝着在场的诸位官员询问道。

    “梁寿给我们带来了梁乙逋的亲笔信,还请韩相一观,其人实在是太过狂妄,简直把我大宋当成可以随意诓骗的三岁小儿似的。”折可适满脸愤愤地道,这家伙也是随同王洋等人兴冲冲的赶到了这里。

    只是没有想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那梁乙逋降也不降,打也不打,就跟条癞皮狗似的,实在是让刚刚建立了大劳,仍旧犹未知足的折某人很是幽怨。

    一句话就是,折某人的大刀已经很饥渴难耐了,你特么的到底是要死要活赶紧给个痛快话。

    王洋自然能够看得出这位好斗的边军大将的心理活动,不禁笑道。“折将军,话不能这么说,梁乙逋此人不过是满天要价罢了,给不给,还不一样是咱们大宋说了算?”

    而韩忠彦深以为然地颔首道。“不错,何况这梁乙逋的来信,从其言辞之间,便已经能够看得出来,此人的心已经乱了。而且其求生**极其强烈,只要有一线生机……”

    “可是再这么耽搁下去,等西夏重兵一致,到时候别说盐州,就算是宥州怕也难保。毕竟末将实在不敢相信降卒的战力,毕竟,一旦归降,终究还是会士气大挫,将无战心,兵无战力。”折克行抚着长须,花白的眉头紧拢了起来。

    “不错,时间啊,咱们最缺的就是时间,其实梁乙逋最缺的也是时间,但是他很清楚,只要他愿意归降,无论如何,都能够在我大宋的庇护之下保住性命,所以,他才会想着要拖延,意图博取最大的利益。”

    “也不知道西夏的国主现如今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是惧那梁乙逋降我而开始与他谈条件了,还是已经准备兴兵讨伐……”王洋也是有些头疼。现如今最大的关键就在于,西夏朝庭给予那梁乙逋的压力不知道够不够大。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