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95章 我们干脆跟西夏议和吧
    第595章

    难道说,是自己之前的判断出现了错误,而那位米擒顺德并没有添油加醋不成?党项最强的八族,向来自视甚高,对于西夏国内其他各族颇不友好,更是视其他党项小族如猪狗,而西夏国内的汉人的地位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自梁氏掌权以来,对于党项八族可谓是多方打压,联络西夏国内的诸族以及汉人,对党项八族连番打压,不过,哪怕是以大、小梁后的铁腕,却也深知,党项八族于西夏国根深蒂固,可以说就是西夏的立国之本。

    而且党项八族杰出人材不少,而且族兵雄厚,所以,不论是大小梁后,都不得不给党项八族在朝中留下了不少的位置。

    这些年来的排挤与打压,却早已经让党项八族对于诞生大小梁后的梁氏之族恨之入骨。更何况,梁氏一族还是汉人,当年把持朝政的没藏氏好歹还是党项人。

    而今,党项人所建立的西夏国,却被一群汉人给骑在头上,如何不让他们心中满是刻骨的恨意,只不过忌惮于大小梁后以及梁乙逋和其父的手腕,还有所掌控的兵权,这才只能隐忍。

    而今,小梁后兵败环州,被大宋所俘,西夏国依为镇国利器的铁鹞子全军覆没,六万精锐战死一万余,剩下的几乎尽成大宋之俘。

    野利家连族长都死在了环州,费听家的族长费听思迭也成为了阶下之办,唯有房当家的房当诺颜带伤领着不到两千残兵逃回了西夏。

    整个党项八族,可谓是自立国以来,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重创,现如今,据传回来的消息,若不是李乾顺严令,并且派遣了最精锐的卫戍军看押,说不定梁氏一门,早已经被那些经历了丧父、丧夫、丧子的党项八族给屠灭了。

    “我们不能就这么继续拖下去,再拖延下去,于我大宋并不宜处,毕竟到时候,仅仅获得梁乙逋这么一个战俘,与能够拿到宥、洪二州而言,自然是后者于我大宋最为有利。”

    “可是那梁乙逋却一直死咬着条件不松,咱们能怎么办?”韩忠彦也不禁有些发愁地揉了揉眉心道。

    “待我想想……”王大官人开始在厅中迈起了步来。心里边就跟吡了狗似的很是蛋疼。哥这么一位纯洁的美男子的婚礼,都特么的被你丫的梁乙逋这个老男人给耽搁了。

    而且眼看着这个架势,还会继续耽搁下去,正所谓杀父之仇,阻婚之恨,不共戴天。王洋觉得怕是正常的招呼,对方既然有了应对之法,那么,咱们就来点不走寻常路的话呢?

    但是,怎么个不走寻常路法,才能够让大宋获取最大的利益呢?

    王洋双手环于胸前,晃晃悠悠的站在那幅西夏地图跟前,开始显得有些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起来。

    而折克行老将军本欲开口,却被那折可适拦住。“从父稍待,小王大人考虑问题的时候就是这样,上一次,在谋划围剿西夏六万兵马之时,便是如此模样……”

    “这小子鬼点子一向很多,希望这一次,他也能够拿出一个可以让我大宋能够笑到最后的良策来。”韩忠彦深以为然地抚须低笑道。

    自己昔日在朝中,又焉能不知这位金点子王巫山的大名。在东京汴梁之时,他王巫山出马,绝对是马到成功,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

    现在,倒是颇为期待他能够想到鬼点子解决掉目前的僵局。

    “我们大宋,跟西夏合作吧。”王洋突然顿住了脚步,然后说出一个令在场的一干官员眼珠子下巴掉一地的主意。

    所有人都一副目上瞪口呆的模样,傻愣愣地看着王洋,就好像是看到了精神病忠者在裸奔,又像是看到了正在写狂草的吴道子居然特么的在规规矩矩的写魏碑。

    不科学,太特么的不科学了,这货一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那什么小王大人,看来你这段时间真是太过辛苦了,要不你先回去好好休养几天?”折克行满脸怜悯之色地看着王洋那张略显得有些憔悴的面容道。

    “对对对,小王大人,我也觉得你这段时间可谓是呕心泣血,也该好好休息休息才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你们这是干嘛?”王大官人被这帮子的表达给弄得毛都快炸了。

    “若是我大宋要与西夏握手言和的话,之前不就是最好的时机吗?为何这个时候要与西夏握手言和。”倒是韩忠彦忍不住带着一丝嗔意地道。

    “此一时非彼一时,那时候我大宋与西夏言和,除了缴获的那些之外,就再无什么好处了,可是现在则不一样。”王洋这货顿时露出了一个奸诈无比的笑容道。

    “现在和之前,难道又有什么不同吗?”种师道与折可适等人互望着了一眼,朝着王洋询问道。

    “当然不同,之前,梁乙逋还是梁相国,梁氏一族,尚未被擒下,而此刻,梁乙逋数次抗旨不遵,驻军于宥州与洪州,反心已显。”

    “此时,若是我大宋愿意与西夏交好,要求他们割地求和,而且咱们不要其他地盘,就要这嘉宁军司,你们想,西夏国主会做何反应?”

    听闻此言,在场一干文武皆尽眼前一亮,韩忠彦眯起了两眼,抚须的手一顿,缓缓地摇了摇头。“难,西夏是经此役,实力大损,然而有北辽替他们撑腰,定然不会轻易向我大宋拱手让出嘉宁军司。”

    折克行却眯起了眼睛开始琢磨算计起来。“但是,若西夏想要兴兵讨伐梁乙逋,双方一旦厮杀起来,整个嘉宁军司怕是要赤地千里。那时候,西夏的实力,怕是会更加的衰弱。”

    “而如是北辽出兵相助的话,想必条件怕也不会太优厚多少……”种师道不禁抚了起眉头,笑容也变得奸诈起来。

    “更何况,这嘉宁军司与我大宋比邻,北辽大军来援,远来千余地,而那梁乙逋也不是软柿子,北辽自然也会考虑,值不值得为了西夏兴师动众,到时候说不定还很有可能会被我大宋乘虚而入。”

    “其实,还不光有这些好处,我们准备要与西夏议和,亦是我大宋的一个很大的筹码。”王洋意犹未尽地阴笑了起来,那副阴森鬼崇的表情让所有人都不自在地咽了一口唾沫。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